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楚慕白陈婉真,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最新章节

小说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写的非常好,楚慕白陈婉真是该书的男女主角,主要讲述了:楚慕白是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威尔斯与伊芙。在他原本的设想中,自己和陈婉真应该是找到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扎营,然后远远地观察威尔斯和伊芙的情况,主打一个敌明我暗。此时陈婉真也从树丛中探出了身,一时间…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楚慕白陈婉真,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最新章节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免费试读第60章 尴尬的一幕

楚慕白是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威尔斯与伊芙。

在他原本的设想中,自己和陈婉真应该是找到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扎营,然后远远地观察威尔斯和伊芙的情况,主打一个敌明我暗。

此时陈婉真也从树丛中探出了身,一时间八目相对,场面好不尴尬。

最后还是威尔斯率先打破了沉默。

“哈喽,慕白兄弟,又见面了。”

他走过去微笑着拍了拍楚慕白的肩,随即打量起了他那用芭蕉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背篓。

“背上背的什么好吃的?”威尔斯好奇地问道。

“牛粪,牛粪。”楚慕白随口瞎掰道。

“你这牛粪还挺特别,一点异味都没有。”

“啊,我用了特殊的方法处理。”

威尔斯好笑地看了一眼楚慕白,随后也不再深究。

“就你们两人,芬特和戴安娜呢?”他转移了话题。

“他们遇到了点麻烦,差点被鳄鱼咬死。”楚慕白想起了芬特那趴在树上,不堪入目的场景,嘴角微微抽动。

“他们招惹鳄鱼干什么?”威尔斯有些奇怪。

“按照芬特的说法,他们没有主动招惹鳄鱼。说到这里,我怀疑那些鳄鱼是当初袭击你的那只湾鳄的眷属。”

“啊?”威尔斯一时没反应过来,“那鳄鱼还有眷属?你怎么知道?”

“呃,长得很像,非常像,连骨嵴的走向都一模一样。”

楚慕白不想告诉他自己是通过与鳄鱼对话得知的这些信息,只是从外貌着手描述了一通。

威尔斯闻言沉默了下,然后道:“看来我无意间惹出了很多麻烦,当初就不该招惹那鳄鱼,给你们添乱了,非常抱歉。”

“这不能怪你,不用道歉。”楚慕白洒脱地摆了摆手,反正鳄鱼袭击的又不是自己,这老好人今天他是当定了。

同时他在心里腹诽着芬特,也不知道这货是犯了哪方神仙,鳄鱼每次找上的都是他。

“你们已经看过那山了吧?怎么样?”陈婉真忽然发问,她比较关心之后那攀岩的任务。

“很难办。”威尔斯摇了摇头,“那坡度近乎是个直角,而且比我们想象的要高不少,一言两语说不清,你们自己去看看吧。”

说罢他指了指那山壁的方向。

“有劳了。”

楚慕白轻轻颔首,表示感谢,而后径直越过威尔斯砍倒的树木,向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

在经过伊芙的时候,楚慕白明显闻到了一股强烈的牛粪味,他心中了然,但也不多言。

“牛粪。”在远离了第4组的两人后,陈婉真轻声对着楚慕白说道。

“是的,我也闻到了。”楚慕白说道,“看来我之前猜得没错,这岛上应该只有最中央的那处沼泽有泥炭。”

说话间,二人走出了这处树林,一面巨大的山壁呈现在了二人面前。

“不会是这个吧……”楚慕白的表情瞬息万变。

“应该是。”

比起楚慕白,陈婉真淡定了很多,她仰头望着那山壁来回转了几圈,基本掌握了当下的情况。

这山壁的坡度相当陡峭,有75度左右,垂直高度大约有280米左右的净高,也即是70层楼左右的高度,乍一望去,十分地有压迫感。

不仅如此,这山体几乎完全由岩石构成,且中间没有什么植被,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草本植物散落。

楚慕白基本可以预见,如果在这山上失足滚落,结果必定是伤筋动骨,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怎么说,攀岩大师?”楚慕白看陈婉真的样子不是很慌,便问起了她的意见。

“不难爬,但也不好爬,走直线没可能上去,几乎不用想,需要利用不少技巧,总的来说这个挑战连我都觉得难度不小。”

陈婉真答道,随即皱起了秀眉:“当然我上面说的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没有下雨。”

“如果赛程最后一日的当天下雨,岩壁湿滑,攀登难度至少得翻上三倍。”

“那我们只能感叹老天不要下雨了。”楚慕白祈祷道。

“哎,如果没有摄像机盯着就好了,到时候我直接变成猫头鹰飞上去,那样的话这最后一关就是白给。”

楚慕白在心中感慨,然而没有摄像机什么的是不可能的,最后一天的决赛不仅会有三百六十度的无死角直播,而且保守估计最少会有上千万人观看,想要变成猫头鹰作弊什么的,纯粹是想都不要想。

然而楚慕白毕竟是一位3级德鲁伊,除了变身成猫头鹰外,他还有别的办法,所以他也不是非常担心自己。

相比起来,他更加担心陈婉真。

虽然对方是一位攀岩运动员,但是即便是在自然岩场开展的比赛,高度也仅仅只有二三十米,完全无法和现在的280米的恐怖高度相比。

但好就好在,这里的峭壁并非是攀岩比赛中那样的近乎直角,所以能够发挥的余地可能会有不少。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是不相信我?”

陈婉真挑了挑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比赛时用的岩壁虽然没有这么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训练时也是用同样的标准。”

“难不成你们攀爬过更高的?”楚慕白好奇问道。

“开玩笑,我可是攀登过酋长岩的,虽然那时候带着护具,但那难度也比这难至少10倍。”

陈婉真傲然挺起了她那贫瘠的胸脯。

“酋长岩,那是啥?”谈起攀岩,楚慕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没见识的乡巴佬,陈婉真说的这些词他都觉得很新鲜。

“世界上最高的单体花岗岩,完全垂直,有900米高,被誉为最难登上的绝壁。”

陈婉真的眼中充满了回忆,她一边仰望着眼前的山壁,一边娓娓道来。

“真正能登上酋长岩的都是一流的攀岩运动员,我们当时是组团去挑战的,有一半的队员都失败了,然而我运气比较好,最后成功登顶了。”

楚慕白听得连连咋舌:“900米?即便是带了护具,也足够恐怖了。”

话语间,他重新审视了一遍陈婉真,虽然这货在荒野求生这方面不如自己,但是攀岩这方面绝对算得上行家里手。

“对了,有没有人徒手登上过酋长岩?”

楚慕白突发奇想,他问出这个问题后摇了摇头,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谁知道陈婉真忽然两眼放光,她激动地答道:“有!”

“谁?”楚慕白吃了一惊。

“被誉为世界上最强的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

“他在2017年6月3日,在无保护的情况下,徒手登上酋长岩,创造了世界纪录!”

小说《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