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宋以朗秦婉婉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免费阅读

都市日常类型的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江浩辰,男女主人公是宋以朗秦婉婉。主要讲述了:有人捏着你的敏感隔岸观火,就注定会有人拥抱你的善良。 -脑子寄存处。华国,江市,大年初三,早上七点。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29岁的宋以朗却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并且传来……

主角宋以朗秦婉婉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免费阅读

《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精彩章节试读

有人捏着你的敏感隔岸观火,就注定会有人拥抱你的善良。 -脑子寄存处。

华国,江市,大年初三,早上七点。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29岁的宋以朗却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并且传来了一个噩耗,他得了胃癌,晚期,如果不积极治疗的话,恐怕熬不过半年。

灶台上的热粥还在咕咕的冒着,挂断电话后,宋以朗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出了神,29岁啊,大好的年华。

在外人看来,他有一个体面的工作,还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丈母娘家还是本地的富豪,他一个从农村出来考出来的大学生,能有今天的成就,是非常幸运的。

他们这个家,是人人都羡慕的。

但是比起回家,宋以朗更想淋雨,不是每个家庭都是避风港的。

妻子林苏不耐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宋以朗,你在发什么呆呢?还不快点把粥给端出来。”

林苏的声音让宋以朗回神,连忙关了灶台的火,把煮好的热粥端了出来。

桌上摆满了早餐,热腾腾的热粥和汤圆,林富和白凤也从楼下走了下来,二人连看都没看宋以朗,就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林苏看了宋以朗一眼:“去叫一下你弟弟林风。”

这回的宋以朗没有像往常一样听话,而是解开围裙坐了下来:“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们谈谈。”

林苏皱起眉头:“先把林风叫下来吃早餐再说。”

宋以朗没有去,只是静静的看着林苏,说了句:“林风还是小孩子吗?你这个做姐姐的干嘛这么惯着他?”

林苏放下筷子,皱眉,不耐烦的问:“宋以朗,你又在发什么疯?”

林富:“林苏,先听小宋要说什么。”

林苏这才收敛了脾气:“好的,爸。”

林富:“你要说什么,说吧。”

宋以朗这才深吸一口气,说:“我生病了…”

话音刚落,还没说完,白凤就冷笑一声:“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生个病而已,只要死不了,就不是什么大事,也不知道你搞这么隆重做什么?”

说完,白凤拿起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便继续喝粥了。

林富也皱了皱眉:“小事而已,需要拿到饭桌上说吗?小宋,你越来越不懂事了。”

说完,林富也懒得再看宋以朗,而是一边吃一边看起了报纸。

宋以朗以为,就算林苏再不喜欢他,可他也是她的丈夫,再怎么,也不会像她爸妈一样口出恶言吧?

谁知,宋以朗想错了,林苏说的是:“生病了就吃药看医生,和我们说有用吗?”

宋以朗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我说,我得的是癌症呢?”

林苏先是愣了几秒,随后笑他:“行了吧你,一天天的,还真给你惯出毛病来了,在我家好吃好喝的给你供着,你的工作也没什么压力,你怎么还会得癌症?宋以朗,你想引起我的注意,最好也编一个像样的借口吧?”

林富和白凤都没什么反应,但是他们脸上的嘲弄是那样的明显。

让宋以朗根本无法忽视。

“都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是那么幼稚?”林苏说完,似乎懒得再和宋以朗纠缠下去,喝完粥,就准备离开。

走到一半,林苏又回来了:“大过年的,别说这些不吉利的,等晚上,你爸妈也要过来吃饭,保姆过年回去了,就辛苦你做一下饭菜。”

宋以朗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猛地攥紧:“你要去哪里?”

林苏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和姐妹约了逛街,好不容易不用上班了,自然得好好放松放松。”

而这个时候,林风也顶着鸡窝头下楼了,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开始大口吃着早餐,看到宋以朗不好的脸色,还笑着说:“姐夫,你这装病的借口也太明显了吧?男子汉大丈夫要是不想做家务就直说,何必撒谎呢?”

末了还吐槽一句:“姐夫,你厨艺退步了啊,这粥熬的真难喝。”

结婚四年了,林苏的父母,林苏的弟弟,包括林苏,从来没有看得起过他,不管他多努力都是这样。

从来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宋以朗看着自己大早上辛辛苦苦做的早餐,不但没有一个人体谅他的辛苦,反而人人都抱着嘲讽他的心态。

怨气,一下子就起来了!

凭什么?凭什么他为了这个家庭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宋以朗气的手臂青筋暴起,猛地站起身,双手扣住桌子边缘,毫不犹豫的就掀翻了桌子,锅碗噼里啪啦的砸落在地,随之响起的,还有宋以朗暴怒的声音:“草!吃尼玛!都他妈别吃了!”

“…..”静,死一般的寂静。

白凤率先开口:“宋以朗,大过年的,你发什么疯?!”

林富也被吓了一跳,赶紧拉着白凤退开:“宋以朗,你有病吧?”

林风一脸震惊加质疑:“姐夫,你脑子坏了?”

宋以朗冷笑两声,冷眼扫过站在一边指责他的三人,怒骂:“我发疯?是!我被你们逼疯了!林风,你他妈嫌难吃就别吃啊,大傻b,做给你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脸这么大呢?”

白凤也生气了:“宋以朗,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宋以朗转身指着白凤:“还有你个老太婆,你嘴怎么这么贱啊?!你自己怎么手上划个口子都你妈的哭天抢地呢?”

白凤起的两眼翻白:“反了!反了!宋以朗,我看你是疯的不轻!赶紧的,打120,哎哟,我不行了…”

林富皱着眉头,一脸不满的看着宋以朗,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风却已经忍无可忍,朝着宋以朗走了过去:“你刚才说什么?你他妈有本事再说一遍?”

此时,林苏也跑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气得两眼一黑,连忙跑过去,拉着宋以朗就往卧室走:“爸妈,我跟他谈谈。”

关上门,林苏一脸不爽的看着宋以朗:“这就是你表达不满的方式是吗?因为什么?宋以朗,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个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至于这样吗?!”

宋以朗看着林苏这张精致的脸庞,记忆顿时就飘得很远,他们从前明明是很相爱的啊?但是为什么才短短几年,就一切都变了呢?

看着林苏不断质问的嘴脸,宋以朗头一次生出了抵触的心理,就连林苏来拉他的手,宋以朗都下意识的躲避了。

林苏终于停止了对他的质问,而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究竟在发什么疯啊?我哪儿对不起你了?”

宋以朗抬头,只极其平静的说了句:“林苏,我们离婚吧。”

林苏顿时被惊得后退几步:“为什么?”

宋以朗:“不为什么。”说完,宋以朗转身就想走。

林苏慌张的去拉宋以朗的手:“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啊!”

宋以朗猛地就甩开了林苏,怒气冲冲的开口:“因为老子他妈的过够了这操蛋的生活,你,你妈,你爸,你弟!都让我恶心!恶心到食不下咽!满意了?艹!”

“砰—”宋以朗一脚踹翻了旁边的凳子,拉开卧室的门,就离开了家。

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