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冯蕴裴獗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主角是冯蕴裴獗,主要讲述了:变态。就想看她出丑看她求饶。还不如给她一刀。但淳于焰肯定不会这么做。他存心报复回来,兴趣正浓。“不要怕。卿如此招人怜爱,我哪里舍得你死?”淳于焰俯视她,轻声笑,“我会控制好手上的刀子,不让它划破卿这身…

主角冯蕴裴獗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免费阅读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免费试读第41章

变态。

就想看她出丑看她求饶。

还不如给她一刀。

但淳于焰肯定不会这么做。

他存心报复回来,兴趣正浓。

“不要怕。卿如此招人怜爱,我哪里舍得你死?”

淳于焰俯视她,轻声笑,“我会控制好手上的刀子,不让它划破卿这身细皮嫩肉的……啧……水豆腐似的,这样好看,破了就可惜了。”

这疯子将那天的话,又悉数还给了她。

冯蕴紧攥拳头,浑身全被汗水打湿,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但她不愿让淳于焰得意。

克制着,一动不动,脸如冰霜凝滞。

淳于焰看她这般,没由来的,心像被温泉水泡过,化开了。

他愉悦地问:“卿可悔了?”

冯蕴不轻不重地嗯一声,“悔。”

“哦?是吗?”

冯蕴冷笑,“后悔没有下狠手。早知那日在花月涧,便该一刀结果了你。果然……古人诚不欺我……对畜生就不该抱有善意……”

畜生?淳于焰好看的眸子瞬间冷却。

冯氏女对他的恨意,很没有道理。

“若我没有记错,花月涧是你我初见。卿何故恨我至此?”

冯蕴动了动干涩的嘴,没有吭声。

要是没有上辈子淳于焰对她的那些折辱,她当然不会在花月涧那样对他。

当然,她不是没有想过淳于焰会报复,只是无惧罢了。

淳于焰以前对她做的,恶劣多了,眼前这一点实在无关痛痒。

她脸上不见羞恼,只有极力忍耐,这让淳于焰心里的疑问不停地扩大,他并非色中恶鬼,更没有见色起意,这女郎为何视他如洪水猛兽?

淳于焰冷笑一声,突然收手,慢慢俯身下来,手掌堪堪捏住冯蕴纤细的脖子,微微用力,越来越紧。

冯蕴闭上眼睛。

淳于焰:“你盼着我掐死你?”

冯蕴微微扬起脖子,即便呼吸不畅也没有改变她高傲的姿态,只用一双眼睛盯住淳于焰,冷漠的,不见半分情绪,但眼里、脸颊却又蒙上了一层绯红,很不对劲。

淳于焰突地眯眼,“你被人下药了?”

冯蕴侧开头去,不给他半点反应。

淳于焰若有所悟地冷笑一声:“你怀疑是我下的药?所以如此痛恨我?”

深吸一口气,他猛地收回卡在冯蕴脖子上的手,冷冰冰地哼声,“本世子要收拾一个妇人,何须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冯蕴喉头火辣辣的,内心翻江倒海,整个心智都要用来对付那已然变得激烈和凶猛的情浪,她没有办法去听淳于焰说了什么。只阖着眼,闭着嘴,皱着眉,在煎熬中沉浮,有些浑浑噩噩,僵硬得如同一个死人……

她在对抗。

和药物、和自己。

那娇嫩的肤色染上胭脂,紧贴刀背的颈脉,好像有生命在跳动。

淳于焰看过无数姿容娇艳的美姬,从不觉得出奇,但冯蕴不同,她不仅仅是美,而是昳丽勾人,像清晨沾在花瓣上的露水,颤歪歪的,引人采撷。

“冯氏阿蕴?你可清醒?”

看到大汗淋漓中克制冷静的冯蕴,淳于焰的呼吸好似也跟着他颤了起来,身子发紧,喉头发硬。

“你说我畜生,那我便做点畜生做的事吧……”

淳于焰手上的匕首就像长着眼睛,冯蕴哪里痒,它便往哪里游,虽有衣物阻挡,可对此刻的冯蕴而言,无异于火上浇油,肌肤染出大片的红,蜷缩着煎熬着一动不动,却难耐娇声气喘。

“卿这样的美,裴妄之可曾见过?”

淳于焰低着头审视她,身子贴得很近。

浮汗温香,这样极致的美!

淳于焰蓄积二十年的邪念在这一刻疯狂孳长……

从未有过的火热,让他发狂,他想将这女郎占为己有。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淳于焰很是吃惊。

他不允许自己被人如此左右,稍稍平复一下,轻轻地对着她笑,那呼吸落在她脸上,像有暖风拂过去。

“卿这般诱人可口,不吃可惜了……可吃下去吧,会不会卡着喉咙?”

这话说得,就像要将她拆骨吃肉一般……

冯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兴奋,略微一窒。

生怕刺激到大变态,她继续保持着“死人”状态,可呼吸起伏,额头细汗,一身殊色又如何掩饰得住?

淳于焰心口剧烈跳动起来。

他的匕首滑到了冯蕴嫣红的耳尖,指腹摩擦在稚嫩的肌肤上,不免头皮酥麻……

“卿是在引诱我吗?”

暧昧的声音仿佛情郎的絮语,淳于焰音色极暖,听上去毫无恶意。

瞧!这便是衣冠禽兽的样子。

冯蕴喘笑着将长发从大汗淋漓的颈后拨出来,散乱地铺在毯子上,晦暗的双眼困兽一般。

“淳于世子,帮个小忙……”

淳于焰眉梢微微一扬,“要以身相许?求我帮你解毒?”

冯蕴嘴唇嗫嚅一下,“世子要是方便……”

淳于焰冷笑,“妄想!”

冯蕴看他拒绝得这么快,心下略略一松。这种调情般的亲昵并不适合她和淳于焰,互相憎恨那便就事论事吧。

“既然世子不方便,那可否让我去……方便一下?”

淳于焰眼尾一斜:“又想玩花样?憋着!”

冯蕴喘急得紧,那双勾魂的杏眼里几乎要溢出水雾来,很是楚楚可怜,“若世子不怕我弄脏你的马车,那我……”

马车里冷香四溢,极是怡人。

淳于世子是一个讲究风雅的人,岂能任由她乱来?

果然,他满脸嫌弃,“停车。”

马车停在小道的转角,冯蕴颤歪歪下车,发现天色渐暗,霞光已然收入云层。

官道下方是一片草木茂盛的荒地,离花溪村不知有多远。

淳于焰让两个仆女跟着她,“不要走远。”

冯蕴回头,看着车帘里那张神秘的山鹰面具,“世子不要偷看。”

淳于焰哼声,放下帘子。

冯蕴朝两个仆女行了个礼,“有劳。”

仆女不回应,眼皮都不眨一下,脾气怪得如她们的主人一般。

冯蕴并不在意。

她在仆女的搀扶下走向草丛深处,身子虚软得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去……

找到个避静的地方,周围有茂盛的荆棘和树林,她对仆女道:“我自己来。”

仆女松开扶她的手,“快些。”

冯蕴“嗯”一声,再往里走。

衣带与杂草搅缠,在草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不很方便,手脚看上去也笨拙,一个仆女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就要帮她……

冯蕴身子颤抖,站立不稳,突然便往下倒去。

那仆女弯腰便来扶她,冯蕴顺手薅住她的脖子,“别动!”

那是她在草丛里寻摸到的一块薄石片,看上去很是锋利,那仆女略动一下,脖子便被她划破……

冯蕴看向另一个仆女。

“不要小看它,轻易便可要命。”

那仆女眼里当即出现犹豫。

冯蕴道:“我知你们姐妹感情深厚,不想她死,就不要出声。”

她赤红的眼里全是凶狠的光,那石片划在细嫩的脖子上,血珠便往外冒,而方才还弱不禁风的她,力气竟然大得令人挣脱不了……。

两个仆女相视一眼,没有动弹。

冯蕴勒住那仆女慢慢退后,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推向右侧的土坡。

那仆女往下滚落,另一个大惊失色,扑上去便救人。

冯蕴趁机朝山林的另一头奔逃……

求生的欲望可以战胜一切。

她血气上涌,头脑空白,但仍是凭着本能气喘吁吁地跑出很远……

四周安静一片,她心下忽生不安。

怎会没有人追来?

冯蕴停下脚步,只见前方立着一个颀长的人影,把玩着碎玉剑站在落日余晖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冯蕴脸色一变,那人便笑出了声。

“卿卿果然不老实。”

冯蕴是被淳于焰拎回马车的,她没有反抗,潮红的脸上汗津津的,鬓发黏湿着贴在额头,呼吸急促得像要断气。

但即使这样,她仍是紧紧闭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淳于焰看着她颤抖,没带半分怜惜,咚的一声,将她丢回车厢里。

冯蕴痛得窒息,“淳于世子……”

“嘘!”不知是累了,还是没了戏耍的心情,淳于焰眼睑低垂,拿过水囊喝一口,递到她的嘴边。

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