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冯蕴裴獗的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推荐给大家阅读,故事精彩纷呈,引人入胜,主要讲述了:砰!门外的少年郎手提环首刀,一头一脸的热汗,气喘吁吁地冲进来,上下打量着冯蕴,黑瞳里闪着狼一样的冷光。眼前的女郎一身宽衣被捆得紧贴在身上,勒出一副诱人的玲珑娇躯……敖七红了眼,几乎屏着呼吸才得以顺利解…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在线阅读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免费试读第15章

砰!

门外的少年郎手提环首刀,一头一脸的热汗,气喘吁吁地冲进来,上下打量着冯蕴,黑瞳里闪着狼一样的冷光。

眼前的女郎一身宽衣被捆得紧贴在身上,勒出一副诱人的玲珑娇躯……

敖七红了眼,几乎屏着呼吸才得以顺利解开捆绑,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他对女郎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冯蕴低头看一眼自己,漫不经心地整理好方才脱下来的外衫。

她知道淳于焰在故意使坏,却不准备解释什么,拎一拎褶皱的袖口,转头笑问:

“敖侍卫为何深夜来此?”

敖七咬牙:“此话该我问女郎。深夜出府,所为何事?”

身为看守的人,这质问本也应当,可敖七怒火太甚,语气就显得古怪,尤其那双好看却仿佛要喷火的眼睛,如同捉奸在床的妒夫。

“来花月涧还能做什么?”冯蕴似笑非笑地瞧着他,“敖侍卫难道不知,花月涧是什么地方?不会从没有去花楼玩过吧?”

敖七呼吸一急,看着她明艳动人的脸,清亮秀丽的眸,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头。

这样美貌端庄的女郎,为何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冯蕴离得近,察觉出敖七的火气,当即闭嘴一笑。

敖七家世极好,是蜜罐里泡大的少年郎,怎会懂得一个女子在历经毁灭后会做出怎样决绝疯狂的事情,又会怎样的无所畏惧?

“女郎……”敖七深吸了一口气,好似想求证什么,“有人欺负你,是不是?”

冯蕴抱歉地看着他,摇头。

“没有。我自己来的。”

又笑问:“将军可有交代,不许我出府?”

敖七见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很是碍眼。

他瞪着大眼珠子,粗声粗气地嗤声:“女郎到伎馆狎玩……对得起大将军吗?你让我如何向大将军交代?”

冯蕴皱眉走近他,鼻子轻轻一嗅。

“敖侍卫吃了多少酒?好大的酒味。”

敖七仿佛被火炙似的,脖子往后一仰,心跳加快,脑子却变慢了。

明明是她的不对,他自己却莫名心虚,不敢对视,不敢质问,只剩一股无名火在胸腔里肆意涌动,按捺不住。

“我吃多少酒与女郎无关。女郎还是想想要如何向大将军交代吧。今夜之事,我会如实禀报。”

“唔……”冯蕴眉头轻锁,眼里好像带着笑,语气却很严肃,“我本就没打算瞒着将军。敖侍卫放心,等将军知晓此事,不仅不会怪罪,还会大大地褒赞我呢。”

说完她瞥敖七一眼,错开身往外走。

一股幽香绕过鼻端,敖七失神片刻,对着那施施然远去的背影:“你简直是自甘……自甘下贱……你站住,我还没说完!”

冯蕴没有回头,长袖一扬,举臂做了个挥手的小动作,优雅地走下了木梯。

她的样子看上去很愉悦,很愉悦。

她越是愉悦,敖七就越是气不过。

他很想跟上去吐一吐胸中浊气,又觉得自己生气很没有必要。

冯十二娘是舅舅的姬妾,不是他的。

看守不力最多挨二十军棍,又打不死人。

可他偏生心里就像有股火在燃烧。

雅榭里帷幔飘飞,冷寂无人,敖七立在原地,失望、无措,以及失落,搅得五脏六腑好似都疼痛了。

最后,无能为力地在脸上狠狠抽一巴掌。

“叫你喝酒误事!”

阿楼是被两个兵丁抬回屋里的。

仆房阴冷,他浑身是伤,痛得龇牙咧嘴。

当上管事后最好的一身衣裳就这样毁了,他看到那些破破烂烂的布料,比看着血淋淋的伤口还要难受。

他没脸去见女郎了,把脸埋在草席上的褥子里,觉得丢人。

“女郎来了。”常大才的声音带着惊喜。

阿楼伤得比常大才更重,想爬起来行礼都做不到,一时脸红耳赤,狼狈得很。

“躺着。”冯蕴没什么表情,看一眼阿楼委屈的样子,眉头皱了皱,回头便招呼小满将吃食端到小屋里来。

小满笑嘻嘻应喏,放下饭菜,又将带来的伤药一并奉上。

冯蕴打开瓷瓶,认真叮嘱阿楼和常大才两个,如何互相上药。

阿楼羞愧,“我没有办好差事,不该吃饭。”

冯蕴看他那一副瘦骨伶仃的样子,哼笑,“不吃饭怎么把身子养起来,怎么为我做事?”

听女郎温柔说笑,阿楼更是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下人房,不该是贵女踏足的地方,但女郎来看他了,还为他带来了吃的和疗伤用的。

他觉得自己无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冯蕴看穿他的心思,平静道:“这次差事你们办得很好,挨了打,但换得了二十石粮。觉得值么?”

常大才傻乎乎地笑,摸着伤口大喊值得。

阿楼仍是蔫蔫的,耷拉着头。

十八九岁的年纪,心性最是脆弱。

冯蕴耐心地道:“你不是以前那个太守府里打杂跑腿的小厮了,是我冯蕴的楼管事,要多见些世面,多练练胆子,自己强大起来。为这点小事就哭鼻子,回头我就发卖了你。”

阿楼抬高眼,觉得自家女郎身上好像在发光。

“我才没有哭鼻子呢……”

冯蕴失笑,点点头,准备走。

“行,你们歇两日,我还有要事让你们去办。”

阿楼和常大才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兴奋的光芒。

身上受着伤,但不觉得痛,心窝就像燃着一团火,有使不完的劲。

跟着女郎日子有盼头,受点伤,吃点苦,算得了什么?

次日,冯蕴难得睡个懒觉,日上三竿才起身她梳洗。

用完早食后,她突然道:“小满,让府里人半个时辰后,青山堂听令。”

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