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最新章节,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全文在线阅读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是以楚慕白陈婉真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大约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楚慕白终于是装够了满满一桶泥炭,并且压得结结实实。整个挖掘过程中,苍鹭二爷进行了两次预警,一次是有一条蝮蛇接近了楚慕白所在的范围,另外一次是有一只小型的湾鳄靠近了楚慕白所在…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最新章节,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全文在线阅读

《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免费试读第40章 燃烧试验 (周二求追读)

大约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楚慕白终于是装够了满满一桶泥炭,并且压得结结实实。

整个挖掘过程中,苍鹭二爷进行了两次预警,一次是有一条蝮蛇接近了楚慕白所在的范围,另外一次是有一只小型的湾鳄靠近了楚慕白所在的岸边。

好在楚慕白都及时反应,用【自然号令】逼退了这些不识时务的动物,才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挖掘进度。

他将食指和大拇指屈起,打了个响亮的口哨,那苍鹭在听到他的召唤后,便扑棱棱地飞了下来。

“表现不错,等下回去给你整点好吃的。”

说罢楚慕白便作势想将二爷重新收回自己的灵魂之中。

“别急,你先放我在上面飞会儿,憋在你身体里太难受了。”

这长腿苍鹭恳求道。

楚慕白点点头,那苍鹭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呱声,便飞向了空中。

一人一鸟,一个在地上行走着,另外一个在空中飞着跟随,同时向着楚慕白扎营的位置行进而去。

快要出雨林的时候,楚慕白招了招手,二爷才恋恋不舍地飞回了他身边,融入了他的体内。

此时陈婉真正盘腿坐在营地边眺望着海峡,小毛则盘踞在她的身边,吹着海风睡觉。

听到楚慕白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笑:“回来了?收获如何?”

“倒是捞了满满一桶,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点燃。”楚慕白答道。

“嘶嘶嘶……”见到楚慕白回来,本来在一旁睡得五迷三道的小毛却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惊醒,它立起身体,对着楚慕白发出警惕的嘶嘶声。

“干嘛,跟我呲牙裂嘴的,想被军训了?”

楚慕白疑惑地望了它一眼,搞不懂这蛇在搞什么名堂。

小毛挤了挤眼睛,这才用自己的椭圆形竖瞳看清楚了来人是楚慕白。

它马上趴在地上表示出臣服,嘴里委屈巴巴地解释起来:

“呀,老大,不知道是你,你身上的气息变得我有点不认识了,一时没认出你。”

“啊?我的气息变了?”

楚慕白听到这话有些奇怪,他心想仅仅是挖个泥炭而已,不至于连味道都变了吧?

“呃,就是变了,我从你身上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就在此时,楚慕白的心间忽然回荡起了二爷鼓噪的呱呱声。

“你这条傻子蛇应该是感觉到二爷我的存在了,赶紧把它拿远点。”

这鸟嫌弃地吐槽道。

楚慕白听到这话,才一拍脑门,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坏坏一笑,坐到了小毛身边。

“小毛,你还记得二爷吗?”楚慕白故意问道。

“二爷,二爷是谁?”小毛一脸茫然。

“就是那只长腿鸟,之前咱们恐吓过的。”

“哦,它呀,它怎么了?”小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了起来。

“它在我肚子里。”楚慕白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小毛一听这话来了精神:“老大,你把它吃了?”

“是的,吃了,但是它没死,要不要我把它放出来给你玩玩?”

楚慕白冲小毛挑了挑眉,后者马上兴奋地摇摆了起来自己的身体。

“啊喂,呱呱,老表你干什么,你想整死我?你们德鲁伊也玩黑吃黑这一套?”

楚慕白心里顿时传来了二爷惊恐的声音。

这反应逗得楚慕白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也感染了一旁的小毛,一人一蛇在陈婉真不明所以的眼神中笑得前仰后合。

“行了,开个玩笑,现在还不能把它放出来,那边有人看着。”

楚慕白指了指十几米外用卡式炉煮着泡面、时不时望向这边的两名工作人员道。

“楚慕白,你确定这东西能烧?”陈婉真用手扒拉着铁桶里的泥炭,将信将疑地问道。

“现在还不确定,需要做试验。”

楚慕白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过去只在电视上看过泥炭的介绍,并没有亲手点燃过这东西,所以他也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

“无论如何,先试试看吧。”陈婉真道,楚慕白点了点头,二人站起身来,开始做起了试验的准备。

二人找了一块干燥的岩石,楚慕白扒出一块泥炭,放在了地上。

而后他将那泥炭搞散,陈婉真又用了一些干燥的椰棕从营地的篝火里引了火过来,放在了那泥炭上面。

但是二人等待了将近一分钟,甚至等到那引来的火已经熄灭之后,那泥炭仍然没有一点燃烧起来的迹象。

“怎么回事?”陈婉真一脸疑惑,楚慕白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难道说我搞的不是泥炭?”他心里不禁怀疑起了自己。

“会不会是因为这地方水汽太大?”陈婉真指着旁边的溪流做起了猜测。

“不应该,可能是不通风,咱们换个有风的地方试试。”楚慕白皱了皱眉,提议道。

两人随之将那一块泥炭转移到了一处能明显感觉到微风的地方,随即陈婉真又引来了第二把篝火。

二人屏息静气地盯着那包裹在火焰中的泥炭,生怕一个喘气吹灭那火焰。

然而事不尽人意,半分钟后,那火再次熄灭。

“看上去是不行。”楚慕白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做别的打算了。

“老表,老表。”楚慕白忽然听到了二爷呱呱的声音。

“怎么了?”他疑惑地在心里问道。

“你现在搞的这个东西,我之前见本地的土著搞过,不是这么烧的。”

楚慕白一听这老等竟然知道泥炭,顿时又精神了起来。

“那你说说应该怎么搞?”

“呱呱,北边的那座岛上也有这种黑色的土,那边的人有的时候会组团把这土切成方块带回家,然后放在院子里晾至少两个星期,才能点着。”

苍鹭答道。

楚慕白听完它的话,试探性地把那泥炭搞了一小块,在自己的手上搓了开来。

然后他仔细地观察起了自己的手指,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层微不可查的湿润水渍。

“你说得对,这里面还是有一些水,看来需要将它完全干燥下来。”

楚慕白点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又看了看旁边的篝火。

“现在怎么搞?”陈婉真看到楚慕白的动作,心里知道他已经有了对策。

“一个字,烤。”

楚慕白说罢起身,提着铁桶向着篝火走去。

小说《都是荒野求生,凭什么你吃澳龙?》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