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最新章节,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全文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医术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枕星鱼的一本新书《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这本书的主角是骆斯年纪云棠纪箐箐 。主要讲述了:巴掌声清脆又响亮,纪清风的脸上一片醒目的红,火辣辣的痛感传遍全身,他的脑袋瞬间轰鸣,满脸的不可置信。他刚刚,竟然被这个软弱无能的丑八怪给打了?这怎么可能?门口纤细的红衣身影渐行渐远,纪清风的脸一阵扭曲…

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最新章节,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全文在线阅读

《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精彩章节试读

巴掌声清脆又响亮,纪清风的脸上一片醒目的红,火辣辣的痛感传遍全身,他的脑袋瞬间轰鸣,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刚刚,竟然被这个软弱无能的丑八怪给打了?

这怎么可能?

门口纤细的红衣身影渐行渐远,纪清风的脸一阵扭曲,他回过神来就要追出去找纪云棠算账。

纪箐箐呼吸一滞,急忙拉住了他的手,好言相劝。

“二哥哥,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今天是姐姐出嫁的大喜日子,我们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以免爹娘生气。”

表面温柔体贴,实际上,纪箐箐的心里慌得一批。

一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纪云棠,今日不仅巧舌如簧,还出手打了纪清风,她的种种行为已经不正常,她不能让这件事再出现其他变数。

只要纪云棠嫁到了夜王府,一切都将会尘埃落定。

那她永宁侯府的嫡女之位,就再也没人能抢走了。

纪清风向来疼爱纪箐箐,听见对方的话,他果然停下脚步,眼神狰狞又怨恨:“呸,等这个丑八怪三日回门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纪云棠在喜婆的搀扶下出了永宁侯府的大门,一路上她都没有看见原主的爹娘和祖母来送她。

可见在这个家里,这些人是有多不待见她。

来接亲的人是夜王同父异母的八弟,辰王骆斯年,此刻他早已等的不耐烦。

“纪小姐,你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误了吉时你承担的起吗?”

骆斯年知道今日出嫁的不是永宁侯府最受宠的女儿纪箐箐,而是一个月前刚被找回来的乡下女,据说那张脸奇丑无比。

永宁侯府对此也是丝毫不受重视。

骆斯年想到这,脸色就更难看了,景阳帝下旨让永宁侯府的小姐嫁给夜王冲喜。

没想到这个老狐狸,竟然钻圣旨的空子,从乡下又找回来了一个私生女。

没错,永宁侯纪南川对外宣称纪云棠是他的私生女,纪箐箐的身份仍然是他和正妻所生的嫡女。

在骆斯年看来,骆君鹤夜王爷的身份何等尊贵,哪怕是他人已经瘫在床上,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那也不是纪云棠一个私生女能配得上的。

纪云棠对骆斯年的话充耳不闻,此刻她的一颗心都扑在了自己的脉象上。

越把脉,她的心越沉。

片刻后,纪云棠收回了手,杏眸冷了几分。

果然,原主的死并不只是因为上吊,而是她的身体里面还被人下了致命的毒。

包括她脸上的黑斑,都是毒素的堆积导致的。

如今毒素已侵入肺腑,要是再不解毒,她怕是今晚上真的得给夜王陪葬了。

要是我的随身空间也能一起穿来的话就好了。

纪云棠刚这么想着,她的眼前就浮现出了几栋现代化的高楼。

医院,商场,武器库,农场以及一口灵泉井,皆映入眼帘。

纪云棠心中一喜,老天竟然把她的金手指也一并送来了。

太好了,她可以不用死了。

纪云棠直奔医院的小药房,从货架的抽屉里拿出了一颗解毒丸,喂进了嘴里,闭眼默默调息。

约莫过了两刻钟后,花轿落了地,喜婆不带感情的声音传来。

“夜王府已到,王妃该下轿了。”

晚上的夜王府阴森诡异,府中没有半点新婚夜该有的喜庆,处处弥漫着低压气息。

别人娶亲都是白天,只有夜王府娶亲是在晚上。

踢轿门和跨火盆的流程都省了,直接快进到了拜堂。

骆君鹤瘫痪在床不能行动,骆斯年便代替对方拜堂。

他还没有成过亲,但这却已经是他第五次代替骆君鹤拜堂了。

唯有这一次,让骆斯年心生不满。

刚刚下轿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瞥见盖头下纪云棠那张丑脸,密密麻麻的黑斑占据了半边脸,比那厉鬼还要吓人。

一想到自己要代替三哥和这个女人拜堂,骆斯年的脸色就黑的厉害,手上拽着红绸的动作也粗鲁了很多。

纪云棠甩开他的手,扯下红盖头,面无表情道:“不用拜堂了,直接入洞房吧。”

骆斯年心里冷笑,果然是下贱的村姑,这么上赶着送给男人。

也好,现在她急着洞房,等会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如何被吓得屁滚尿流。

纪云棠看出了男子眼里的不屑,她并没有理会。

她刚刚吃了解毒丸,身体还需要恢复,对她来说,多一事倒不如少一事,这些流程能省则省。

不多时,纪云棠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院子,抬头一看——惊鸿苑。

“王妃,这就是夜王殿下的房间了,夜王府不比其他王府伺候的人多,进了婚房王妃不论看见了什么,还是不要麻烦下人的好,你进去吧。”

说罢,手用力一推,十分粗暴的将她推进了屋里,又极快的锁上了门。

纪云棠美眸微眯,刚欲发火,就感觉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气朝自己袭来,她冷的哆嗦了一下。

奇怪,明明已经是八月份的天气,整个房间却冷如冰窖一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屋里开了空调呢。

空调?

纪云棠一个激灵,她可不认为古代会有空调这种高科技产品。

她绕过雕花屏风,快步走进内间,看清眼前的情形后,她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一个装满冰块的浴池中,直挺挺的躺着一个男人。

他身形修长,穿着浅红色的里衣里裤,湿透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却消瘦的像一根竹竿,黑发披散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另外半边脸上的伤口深可见骨,血肉往外翻,皮肤几乎全部溃烂。

脖子上,耳朵后,裸露在外的皮肤,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全是腐肉。

饶是纪云棠已经身经百战,在军队医治过众多的伤患,但眼前的画面还是让她瞳孔地震。

光是能看见的地方都已经这么惨烈了,她不敢想象,夜王衣服下的皮肉又是何等的凄惨。

而他身上穿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浅红色的里衣,而是被血染成了那个颜色。

伤口溃烂流脓还要被泡在冰水里,他该有多疼?

纪云棠现在总算明白,纪箐箐为什么对这门婚事避如蛇蝎,死都不愿意嫁了。

就算对方身份高贵,是个王爷,恐怕也没有女子愿意嫁给这样的夫君。

“夜王殿下,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纪云棠慢慢靠近,试着跟他搭话,却得不到男人的半点回应。

要不是还能看见骆君鹤的胸口微微起伏,她都要以为对方是个死人了。

小说《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