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霸道疯批委屈落泪,旗袍美人心软了孟闻笙廖宗楼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霸道疯批委屈落泪,旗袍美人心软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姜贰的又一力作,它的主角是孟闻笙廖宗楼。主要讲述了:“叮叮。”云纹大理石台面茶几上,黑色手机传来两声震动。萧云野一扫屏幕上的名字,念道:“笙笙……”廖宗楼站在窗边,正拿着另一部工作手机,接听国内廖氏总部赵秘书的电话。一听这两个字,他猛地转身,看向萧云野……

霸道疯批委屈落泪,旗袍美人心软了孟闻笙廖宗楼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霸道疯批委屈落泪,旗袍美人心软了》精彩章节试读

“叮叮。”

云纹大理石台面茶几上,黑色手机传来两声震动。

萧云野一扫屏幕上的名字,念道:“笙笙……”

廖宗楼站在窗边,正拿着另一部工作手机,接听国内廖氏总部赵秘书的电话。

一听这两个字,他猛地转身,看向萧云野的眼神,简直像要把人当场灭口。

萧云野不知死活地举起手机:“二哥,你家笙笙的微信。”

真是看不出,在外面对人家孟特助冷言冷语的,私人手机里的备注这么肉麻?

真会玩。

其实萧云野和廖宗楼同岁。

只不过他这个人爱开玩笑,平时跟着圈里那帮豪门子弟起哄,私下都喊廖宗楼二哥。

廖宗楼朝手机说了句:“就先这样。”

他随手挂断电话,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萧云野面前,拿过自己那支私人手机。

指纹解锁,切开界面,只见备注着“笙笙”的淡紫色头像,一连发来两条消息。

最上面的是一张新鲜出炉的照片:

铺着白色真丝床单的大床上,两抹红色,一明一暗,分外显眼。

色泽偏暗沉的那个,正是不久前他在拍卖会刚刚拍得的钻石红宝项链;

色泽鲜亮的那抹红,则是那件闻笙口中“根本没法穿”的红色礼服裙。

廖宗楼端威士忌的手一抖。

“操!”伸长脖子看热闹的萧云野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前线吃瓜,果然凶险。

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廖宗楼这一整杯威士忌,能给他浇个透心凉!

廖宗楼冷着眉眼,瞪了他一眼。

萧云野解着衬衫的扣子,一脸坏笑地跟他八卦:“你家笙笙,跟你说什么了?”

廖宗楼冷眼翻看照片下方,孟闻笙发来的文字:廖总,项链和裙子送到您房间了。

之前跟她说,让她今晚把裙子送到他房间。

结果她趁他人不在,直接把珠宝和裙子送到他床上。

廖宗楼冷笑了声:她可真会省事!

总之,工作以外的时间,她就一点都不想跟他扯上关系是吧?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孟闻笙直接拨来的语音电话。

廖宗楼冷着脸接起来,却没吭声。

那端,闻笙又轻又软地开口:“廖总,有件事想跟您请示一下。”

“讲。”

“这边的事都办完了,我想提前两天回北城。”

原定机票是大后天下午两点的飞机回北城。

也就是说,过了今晚,一行人还有两天自由活动的时间。

“什么事?”

“是一点私事。”

“我不会占用工作时间。明天回到北城,我会正常去公司上班。”

也就是说,她是明晚私人时间,有事要办。

手机那端,闻笙迟迟等不到回应。

她等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廖总,可以吗?”

廖宗楼的声音很冷:“给赵贺打电话,他那边有个紧急文件要处理,你去对接。”

也就是说,他同意了!

闻笙心里一松,嗓音不觉提高了两分:“谢谢廖总!我这就联系赵秘书。”

*

萧云野去隔壁衣帽间换了一套衣裳回来,就见小廖总已然挂掉电话。

但脸色看起来比之前更难看了。

他翘起腿,开了一瓶新酒,一边开口:“二哥,问你句实话。”

“你对孟闻笙,是不论怎样,只要能把人弄到手就行……”

廖宗楼撩起眼皮儿,一双凤眸冷冰冰的。

萧云野打了个响指:“明白了。”

他是既馋人家的身子,又想占有人家的心。

最好,还要让人家孟特助对他死心塌地,痴情不悔。

萧云野啧了一声:“二哥,你这……”

要说堂堂廖家二公子,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他想要却得不到的。

可想要得到一个人的真心,却并不是一桩买卖,一个交易。

廖宗楼开口,嗓音已经透着一丝哑:“我不能吗?”

他觊觎她的人,渴望她的心,

他想彻彻底底地得到孟闻笙,

想在她的心底生根发芽,

想让她满心满眼都只有他一个人,

不可以吗?

萧云野瞧他这个样子,就想笑。

能见到廖宗楼这么傲的一个人吃瘪,多难得啊!

他故意皱起眉:“你这确实有点难办。”

他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给廖宗楼分析:“孟闻笙有学历,有脑子,头脑清醒,处事冷静。”

“再者,当年她对你大哥……”他顿了顿,又说,“你听说过‘白月光’吗?”

“现在她心里,廖宗昌就是那抹白月光。活人怎么跟死人争?”

“还有啊,据我今天观察,我觉得孟特助看你的眼神……”

廖宗楼皱眉:“你什么意思?”

萧云野咳了一声:“我觉得,她虽然对你忠心耿耿,也挺关心你的,但她看你的眼神,就没有邪念。”

廖宗楼脸色当即一黑。

萧云野连忙找补:“不是,二哥,你别着急!这事儿其实有办法,好办!”

廖宗楼:“你他吗倒是说!”

萧云野不敢再卖关子,一针见血道:“你必须得让孟闻笙意识到,你不仅是她上司,还是个惦记她许多年的男人。”

廖宗楼沉默片刻,突然问了句:“吓跑了怎么办。”

萧云野:“……”

你不对劲,你都想干什么?

萧云野:“二哥,先说好,咱都是正经生意人,法律的红线,咱可绝不能碰昂!”

廖宗楼冷睇了他一眼:“你规矩,你本分,用不用我祝你和纪小姐,有情人终成兄妹?”

萧云野一噎:“不带这样的啊。我这一心一意帮你出主意呢!”

廖宗楼沉默片刻:“这么多年,我没见她对任何男人动过心。”

只除了廖宗昌。

廖宗楼脸色冷冰冰的,说出这句话时,凤眸轻垂,难掩黯然。

一时间,连萧云野都有点活跃不起来了。

片刻之后,他突然一拍大腿,语出惊人:“二哥,你知道什么叫‘霸道总裁’吗?”

“吓跑了,你不会追?追到手,你不会锁?小黑屋play什么的,难道还用得着我教?”

廖宗楼:“……”

他抬起眼,用一种格外深沉的目光看着萧云野:“你就这么把人追到手的?”

早就知道,他姓萧的从根儿上,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云野笑得一脸荡漾:“我俩那次,是她锁我,她主动的……”

廖宗楼:“滚!”

秀恩爱秀到他脸上了,他是不是想死!

小说《霸道疯批委屈落泪,旗袍美人心软了》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