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主角楚桑宁江行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这书“阿菜很爱吃”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楚桑宁江行宴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这本连载中的年代小说已经写了374473字,最新章节第185章:缠绵一夜,闲话。这本书又名《咸鱼知青娇软,随军后被千娇万宠》。

一、作品简介

小说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阿菜很爱吃,主角是楚桑宁江行宴。主要讲述了:赵佳云就戴了个帽子,等走到罗家的时候,衣裳都湿了,她着急去罗家和罗大娘打好关系,没有看到旁人看待自己的目光。下雨了大家都喜欢打开大门,坐在自家屋檐处干活,赵佳云这副模样让不少老太太看到了。“哎呦,下着……

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啊啊啊啊啊,作者,关键时刻唉,为啥快哭了

三、作品赏析

赵佳云就戴了个帽子,等走到罗家的时候,衣裳都湿了,她着急去罗家和罗大娘打好关系,没有看到旁人看待自己的目光。

下雨了大家都喜欢打开大门,坐在自家屋檐处干活,赵佳云这副模样让不少老太太看到了。

“哎呦,下着这么大的雨,那个女知青要去哪?”

“看那方向,也就东边几家,那不是赵知青吗,干活可慢的那个。”

赵佳云眯着眼睛打了个喷嚏,她不知道老太太在背地里议论着她,到了罗家,刚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

“谁啊,敲什么敲?”

赵佳云低着头想离开,但是想到自己来都来了,捏着嗓子喊道:“大娘,是我,佳云。”

屋里的老太太沉着脸,迈着快速的步伐走着,打开门看到赵佳云也没有好脸色,“女知青啊,你有啥事?”

她甚至不知道赵佳云的名字,赵佳云尴尬的不知所措,脑子一片空白,还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大娘,我给您拿了点东西,您别嫌弃。”

给自己送东西来了?罗大娘的死鱼眼瞬间就亮了,手上飞快的夺过油纸包,眼睛都挤成了两条细缝,笑呵呵的侧过身:“走,进屋说,大娘给你倒水喝。”

赵佳云还真的面色羞红的跟着进去了,罗大娘跟耗子一样,凑上去闻了闻油纸包,还用手掂了掂,觉得重量不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别管这个女知青为啥来她家里,就凭着她给自己带东西,罗一平他妈都恨不得把人供起来。

毕竟现在这么傻的人已经很少有了。

赵佳云跟在罗一平他妈屁股后面忙前忙后,俩人在厨房整理柴火堆,看着对方心不在焉的心思。

罗一平他妈问道:“女知青啊,你有啥事不?”

赵佳云怎么好意思说来找罗一平的,他们两个素不相识,况且这个年代对待男女关系都十分的看重,自己要是说出来,感觉不自爱一样。

她摇摇头,羞怯的笑着:“大娘,我没啥事,就是看到你可亲切,跟我家里人一样。”

这她倒是没说谎,赵佳云她妈跟罗一平她妈一个性子,争强好胜还尖酸刻薄,俩人的面相都十分的相像。

也不知道她的话,罗一平他妈信还是不信,笑笑也就没说话,忽然她想到知青所的楚桑宁,心里一顿的眼热。

因此凑上来故作悠闲的打听:“你们所里的楚知青,你跟她玩的好吗?”

“啊?”赵佳云诧异的仰着头,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愕,烦躁的皱着眉头,还要强装淡定,“还可以。”

罗大娘接着问:“她咋样呀?”

赵佳云悻悻的笑笑,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怎么样,不就是那样,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她吃喝方面大手大脚的,自己一个人吃饭还要弄两盘菜。”

楚桑宁每次都是在屋里吃饭,赵佳云又怎么会知道她吃了什么,但是她就是这么说了,为的就是让罗一平他妈对楚桑宁的印象不好。

罗一平他妈瘪着嘴点点头,没再说话,赵佳云还以为是自己说的话管用了,高兴的眉头都舒展开来。

在罗家待了好久都没看到人,赵佳云失望的回去了。

外面的天还在下雨,回家的时候,赵佳云不小心崴了脚,疼的她呲牙咧嘴的往知青所走去,推开屋门就发现自己的柜子被人动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躺在床上蒙着被子的贺悦阳,对方一动不动,活像是睡昏了过去。

赵佳云不放心的点了一遍自己藏起来的粮票和钱,没少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挪到床边休息。

被子里的贺悦阳看似呼吸均匀的睡熟了,其实眯着眼暗中的观察赵佳云的一举一动,发现她打开柜子的时候,贺悦阳紧张的都不敢呼吸。

看她没发现吃的少了一块,贺悦阳还有些惋惜,早知道这样她就胆大的多拿两块了。

知青所的其他腌臜事可打扰不了楚桑宁,她自己一人在屋里,自由自在的,想到早上潘文兰说的话,让自己中午还去家里吃饭。

楚桑宁就有些捉摸不透了,撑着下巴苦恼的把玩着手上的糖果,等脑袋都想烦了,她还是没悟出来。

摸着脖子上的玉佩,楚桑宁安心的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黑黢黢的屋顶。

她听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感慨了一句:“要是照这个下法,说不定过两天屋顶都要漏雨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大中午的时候,楚桑宁撸起袖子要开始做饭犒劳自己的胃时,外面一阵的尖叫,楚桑宁还以为发生了啥事呢。

顾不上锅里的东西,匆忙的拿着筷子就出来了,发现是贺悦阳、赵佳云那屋的动静,尖叫的也是赵佳云。

贺悦阳搂着自己的被子从屋里跑了出来,吴光前都要给她们跪下来了,这才几天啊,怎么又开始闹了?

“发生什么事了?”吴光前后悔自己非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也后悔自己自告奋勇当知青的队长了,他单手叉着腰无奈的问道。

贺悦阳指了指屋子,“漏雨了,佳云的东西全湿了。”

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刚好在床的正上头,贺悦阳躺在床上的时候发现身边不对劲,哪来的雨?

接着就机灵的搂着自己的被子下床,赵佳云崴了脚根本没心思注意屋顶,下一秒,瓢泼大雨从屋顶的洞里落下,赵佳云淋成了落汤鸡。

连带着她的被子衣裳,全部都湿透了。

吴光前没想到还能出这事,“我去找大队长问问怎么办,你们先别急。”

他转头就要安慰楚桑宁,发现对方笑意盈盈,手上还拿着筷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吴光前是真佩服她啊。

人家才叫临危不乱,镇定自若,不过……她又不跟赵佳云她们住在一起,漏雨的屋子也跟人家没关系。

江宗正得知知青所屋里漏了的消息,拍了拍脑袋赶紧想办法。

倒是他媳妇儿李春芬问了一句:“吴同志,谁的屋子漏了?”

小说《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