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小说阅读,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完整版

玄幻言情小说《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努力攒钱买贴纸,主人公是天宁。主要讲述了:屋内,一张圆型餐桌上摆满了食物。雍容华贵的夫人正坐主位,她的左侧是一名身着白衣素衫的妙龄少女,即使衣着淡净,也遮盖不了她姣好的容颜。继续往左看坐着一袭华丽紫衣的男子,其额角长了两根龙角,想来便是所谓的……

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小说阅读,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完整版

《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精彩章节试读

屋内,一张圆型餐桌上摆满了食物。

雍容华贵的夫人正坐主位,她的左侧是一名身着白衣素衫的妙龄少女,即使衣着淡净,也遮盖不了她姣好的容颜。

继续往左看坐着一袭华丽紫衣的男子,其额角长了两根龙角,想来便是所谓的龙宫小太子。

再往左是个比天宁年岁大些,同夫人面容相似的少年,少年左侧还有个水蓝色长衫的男子。

相较位置坐满的左侧,闻人夫人右侧空无一人。

“宁宁来了,快,坐娘这里。”闻人夫人眉眼弯弯,拍着右侧的座位,笑容不达眼底。

天宁走过去坐下,完全不理会这赤裸裸的孤立。

“这是你姐姐雪儿,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相处……”

闻人雪温柔的开口道:“妹妹刚从凡界回来,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哦。”

从进屋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打量天宁。

让他们意外的是,小丫头看着瘦弱有些营养不良,小脸倒是白白净净的,皮肤白里透红,一双漂亮的眸子干净透亮,不像他们预想中的那样,是个不堪入目的凡界泥腿子。

又因血脉的缘故,小丫头与闻人家仙逝的那位前任家主极其相似,只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闻人家的种。

“这位是龙宫的小太子殿下,你四哥闻人阳,还有与你四哥结契的前辈龙寒。”

“娘!我才不是她四哥,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只有雪儿一个妹妹!”闻人阳从天宁进来开始,眉头便皱在一起,眼底满是厌恶!

闻人夫人自始至终礼数周全,就算儿子这么说,脸上的笑容也未减分毫。

“瞧你四哥说的什么糊话?是娘平日里把他宠坏了,他年纪小,宁宁你可千万不要和他这野性子计较。”

天宁只觉得无聊,这些人好啰嗦。

她其实更想回去看:可怜的养女被权臣哥哥囚于宅院,绝望无助的祈求苍天能让被逼娶了公主的青梅竹马来救自己……

要知道,她可是买了青梅竹马股的!

扫了眼桌上快冷掉的食物,天宁无聊到冒泡:“吃饭吧,我饿了。”

“好……那就动筷吧。”

闻人夫人明显有些意外她这副乖巧的模样,原本还以为和那个老头子一样,是个不省心的。

见到天宁盯着桌上的食物,闻人阳冷笑,真是又馋又贪,看她那盯着食物的样子,估计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大家开始吃饭。

闻人夫人首先就将一块粉蒸排骨夹给闻人雪:“雪儿快尝尝,这是你最爱吃的,娘特意吩咐厨房一早做的。”

“娘,我都多大了。”闻人雪眉梢扬起,笑容如沐春风:“再说我已经结丹,可以辟谷不吃东西了。还是留给妹妹吃吧。”

“那怎么行,你刚结丹还受了伤,需要好生养着!”

一旁的龙夜也夹菜过来,语气霸道:“听话,全部都要乖乖吃完!”

闻人阳更是将面前一整盘松鼠桂鱼端给闻人雪:“妹妹多吃点,不然哥哥要担心的!”

如此其乐融融的景象龙寒早就习以为常,他也想为雪儿夹菜的,可雪儿面前已经有那么多食物了,再说……他只需要在远处静静看着雪儿就够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似是终于想到还有那么个人,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

他们几乎可以联想到天宁脸上的嫉妒、羡慕。

可没人再说话后,清晰的扒饭声落入耳中。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她没搭理他们,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正在努力干饭……

瞧瞧旁边那叠堆高的虾壳,足以见得她干饭之认真,简直快赶上闻人雪面前堆着的菜了。

没人怀疑她有那个闲工夫在意闻人雪那边的动静。

因为她一个人占着右侧大半张桌子,此刻,桌上半边的菜都快给她全干完了。

闻人阳嘴角抽了抽,她是猪吗?一下子吃那么多?

闻人阳想要嘲讽的话还没来得及酝酿好,天宁便咽下最后一块红烧肉,放下碗筷,随即道: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回去了。”

她的话本子还在等着她呢!

“你等一下!”闻人阳跳起来就要揪住她,小丫头滑溜的跟泥鳅似的,要不是外面有丫鬟进来,他差点没抓住让她一溜烟窜出去!

这要是说出去,他一个金丹期的剑修,脸往哪搁?

只是不等他开口多言,进来的丫鬟当即跪地,顶着灰扑扑的脸,发髻凌乱:“四少爷,四少爷!您要为奴婢做主啊!”

“您好心给六小姐送东西,奴婢们尽心尽责,不知哪里得罪,六小姐竟然把您送去的东西全部烧光了!!”

“你说什么?”

闻人阳眉心突突直跳,偏偏手里的小丫头还不是个老实的,刚想说‘老实点!’

他就感觉整个身体重心有些不稳,天宁完全不理他,自己往前走,他也被拖拽着一点点移动……也不知道破衣服用的什么料子,闻人阳使劲力气也完好无损,他甚至快被天宁拖出门了!

见鬼了!

这小胳膊小腿,力气怎么这么大?!

里面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闻人阳尴尬的松开这小丫头的衣领子,他可不想被其他人看见这丢人的一幕。

“宁宁,怎么回事?”

闻人夫人其实早就听到了丫鬟说的话,她压下打算质问的话,好声好气道:“你四哥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放火烧院子呢?还把丫鬟烧成这样?”

“是啊,妹妹。就算是丫鬟,她们也都是人,若是火势大了,波及整个闻人府就酿成大错了!”闻人雪也惊讶的劝告道。

虽然天宁很想回去看话本,但这些人蹬鼻子上脸她忍不了。

这次,她提起丫鬟衣领,把跪在地上,磕头告冤的人跟小鸡仔似的拎起来,强制让人站好。

天宁开口问:“我把闻人府烧了?”

丫鬟无措摇头。

“我把你踹进火里,让你烧成这样的?”

丫鬟还是摇头。

“我把我自己的院子烧了?”

丫鬟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其实她也无法理解方才诡异的画面,那无法扑灭的大火突然就朝着一个方向而去,然后消失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除了四少爷送去的几箱东西,六小姐的院子毫发无损,压根不像被火烧过。

“我问完了。”天宁言简意赅。

“可、可是……四少爷送给六小姐的东西全都被烧没了啊!”丫鬟挣扎道。

“你怎么能这么做!”闻人阳跳起来质问。

“不是说了东西是送给我的?那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天宁反问:“我倒是没见过送出的去东西还心疼的。不会吧不会吧,你闻人家四少爷连这么一点东西都要斤斤计较?细狗,舍不得一开始就别送啊。”

“你、你……”

闻人夫人看不下去开口:“宁宁,你这样做事的方法成何体统!”

天宁微微歪头,看着她露出灿烂的笑:“瞧娘说的什么糊话?我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年纪还小,自幼还有娘生没娘养,四哥都十八的男子汉了,怎么会和我计较?”

闻人夫人顿时面色一僵。

这熟悉的话术,可不就是方才她对着天宁说的那一套吗?

同样的话用在自己身上,闻人夫人才感到难受。

“妹妹,那些都是我和四哥哥特意挑选的,就算是不喜欢,妹妹也不该这么做吧?”这时,闻人雪开口,她看起来满眼失落,难过极了。

“你喜欢吃被狗啃过一口的食物?”天宁这才把视线落在这人身上。

闻人雪小脸苍白:“妹妹,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

她身旁的龙夜也满是不悦。

“不然你怎么会把那样的东西当成宝贝,特意送人?”天宁毫不在意这些人莫名其妙的针对:“我不喜欢二手货,听明白了吗?”

这下,闻人夫人回过味来:“阳儿,雪儿,你们怎么能把用过的东西送给妹妹。”

她虽这么说,语气里却没有刚才责怪的意思。

“那又怎么样?那些都是雪儿只用过一次的东西,衣服、首饰,全部都跟新的一样!她一个凡界来的,有什么脸在这里挑三拣四。”闻人阳满是不屑。

这是他提议出来,给天宁的下马威,只是没想到乡下的泥腿子居然还会反抗!

“你就这么喜欢送别人二手货?”

天宁不知何时松开丫鬟,来到闻人阳面前,脸上没什么表情的伸手:“那我看上你身上这件衣服了,脱下来给我吧。”

根本不等闻人阳回过神,小丫头白嫩的小手就开始粗暴扒衣。

闻人阳瞪大眼睛,差点气撅过去!

“住手!你、你干什么!”

可他根本拗不过这丫头恐怖的力道,原本还俊美翩翩的公子顷刻外衣都要被扒拉烂了,天宁动作那个熟练的,跟在家杀鸡拔毛没什么两样!

闻人夫人叫着让丫鬟阻止的时候,只听‘撕拉’一声,闻人阳里衣都被撕开一道大口子,露出里面健壮的腹肌。

“啊!!”丫鬟羞红脸尖叫着捂眼。

闻人阳跟被流氓非礼过的良家妇女一样,惊慌失措躲在闻人夫人身后。

“娘!她疯了!她有病!”

龙夜和龙寒当然不会上前去帮闻人阳这么一个大男人,他又不是娇滴滴的闻人雪,何况闻人阳好歹是个金丹剑修,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人居然会被凡界来的野丫头当众扒了衣服羞辱。

实在是……

废物!

男人的耻辱!

“宁宁……别闹了。这件事情娘会处罚你四哥的,你快别……这还有外人在场呢!衣服、首饰娘都会补偿你的!”

纵使是闻人家当家主母,闻人夫人也没见过这阵仗啊!

“行,希望四哥记住下次别再犯了。”天宁没再搭理闻人阳那个缩头乌龟,她淡淡扫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的闻人雪:“哦,还有另一个人也要记住。”

龙夜眸色冰冷,为了维护心爱的女人,他毫不留情对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放出龙族威压。

他要让这个嚣张的死丫头当众跪在地上,后悔刚才说出的话!

可天宁拿他当空气,直接掠过他们,小跑着回自己院子,仿若龙压从未存在过。

龙夜:???

就算平时再会在人前掩饰自己的情绪,此刻,龙夜的眼底还是露出明显的疑惑?不解?

就在他以为自己刚才其实没使用龙压的时候,正对上龙寒同样的眼神……

两龙相望。

这么巧,想一起去了?

可那死丫头又是怎么回事?

龙夜问:“雪儿,她该不会和我龙族结契了吧?”

这是唯一的解释。

他倒要看看,是同族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和他厌恶的人契约!

闻人雪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回来以后,娘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她怎么可能能契约龙族!真要是契约成功,大长老早就该把消息放出来让大家知道了!”见天宁走的没影了,闻人阳才敢出言:“也就只有契约失败,才会像现在这样。”

平静的一如什么都没发生过。

龙夜也知道是这个理,但……

心中否定其他离谱的想法,说不定只是闻人家为了弥补亲生女儿,给那丫头一些护身的稀有法器。

小说《小师妹太虎了,天道贼宠她》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