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陈宁书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男女主角是陈宁书的连载中宫斗宅斗小说《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是由作者“台风诉径”创作编写,喜欢看宫斗宅斗小说的书友们速来,目前这本书已更新176258字,最新章节为第76 章 蓝术严。这本书又名《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

一、作品简介

强推热门小说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台风诉径,主角是陈宁书。主要讲述了:初一这日早上,众人沐浴斋戒之后被领着去祭祖,回来方才开始贴春联,阖宫上下一片安乐。之后诰命夫人进宫给太后请安,在太后宫里摆了一场小茶会,陈宁书因为帮忙也被太后叫去了。“哎哟,许久未见贵妃娘娘真是越发光……

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很好看,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这本小说比有的分数高的小说还好看。是我喜欢看的小说。我看小说如果看不下去的话,基本上看不了几篇就没有翻阅的兴致了,这本小说就越看越好看!加油台风诉径作者大大,赶快更新!

三、作品赏析

初一这日早上,众人沐浴斋戒之后被领着去祭祖,回来方才开始贴春联,阖宫上下一片安乐。

之后诰命夫人进宫给太后请安,在太后宫里摆了一场小茶会,陈宁书因为帮忙也被太后叫去了。

“哎哟,许久未见贵妃娘娘真是越发光彩照人了。”

襄国公夫人面目亲切,谈笑间带着一股圆滑,往李贵妃身后的陈宁书瞧了过去,眼神不住打量。她倒是不出声,反而拉了拉身边的同伴。

她身边的是晋家主母,那晋主母莫名被拉,也顺着视线看向陈宁书,随即又不善的瞧了襄国公夫人一眼,装起了哑巴。

可惜,晋主母不开这个口,有别人却已等不及。

“今日怎么不见晋妃娘娘,往日不都是晋妃娘娘与贵妃一同来吗?不知这位是……”

晋夫人语气不善、目光警惕的看向陈宁书。

晋主母一时被蠢到无言,只能震惊的盯着晋夫人。

这蠢货是嫌她女儿在宫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吗?

陈宁书暗自看向李贵妃,打量着她是没有开口的意思了。

这种时候,那是一步也不能让的。退一步,在她们眼中陈宁书的底线就低一分,日后再碰上与陈宁书有关的事她们就会毫无忌惮的再逼进几寸。

最后,逼进死角仍不停歇。

倒不如一开始就告知诸位她心眼小,于是陈宁书上前半步,开口说道:“小女不才,区区当今陛下的一个妃而已,不过夫人是不是应该先给本宫行个礼?至于夫人所说的晋妃,姐姐怀孕了坐胎呢,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

那人一急,忙开口反驳,可惜陈宁书不愿意听她说完。

“你知道?那还问姐姐为什么不在这,这么想姐姐劳累,夫人瞧着……居心不太正啊。”

陈宁书轻飘飘反问。

“你胡说什么?我可是晋妃娘娘生母!”晋夫人怒道。

“哦?是姐姐生母啊,本宫知道了。”陈宁书捂着帕子笑笑,提醒她:“夫人还没向本宫行礼呢,不过姐姐与本宫向来亲近,今日就免了夫人的礼。本宫再多嘴奉劝夫人一句,本宫在这儿是因为陛下体谅姐姐的辛苦,但说到底跟夫人没什么关系,出门在外,夫人还是注意规矩的好,免得坏了姐姐的名声,您说是吧?”

晋主母看着晋夫人憋成猪肝的脸,一把将人扯到一边。

“让娘娘见笑了。”晋主母勉强笑着,表示道:“我等都是来拜见太后娘娘的,自然是太后娘娘让见哪位贵人就见哪位贵人。她方才是过于担心晋妃娘娘贵体,并非有意冒犯,还望娘娘恕罪。”

开什么玩笑?

她虽然是晋家主母,当今太后的侄媳妇,但要不是上头婆婆没得早,今日也不会是她站在这。说到底,她一个年轻的晚辈,还能装老辣的腔?

再说了,自己这边不占理就算了。太后显然没有让晋家嫡系女入主中宫的心思,宫里那个晋家的到底成不成都不一定,她犯得着为了她得罪别的?

她又不是那位的母亲,人家的好母在这儿站着呢。

陈宁书也就驴下坡,客气了几句,转开了话头。

李贵妃方才一直没有说话,却也关注着场面,反正只要最后不闹出事就行,至于陈宁书受不受刁难那不是她在意的。

不过陈宁书这副样子,倒还真是稀奇。

“往日倒是没瞧出来,你还有这般口齿。”

李贵妃声音如玉石相触,带着几分冷冽。

“让姐姐见笑了。”陈宁书双手严严实实藏在袖筒中,恢复往日虚弱的模样,道:“妹妹只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一时紧张有些口不择言了,唉,这事要是让晋妃姐姐知道了怕是要怪妹妹了。”

李贵妃瞧着,一时间居然也分不出哪个是陈宁书装出来的样子。

往日倒是小瞧她了。

李贵妃不想再听她絮叨,这会应酬的也差不多了,李贵妃丢下陈宁书到了自己的位置落座。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有宫女跑去递话,不一会儿太后就到了。

众人起身行礼。

太后人在里面歇着,该知道的事是一件没落。

坐下寒暄没一会儿,就笑道:“皇帝这一众妃嫔里,就属晋妃是个有福的,如今有了皇嗣,在养胎呢。”

太后又看向晋夫人,道:“方才听说你找晋妃呢,可要哀家给个话过去瞧瞧?”

经过晋主母方才一通训斥加恐吓,晋夫人此时后背都有些冒冷汗,悻悻然摇头摆手道:“不了不了……有陛下和娘娘的关照,自然是妥帖的……”

太后神色不明的点头,又向众人介绍陈宁书。

“贵妃往年时常进宫来陪哀家,也是见过不少场面了,在座的诸位大多数都知道她。倒是这个陈妃啊,孩子是好孩子,就是性子太闷了些,好歹一宫主位,出了门倒是叫旁人都认不出来了。”

太后语气轻松,说的底下的人战战兢兢。

襄国公夫人素来擅长见风使舵,这会见太后有心数落晋夫人,便顺着话头捧陈宁书道:“太后娘娘说的极是。不过娘娘性子恬静自然有恬静的好处,哪怕是妾身见识短,也知道不是人人都能‘识得庐山真面’。”

襄国公夫人话到嘴边,顺便撺掇:“何况哪怕做主子的不长眼,伺候的人也该多提醒才是,这又哪里能怪陈妃娘娘呢?”

晋主母白了襄国公夫人一眼,心想这老不死的真会顺杆爬。倒也不能由着这人一直带话头,她倒是没事,那位晋妃的母亲可就不一定了。

就在她想开口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时,晋夫人率先忍不住了。

“是、是妾身眼拙,都怪那站在旁边的宫女没有提醒妾身,妾身实在不是有意的!”慌慌张张说完了,晋夫人才想起这都是太后的宫女……于是更慌了。

“不不……不,怪妾身、妾身身边带的小蹄子,真是白养她们了……”晋夫人词顿意虚,声音越来越低。

方才晋夫人一开口,晋主母就闭上了眼睛。那一刻,她真希望自己聋了瞎了,听不见也看不见。

真的,何苦来哉?这破事她是一点都不想管了。

“夫人既然知道,平日里也该好好规整底下人这浮躁的风气。”晋主母提高声音抢过话头,对晋夫人说道:“您年纪大了训起人来心软,但毕竟无规矩不方圆。”

晋夫人一时只顾着答应。

太后默了几息,看晋主母的眼神倒是赞许了几分,也就给了她面子,道:“小敏说的是。”

晋主母闺名莫遗敏。她方才心里真是七上八下,幸亏太后娘娘给了她几分薄面,终于揭过了此事。

此后话里机锋多是小打小闹。

反而今日太后发难,陈宁书瞧得叹为观止,倒是长了好一番见识。

小说《帝后婚宠:情深不知所起》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