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最新章节,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全文在线阅读

好看的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冯蕴裴獗,主要讲述了:安渡城外三十里的燕子崖,北雍军驻地。“来了来了!”“南齐美姬入营了!”小驴车叽呀叽呀驶入营房。整个北雍军军营都燥热起来。郡太守献女乞降,大营里刚得到风声,将士们就沸腾了。如今亲眼看见那二十美姬一个个婀…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最新章节,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免费试读第2章

安渡城外三十里的燕子崖,北雍军驻地。

“来了来了!”

“南齐美姬入营了!”

小驴车叽呀叽呀驶入营房。

整个北雍军军营都燥热起来。

郡太守献女乞降,大营里刚得到风声,将士们就沸腾了。

如今亲眼看见那二十美姬一个个婀娜妖娆走来,士兵们更是直了眼睛。

这是他们的战利品。

将军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

士兵们心头好似藏了一团火,熊熊燃烧……

“在万宁城,我杀了十个!”

“我杀二十个!”

“我也有战功!”

“别做梦了。大将军帐下,何时轮到你们乱来?”

“可大将军……”

不也收了那冯家娇娘吗?

这难道不是给将士们大开荤戒的讯号?

营房里躁动不安,在兵刃碰撞和骂咧声里,二十美姬被押入东营。

不消片刻,就有哭声传出来,押解的士兵对她们不很客气。

冯蕴其实和这些美姬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北雍军的女俘,但大将军没有开口,营里也不好为难,于是单独为她安排一个住处。

“记好了,未经准许,不可出入营帐,否则有什么闪失,你自行了断吧。”

那身着盔甲的少年郎,年轻俊朗,语气很凶。

冯蕴道:“小将军,我有一事相求。”

一阵甜软的香风轻拂过来,敖七双颊一热。

他原本准备在安渡一战中杀敌立功,却奉命押送女俘回营,心里老大不高兴,语气就硬邦邦的。

“我叫敖七,是大将军帐前侍卫,唤我名字就好,别将军将军的叫!”

好青涩傲娇的敖小将军。

这一年敖七多大?十六,还是十七?

冯蕴看着他眼里的愤懑,心情很是复杂。

这个敖七不仅是帐前侍卫,私底下还有个只有高级将校知道的身份——裴獗的外甥。

他跟着舅舅出征历练,对裴獗崇拜到了极致。

因此,前世他厌极了冯蕴“勾引”他冷静自持的舅舅,没少给她找麻烦。

冯蕴不愿与这个脾气火爆的小霸王为敌,微微弯腰,作了个揖礼。

“小女子初到贵军营地,甚为不安。大将军没有回来以前,烦请敖侍卫护我周全。”

美人的笑,令人心扉乱撞。

尤其冯蕴真是心情好,嘴唇撩出来的弧度,一勾便及到眼底,眉目生光。

敖七愣了一下,心头猛跳,莫名烦躁起来。

这女郎,脸比玉石白嫩,腰比柳条细软,一身宽衣博带素净无饰却撑得胸前鼓鼓,仪态生姿,那双雾淅淅的眼,好似藏了一汪秋水,婉转欲滴、妩媚勾人……

行军打仗在外,营里都是些糙汉,有美姬在侧难免躁动得厉害,说不得会有人亢奋生事……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少年热血,敖七焦躁得脸色铁青,很不耐烦。

“北雍军没有那么多畜生!我就在帐外,只要女郎不乱跑,可保平安……等大将军回营,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冯蕴嗯一声。

“大将军今夜回不来,我怕营里会出乱子。”

她忽然来这么一句,吓死人。

敖七惊问:“你在胡说什么?”

冯蕴半真半假地说:“猜的。”

敖七:……

他见过太多的俘虏。

他们哭哭啼啼,一批又一批像牛羊一样用绳子牵着,送去大晋的都城,做贵人们驱使的奴仆。

他们哀求、诅咒、唾骂,什么样的都有,就没有像冯家女郎这般从容得像走亲戚的。

不到傍晚,就有消息从安渡传来。

冯敬廷将裴大将军耍了一道。

奉城献美看似诚心乞降,其实早搬空了府库。

冯敬廷本人,也趁着北雍军松懈的当口,烧了府库粮仓,在城里四下纵火,借机带着亲兵和家眷从密道仓皇南逃……

安渡城乱成一片。

冯敬廷给裴獗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敖七得到消息,恨不得把冯蕴生吞活剥了。

“好歹毒的心肠!你们这样愚弄大将军,就不怕将军一怒之下,拿安渡城三万百姓的性命祭旗吗?”

冯蕴看敖七眼神不善的扶刀,垂下眸子。

“我不知情。”

又微微一笑:“你也看见了,我只是亲爹的弃子。”

敖七怒目而视:“那你怎知大将军回不来?”

冯蕴示意他拉开帐帘,望向天穹。

“暴雨将至。安渡护城河的吊桥不堪水患。一旦风怒雨注,洪水滔天,大将军必会困于城中。”

敖七的脸色一变再变。

红彤彤的霞光挂在天际,月华刚好冒出燕子山头,哪来的暴雨?

冯蕴见他不信,语气更是淡然了几分。

“燕子崖有关隘据守,腹中地势高,且平坦向阳,初初一看,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但……”

她目光一转。

“这场暴雨将史无前例。燕子崖四面环山,一旦塌方坠石,水患来袭,贵军恐怕无法及时撤营,会酿成大患。”

她像个神棍。

姣好的、姿容绝艳的神棍。

敖七半信半疑,找来护军长史覃大金。

覃大金傻傻看着冯蕴的脸,眼睛都直了……

我的个乖乖!

冯敬廷的女儿,果然娇美,这水嫩嫩俏生生的,活像画卷里走出来的仙女,任谁看了不想……

“咳!”

敖七咳嗽一声,覃大金回神,想起自己干什么来了。

“小小女子,懂什么天象?小暑交节,伏旱天气,安渡三年无雨。你不要扰乱军心。”

说完他看向冯蕴停放在帐外的小驴车。

“女郎车上何物?”

冯蕴眉眼不动,“嫁妆。”

嫁妆?

一个败将所献的女俘,哪里来的脸,敢称个“嫁”字?

覃大金哼声,朝驴车走过去……

这些日子北雍军行进很快。

兵多粮少,物资补给十分困难。

覃大金拉开门看到满车食物,眼睛都亮了。

“嘶哈!”

一只土黄土黄的小丑猫从车里钻出来,朝他低吼示威。

这东西还是个幼崽,瘦是瘦,骨骼却比家猫大了不止一圈,眼神凶悍,野性十足。

是猫,又不像猫……

覃大金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他有心给冯蕴一点颜色,但不敢。

大将军从前不贪女色,但收下了冯敬廷的降礼。

万一对冯十二娘动了心思,将她收为帐中娇娘呢?他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入夜,果然下起雨来。

雨声湍急,顷刻间将天穹泼得黑不见光。

覃大金这才紧张起来,幸好有冯蕴的示警,不等暴雨起势,他便鸣锣打鼓,催促将士撤营,护好物资。

然而,这场雨还是为北雍军带来了超乎寻常的麻烦。

那些来不及转移的粮草,全部埋在了燕子崖。

等暴雨过去再清点……

少了二十士兵,牛羊数十头,尤其是刚从万宁城买来的粮草,损失惨重。

覃大金扑嗵一声,趴在泥泞里大声干嚎。

“末将死罪!”

小说《重生后,将军对我情根深种》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