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谢炎炎周少羽的小说在哪阅读

小说抄家流放前,搬空敌人仓库去逃荒主角是谢炎炎周少羽,主要讲述了:谢炎炎在厨房忙了一下午,早就饿了,她自己盛了一碗米饭,淋上咖喱酱汁,土豆胡萝卜和牛肉都舀一些,对谢安奉他们说:“你们自便。”谢安奉不是多事的,宋泠泠给他盛一大碗,他就和孙子一边比赛吃饭了。谢宁,谢勇,…

主角叫谢炎炎周少羽的小说在哪阅读

《抄家流放前,搬空敌人仓库去逃荒》免费试读第四十三章 一不留神就圣母

谢炎炎在厨房忙了一下午,早就饿了,她自己盛了一碗米饭,淋上咖喱酱汁,土豆胡萝卜和牛肉都舀一些,对谢安奉他们说:“你们自便。”

谢安奉不是多事的,宋泠泠给他盛一大碗,他就和孙子一边比赛吃饭了。

谢宁,谢勇,谢零榆,谁还客气,大碗,必须大碗。

宋泠泠盛了一碗想给姜霜,谢炎炎说了一句:“嫂子,你照顾好自己,都快六个月了,要多吃点。”

宋泠泠一狠心,便自己端了饭碗,对姜霜说:“娘,你自己盛,想吃多少盛多少。”

姜霜心里不高兴,可是自从流放后,这个家里,没人惯着她。

【都是混账,白生养了】

一边心里暗骂一边很实诚地盛了满满一大碗,拿饭板使劲压了压,把锅里仅有的牛肉土豆胡萝卜都捞出来。

她拿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塞进嘴里,顿时暗叹一句:“怎么这么好吃!”

又夹了几口米饭,牛肉和土豆都吃了一些。

接着她看看锅里米饭,又铲了一些,把碗里自己吃过的地方,小心地用米饭填填平。

锅里的咖喱酱汁她又舀了一大勺,盖在米饭上。

整碗饭菜看起来就像崭新的没有动过筷的盖浇饭。

她扫了谢安奉一眼,他正兴高采烈地边吃边聊,便端着饭菜,装作若无其事地往大通铺那个方向走。

【湘湘太可怜了,没有马车坐,脚都走破了,还一直饿着】

【她说得对,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都是一家人】

【炎儿恨沈氏,但是不应该迁怒湘湘】

【湘湘心里很感激相公的救命之恩,她是个有良心的】

家里没有人喜欢她,但是也不会刻意饿死她,她厚着脸皮吃饭,谢安奉和谢宁一般情况下会默许。

谢炎炎看她自我催眠着往外走,马上就要消失在大家视线里。

忽然出声:“今儿饭菜,配料是我辛苦搜罗,高价买来,秘制的,不要随意赠送外人。尤其一些居心叵测的。”

她这句话说得奇怪,谢安奉看她一眼,她容色冷淡,眼睛看着姜霜背影。

“姜氏,你去哪里?”谢安奉低喝。

姜霜站住,把碗握紧,说:“我想回房间里吃。”

“就在这里吃。饭太好,别人看见不是好事。”

姜霜分辩道:“我会小心,避开别人。”

“就在这里吃。”谢安奉语气冷硬起来,“孩子们都在这里,你想去哪里?”

姜霜尬笑着说:“我身子有些不爽利……”

谢安奉站起来,几大步走到她跟前,劈手把饭碗夺过来,说:“既然身子不爽利,那饭就别吃了,回去躺着吧。”

夺过饭碗,谢安奉才知道谢炎炎为什么会因为一碗饭出声阻拦,这一碗冒着尖,很沉,竟然是盛了小半锅饭,压得实实的,上面满满的牛肉,咖喱汁也铺满米饭。

气得他手都抖了。

把那米饭往自己碗里扒了一些,又给谢宁扒了半碗,竟然还有半碗。他又给谢勇扒半碗,给谢零榆扒半碗,姜霜的一碗饭才真的见底。

姜霜僵硬地站着,说不出的彷徨和无助,谢安奉说:“不是病了吗?还不快走!”

姜霜大脑放空地往房间走去,待她走过回廊,谢宁放下碗默默地跟上去。

至此还有谁不明白,脸色都很难看。

谢安奉不想破坏女儿的一番辛苦,便陪笑说:“炎儿,以后就算在岭南,有你做的饭,日子都不会觉得难过。”

谢勇也跟着夸赞,宋泠泠也说:“以后我和小姑盘个吃食铺子,小姑做,我售卖。”

谢零榆立即说:“我来吆喝。”

谢勇说体力活他来干。

他们是流犯,却憧憬着美好。

谢炎炎吃完饭,看天色已经黑下来,拿铲子翻了一下牛肉辣椒酱,发现已经不烫了。

先给周少羽拿来的坛子里封了一坛子,又装满5个玻璃罐,密封。

一大锅牛肉辣椒酱,还剩下半碗。

自己留下两罐,其余的都交给周少羽带回去。

周少羽看着密封罐,狠狠地被谢小姐震惊了!她是怎么面不改色地拿价值连城的琉璃器皿装牛肉酱的?

实在忍不住,问道:“你知不知道这琉璃罐的价值?”

谢炎炎不在意地说:“知道。”

“那你怎么……”他不知道怎么说了,知道你还装菜用?难道是为了他?

“密封性能好。”谢炎炎想了一下说,“你若不想要……”

“我要!”

没有如果!

周少羽把牛肉辣椒酱都放在自己马车里,从客栈厨房要来一大碗米饭,把那半碗辣椒酱给了周金。

周金牛肉辣椒酱拌饭,吃得简直失去平时的礼仪,周少羽好一会子嫌弃。

“世子爷,山洞里那些东西全部搬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明早。”周少羽想着谢炎炎给他说的,明儿一早会把做好的牛肉干给他。

流放队伍会继续南行,他在晋地事情已收尾,又有楠阳城抓土匪的事,他明儿去见沈梓文,押着符兴回京都。

***

楠阳城四海阁。

灯光暗淡,楚西望静静地坐着,看着地上跪着的人。

地上的人不敢抬头,倔强地挺着后背。

“主子,这个单子,恐完不成了!”

“属下无能,打不过谢安奉。”

“丙组18人,不到一刻钟,折了8个,伤了4个,若非及时撤回,恐全部折了。”

楚西望看向跪着的人,半晌,说了一句:“十字门从不毁约。派甲组的人。”

十字门,甲乙丙丁戊五组,甲组,武力值最高,神出鬼没,以一敌百,从不失手。

地上的人硬着头皮应道:“是。”

“赏金多少?”

“10万两。”

楚西望眼皮低垂着,忽然拿起手边一个茶盏砸在地上的人头上:“蔡坤,十字门何时缺10万银两了?”

10万两银子杀谢氏一门!

楚西望拳头握紧,青筋根根突起。培养一名杀手,何止白银10万,一下子折了8名,伤了4名,丙组,那也是能叱咤一方的刺客!

蔡坤头上顿时冒出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他不敢动,只告饶:“属下有罪。”

他确实该死。

他以为10万两银是白拿的,毕竟谢氏一门都是流犯,手无寸铁!

毕竟谢氏一门除了谢安奉和谢宁,都是草包!

毕竟,他们从京都一路风尘,走了一个多月,体能一定连最普通的百姓都不如!

可……

大意了!

———————-

感恩昨天投月票的宝贝们:

小宝藏姜姜

书友20231008916943

妙音418

起点读者20220527185641834

转身已不见

小说《抄家流放前,搬空敌人仓库去逃荒》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