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免费阅读,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永安萧承默

主人公叫永安萧承默的小说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是由@永夜所著。主要讲述了:她还没飞够,眼睛刚刚敢睁开看看,师徒俩便降落在一个空旷的宫殿前,四周长满了一人高枯黄的野草。永安意犹未尽的甩着还在飞行状态的小胳膊,看向四周。一阵风吹过,野草随风摆动,发出刷拉刷拉的声音,像一排排恶鬼……

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免费阅读,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永安萧承默

《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精彩章节试读

她还没飞够,眼睛刚刚敢睁开看看,师徒俩便降落在一个空旷的宫殿前,四周长满了一人高枯黄的野草。

永安意犹未尽的甩着还在飞行状态的小胳膊,看向四周。

一阵风吹过,野草随风摆动,发出刷拉刷拉的声音,像一排排恶鬼要扑过来一般。

永安害怕极了,向鬼师父靠了靠,影斩微翘了翘嘴角,一把将她推出去,手中的石子迅速的掷向她。

永安顾不得害怕,狼狈不堪的躲着鬼师父掷来的石子。

鬼师父却像疯了一样,投来的石子速度惊人的快,永安不得不躲进像鬼一样的草丛里。

鬼师父的石子再掷过来,她利用枯草躲闪,有时还拽过一把枯草抵挡石子。

永安明白了,鬼师父是在教她如何借力。

永安躲闪的更加轻快起来,时而用草挡,时而滚倒在地,时而鬼魅般藏到草丛深处。

她紧紧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来,鬼师父夜视能力固然好,但主要是靠听她的气息辨别她的位置。

影斩满意的笑了,他果然没看错,他果真收了个好徒弟。

在这荒废的宫中,永安第一次接住了鬼师父掷来的石子。

她兴奋的跳跃起来,却被一枚石子正中眉心。

痛呼一声,永安跌倒在地,将手里的石子掷向鬼师父的方向。

“干嘛吗?我开心下不行吗,就不能夸夸我,还那么用力!”

影斩不知是笑还是冷哼,慢慢道:“我五岁就能接住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再来!”

永安连滚带爬的躲开鬼师父射来的石子,又飞快的躲进草丛里。

永安在石子射来的时候或跳,或滚,在辨别成功的情况下,还能接住一两枚石子掷回去。

一定是连师父的衣角都碰不到的,可难得听见师父的夸奖:“有进步!”

永安嘿嘿的笑着,抄起一枚石子飞向鬼师父。

日子就是在这样有趣又紧张的氛围中一点点度过的,临近腊月的时候,京都洋洋洒洒下起了大雪,宫墙殿宇被覆上白茫茫的一片。

下了一天一夜的雪足有半尺厚,甬道上时不时有内监冒雪清扫着积雪,浣衣局的日子更加的不好过。

大半的宫女婆子手上都生了冻疮,秦内官上禀了司衣,司衣禀明了尚服之后,由皇后亲旨,下发一批冻疮膏,并拨了她宫里的一半的炭火给浣衣局,让宫女们用温水浆洗。

各院的宫女都轮换着浆洗衣服,今天上了冻疮膏的宫女后日才敢沾水,修养两日,总比日日泡在冷水里的强。

唯有永安,她始终是一个人浆洗衣服,那双小手更是泡的白惨惨的。

王婆子不但不帮着洗,还克扣了温水的炭火,永安的手浸在冰冷的井水里,如同针扎的一样疼。

玉香涂了冻疮膏,不能过来帮她洗衣服,今晚便迟了去练功的时间。

影斩来的时候,永安正拎起比她还长出一大截的袍子淘洗,小小的人被溅起的水花喷的满脸是水。

影斩面色冷了下来,拎起浑身湿漉漉的永安,放在一旁,运动内力,搅起一盆的衣服。

盆里的衣服顺时针由慢而快的搅动着,上面还冒着丝丝白汽。

永安看得目瞪口呆,这也行?惊讶的看着一袭白袍的鬼师父,眨着大眼睛看向他面上同样换了的白色面巾。

不是夜行侠吗?干嘛穿成白色?永安发愣的空档,影斩已搅干水份,挑起件件衣服,手一挥,飞到竹竿上。

永安简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她这师父认得好啊,这功夫,还能拿来洗衣服!

若说之前她还有些委屈是被逼着学了功夫,那现在是绝对是心甘情愿,心悦诚服!

她欢愉的跳到影斩身旁,娇憨的笑道:“师父,我什么时候能学这个,这样就不怕洗不动衣服了?”

影斩面色更冷,他堂堂南越第一武林高手,从小练就的功夫,徒弟居然想用作洗衣之用,那他有可能是这世上最窝囊的师父了!

拎起永安的衣领,手一动,永安便转动起来,起初永安还开心的笑着,可随着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永安只感到一阵阵眩晕涌上来。

她紧紧闭起眼睛,忍住呼之欲出的惊叫,压下胃里翻江倒海的涌动,她身上冒起缕缕白烟,远远看起来就像是要飞升了一般。

半刻后,转动的速度骤减,永安“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她依然晃动着脑袋,似是还在半空转动一般,适应了一会儿,才敢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影斩嫌弃的跳出去一丈远,等着永安都吐干净了,才慢悠悠的走过来,拎起她,凌空将一盆水洒向那一片脏污之处,只几下便冲刷的干干净净。

永安惨白着一张小脸,心里骂了这鬼师父一万遍了,臭鬼,死鬼,烂鬼!

永安好不容易稳住了脑袋,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腮帮子气的一鼓一鼓的。

影斩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道:“这功夫,不能让你自己甩干了。”

永安气的差点喷血,她的好师父,用这样的方式给她干衣服,天呐!脱下来甩好不好?

永安怨毒的小眼神让影斩有些赧然,摸了摸她的两个发髻,看向那一排排的衣服说道:“我的徒弟就这么受气?大半夜的泡在冷水里洗衣服?”

永安眸子暗淡了下去,小小的叹了口气道:“我一个罪臣之女,无依无靠的,不欺负我欺负谁?”

影斩一滞,看着永安小小的人在寒夜中打着颤,不免心生恻隐,他幼时练功虽苦,可也是衣食无忧,何曾在这大雪天的在冷水里洗过衣裳。

执起永安泡的发白的小手,看着那上面涌出来的血水,心里没由来的抽紧。

“要不要师父帮你?”

永安愣住,师父是要每晚过来帮她洗衣服吗?那敢情好,忙不迭的点点头。

影斩抱着她走向她的住处,他知道那里,他每晚都会尾随她到了住处才回去。

他指了指那房间,冷声道:“是她吗?”

永安吓了一跳,这才明白,师父说的帮忙,是要杀了那王婆子。

小说《陛下别等了,女将军她拒绝入宫》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