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江孙薇(直播:我耿直中医,患者全网社死)小说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分享一本宝藏小说《直播:我耿直中医,患者全网社死》,小说的主人公是秦江孙薇,主要讲述了:“我的儿啊,你别吓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啊!”“秦医生,你看,我儿子一发病就这样,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啊!”看见舒敖犯病,朱红在一旁被吓坏了。秦江凑过去仔细观察舒敖的情况。谁知道舒敖直接张嘴就朝着秦江咬…

秦江孙薇(直播:我耿直中医,患者全网社死)小说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直播:我耿直中医,患者全网社死》免费试读第五十九章 突然变得老实乖巧

“我的儿啊,你别吓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啊!”

“秦医生,你看,我儿子一发病就这样,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看见舒敖犯病,朱红在一旁被吓坏了。

秦江凑过去仔细观察舒敖的情况。

谁知道舒敖直接张嘴就朝着秦江咬了过来!

舒川显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所以在小孩儿张嘴的同时,舒川就猛地往后一拽,直接将舒敖给拽了回来。

但就算是这样,舒敖还是会不停地冲秦江张牙舞爪,就好像真的要吸他的血一样。

“行了,把他的嘴堵上吧,听着烦。”

听秦江这么说,舒川立马拿起布条,把舒敖的嘴给塞住了。

“秦医生,我儿子到底是什么病?”

秦江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走过去握住舒敖的手腕,开始把脉。

一感觉到秦江在摸自己,舒敖的反应就更激烈了。

那感觉就像是被秦江给激怒了一样。

直播间里的弹幕顿时刷了起来。

“这个小孩儿有点猛啊,刚才我看他那眼神,够凶狠的,和个小狼崽子一样。”

“该不会真的被鬼上身了吧?左宗棠真的复活了?”

“兄弟,你是脑残片吃多了吧,左宗棠是被舒家害死的吗?他那个时候身边哪有姓舒的仇人?”

“这还真不好说,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左宗棠的死因,有的说他是生病死的,有的说他是劳累死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死法,他都是咳血死的,说不定真的被人下毒了呢?”

直播间的弹幕越来越玄学了。

甚至有不少网友直接刷起了白蜡烛。

一直在注意看直播间的柳颜,此时看着舒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阴冷。

该不会真的是鬼上身吧?

给舒敖把完脉后,秦江坐回了椅子上。

“你们两个别站着啊,坐吧。”

舒川夫妻俩有些懵。

“秦医生,不是我们看病,是我儿子看病。”

秦江点了点头。

“我知道,虽然是你们儿子在发病,但我觉得病根儿应该是在你们身上。”

“在我们身上?”

两夫妻更懵了。

但一想到之前听别人说秦江医术很厉害,所以他们也只能乖乖地坐下。

“那我儿子他?”

“就让他站着吧,对他的病情有帮助。”

舒川哦了一声,倒也没继续问为什么。

反正来到医馆了,听医生的话准没错。

秦江看向舒川,问道:“你平时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家的时间多吗?”

舒川摇头。

“我以前是当兵的,退伍以后就去给干工地了,三天两头往外跑,在家的时间不多。”

秦江又看向朱红。

“你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家时间多吗?”

朱红回答道:“我和我老公是一个工地的,平时哪有时间回来啊。”

“这次也是因为我弟弟结婚,所以我们特意回来一趟。”

“谁知道在人家婚礼上,舒敖就犯病了,当时我弟妹一家人脸色都难看了。”

秦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毕竟大喜的日子,有人发病不说,还一口一个我是你们舒家害死的左宗棠,这谁听了心里也不舒服。

“所以平时舒敖是谁在带?”

“他的爷爷奶奶。只不过他爷爷奶奶身体也不好,平时管不住这个孩子,三天两头跑出去野。”

“后来我一想这样不行,所以就让他住校了。”

“有老师管着,总比让我爸妈管着要放心。”

秦江噢了一声,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下。

“那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校的呢?”

朱红脱口而出。

“就是一个月前,刚给他办了住校没几天,就闹出这件事了。”

“现在学也没上,钱也白交了,我们着急啊!”

“不过我们这段时间发现一个规律。”

“只要舒敖的心情比较好,他就很少犯病。秦医生,你说这是不是因为情绪波动会影响到他的这个状态?”

秦江还没来得及回答,站在一旁的端公就开口了。

“肯定是啊!”

“我和你们说,这人有七情六欲,合起来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情绪。”

“当一个人的情绪比较负面的时候,就容易被脏东西找上来。”

“比如害怕、恐惧、失落、不开心,对吧。”

“所以你看那些很开朗乐观的人,基本都不怎么撞鬼,也就是那些看起来就很丧气的人,他们天天都在撞鬼,就是这个道理。”

端公这话一出,直播间的网友顿时惊叹万分。

“卧槽,好像有点道理啊,我以前怎么没这样想过!”

“我是护士,说一个我观察到的事情,在我们医院凡是平时笑呵呵的病人,一般都能治愈出院。”

“相反那种天天抱怨自己的运气不好的病人,多半都会病情加重。”

“我想起以前我们村有个道士,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想要不撞鬼,最好就别去看鬼片,去阴气重的地方玩,否则你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眼看直播间的网友们说得越来越邪乎了,柳颜心里更加害怕了。

此时她再看舒敖,莫名地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连高学历的柳颜都这样的,舒川夫妻自然更是深信不疑。

秦江看了端公一眼。

“要不你来治?”

端公脸上笑容一僵,连忙摆手。

“秦医生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也就是提供一个思路嘛,大家参考参考。”

“如果秦医生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我不说就是了。”

端公那张嘴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他可不敢得罪秦江。

毕竟秦江是一个有实力的中医,自己以后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还得找秦江帮忙看。

“行了,你们让他坐过来,我亲自问他几个问题就清楚了。”

舒川夫妻让舒敖坐在秦江的对面,随后把他嘴里的布条给取了下来。

布条刚一取下来,舒敖又开始犯病了。

“我是左宗棠!我是被你们舒家害死的!嗷!嗷!”

啪!

突然一声脆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舒敖定睛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秦江手上拿着一个鸡毛掸子,一脸严肃。

“左宗棠,我劝你好好说话。”

“你如果再这样龇牙咧嘴的,我不介意用这玩意儿抽你。”

舒敖沉默片刻后,老实乖巧道:“好的,医生你问。”

小说《直播:我耿直中医,患者全网社死》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