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在线全文阅读

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乱撞的小熊,男女主人公是黎漾楼弃。主要讲述了:演武堂的剑修大长老哼着小曲过来时,恰好看到了一道自带惨叫音效的绿色流星朝着他的面门砸过来。一个刚入门的小孩而已,大长老没有过多在意。在逃跑和反击中,他选择双手合十,许了个愿:“流星流星,砸死徐司青这个……

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在线全文阅读

《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精彩章节试读

演武堂的剑修大长老哼着小曲过来时,恰好看到了一道自带惨叫音效的绿色流星朝着他的面门砸过来。

一个刚入门的小孩而已,大长老没有过多在意。

在逃跑和反击中,他选择双手合十,许了个愿:“流星流星,砸死徐司青这个贱货吧!”

下一秒,流星砸中他脑门。

“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楼弃此时回到院子里,正在静心炼符。

听到了动静,他手指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未成形的符文在他身前炸开了。

波及整个院子,都碎成一片废墟。

他面无表情的从废墟中爬出来,望了望演武堂的方向。

视线所到之处烟雾缭绕,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自从开始画高阶的静心符之后,楼弃的修为挺多好久了,始终无法突破这个坎画成符。

他顺风顺水多年,一下子修炼变慢,终归是被影响了心情。

楼弃拍了拍身上的土,离开小院,大白天跑去灵兽峰和冥甲龟深切交流。

山下的演武堂最中央被砸出一个五六米深的大坑。

白玉也愣住了。

演武堂的每一块石头皆是玄石,精钢不破,而他的小师妹拎起来不重,轻飘飘的。

到底是怎么飞,怎么砸,才能砸这么大一个坑的?

白玉一边怀疑自己,一边控制清风剑往下落。

下面所见之处一片狼藉,他实在是无处落脚,只得悬在半空,试探性询问:“小师妹。你……还活着吗?”

面前的碎石堆动了一下。

黎漾从里面冒出一个脏兮兮的脑袋,整个人晕头转向的,头顶像是有好几只插着翅膀的小王八在飞呀飞呀飞……

黎漾一张嘴,吐出一口灰:“还行,活着,就是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屁股了。”

两人视线同时向下看。

在黎漾屁股底下,他们找到一双脚。

黎漾愣了愣,抓住脚腕把人拽了出来。

哦,是大长老。

大长老同样吐出一口灰,很艰难叫出他们的名字。

“白玉,黎……你叫什么来着?”

黎漾往后缩了缩:“冷静啊帅哥。”

大长老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一个剑修的力量过分强大,虽说准头不足,但对他们御风宗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之前就算是庄楚然,也没办法将地面彻底砸个坑出来。

大长老心里安慰自己,是个好苗子,不能打。

然而他冷静了,有人没冷静。

下一秒,白玉面无表情扬起衣袖,在后方不远处的水潭上方扇起一阵强悍清风,硬生生的将水顺着风流引到这边来,给他们两个一起洗了洗。

黎漾:“……”这个三师兄,是风灵根不是水灵根真是太可惜了。

*

思过崖上。

庄楚然盘腿坐下,单手撑着脑袋。

这里灵力比御风宗其他地方要雄厚很多,但黑漆漆的,她也不是很喜欢。

可外面有阵法防御,进来容易,没有宗主长老在是出不去的。

正无聊时,大长老来了。

他一手白玉一手黎漾,将二人一起踹进了思过崖。

老人家到现在头发和胡子还是湿的,自己面无表情的甩了甩脑袋。

大长老没有徐司青那样惯着小孩,莫得感情的嘱咐:“看好你们的小师妹,别让她乱跑。”

说完,大长老头也不回的走了。

动作极快,仿佛后面有狗在追。

庄楚然缓了片刻,语气古怪:“你们做了什么?”

白玉按住黎漾的脑袋,风灵根那么一吹,熟练的帮师妹把水吹掉。

两人开始互相指责。

白玉:“她把演武堂砸了。”

黎漾:“他把大长老洗了。”

“……”庄楚然复杂的盯着两人。

啧,怎么说呢?

他们这个表面师门,几个师兄弟之间除了有大任务能一起动一动,从来都是分散开来各自惹祸的轮流进思过崖的。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思过崖同时这么多人。

不过这样挺好的,至少不无聊了。

庄楚然晃了晃惊鸿剑:“三师弟,我们打一架吧!”

黎漾不能打,怕她哭。

白玉就不一样了,他哭不哭都无所谓。

“……”白玉后退两步,踩着清风剑开始往天上飞。

庄楚然立刻跟了上去。

大型玄幻情景剧,他逃,她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黎漾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默默在想应该给谁加油。

左右都不想得罪,她选择躺下看着他们飞。

白玉的风灵根不是盖的,能洗衣服能逃跑,逃跑起来速度极快。

庄楚然的火灵根照耀大半个天空,把禁地都照亮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

楼弃被送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样的画面。

黎漾拿着玄剑在地上写写画画,自己和自己玩的挺好。

而庄楚然和白玉还在你追我赶。

但思过崖下面太危险,他们没有下去,只在天上晃悠。

楼弃:“……”

哦,真热闹。

终于有人和自己一起看热闹了,黎漾也不管他们之前什么仇什么怨,友好招了招手:“大师兄,来呀来呀!”

反正楼弃也不认得她。

就算认出来也无所谓,他立下天道誓言,不敢为难她的。

黎漾相信只要自己脸皮够厚,就能完美的活下去。

楼弃面无表情的靠近。

黎漾问:“大师兄,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他回话:“我把冥甲龟尾巴烤熟了。”

是彻底熟了,外焦里嫩飘着香味的那种。

冥甲龟还活着,被徐司青救下时,它抱着尾巴痛哭流涕。

一边哭,一边闻闻味道,再咬上那么一口。

然后觉得好好吃,哭的更凶了。

黎漾:“……啊,那,还挺厉害的。”

楼弃厌倦的揉了揉眉心,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徐司青听说其他人都进来之后,毅然决然的把他也踹了进来,美名其曰:“合群”。

六个弟子五个在思过崖。

若不是宁时晏严重怕黑,估摸也逃不过。

庄楚然追不到白玉,风灵根别的方面不行就是速度快,她注意到下面,剑气带着火光朝楼弃砍下来。

楼弃挥了挥衣袖,便消散了剑气。

不愧是元婴期的修士,气势一下就上来了。

庄楚然飞下来:“大师兄,打一架?”

楼弃秒点头:“可以,但你要先打过白玉,才有资格和我打。”

好不容易有休息的空档落下来的白玉:“???”

下一秒,庄楚然又提剑飞了上去。

黎漾感觉自己看困了。

百无聊赖时,她听到楼弃的嘱咐:“多看看他们御剑的动作。”

楼弃道:“御剑很简单,你多看几遍也就会了,不用刻意去学。”

她眨了眨眼,疑惑歪着脑袋。

这位大师兄是个符修,又是怎么知道御剑很简单的呢?

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