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小说主角长鱼姣朝瑾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喜欢看宫斗宅斗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我的猫叫花呗写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目前这本书已更新321106字,最新章节第151章 哪条律法明文,道歉便要原谅,这本书的主角是长鱼姣朝瑾。这本书又名《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

一、作品简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它的作者是我的猫叫花呗,主角是长鱼姣朝瑾。主要讲述了:却说携芳阁,白榆前脚刚走,后脚长鱼姣就叫白露将门锁了,白露红彤彤的眼睛像只小兔子,蹲在长鱼姣身边,“小主,万一白公公还会来呢?”长鱼姣伸手戳了戳白露的小酒窝,“阿露又想和我赌了?”提到赌,白露脸上露出……

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没完结没完结啊啊啊啊啊再也不看没完结的文了,恨不得把钻进作者的脑子里看文啊啊啊啊啊,请问作者可不可以一夜爆更完结?哭

三、作品赏析

却说携芳阁,白榆前脚刚走,后脚长鱼姣就叫白露将门锁了,白露红彤彤的眼睛像只小兔子,蹲在长鱼姣身边,

“小主,万一白公公还会来呢?”

长鱼姣伸手戳了戳白露的小酒窝,

“阿露又想和我赌了?”

提到赌,白露脸上露出几分苦色,

“不赌不赌,和小主打赌奴婢就没有赌赢过。不过今日那蝶真巧,小主本就貌美,又有彩蝶增色,皇上定然忘不了小主。”

长鱼姣神色不明的继续手上的动作,戳的白露不自觉鼓起脸颊,

“真当皇上妙手不成?”

白露愣了愣,呆呆的看着长鱼姣,长鱼姣见状,只用指尖点了点白露鼻尖。

清浅熟悉的香味萦绕,白露猛的瞪大眼,

“是,是昨日秦太医送来的药?”

长鱼姣视线扫过门外若隐若现的人影,在入宫第一日夜间,她便让白露在檐下添了几盏不起眼的灯笼。

这一年无论携芳阁怎样变,那几盏灯笼始终被点亮着。

只有她坐在玫瑰圈椅的角度能看见灯笼照出的半个人影,别处瞧,什么也瞧不见。

垂下眼,长鱼姣的语气有些轻,咬字却极为清晰,

“白露,昨日你请他来,已是冒险,从今往后,切莫在提他,总归是,故人了。”

白露的神情有些难过。

小姐和秦太医自幼交好,如今,物是人非。

她知道小主有意和秦太医划开界限,去岁入宫起便染了风寒,足足病了一年也不肯松口叫她去求秦太医来。

若非昨日小主吐血,她总算有勇气违逆小主,去求了秦太医来,小主今日哪能下得了床,更遑论偶遇皇上。

“小主,你和秦太医当真……”

灯笼下的人影消失,长鱼姣便伸手抵住了白露的唇,冷清的目光落在白露面上,

“白露,你想害死他吗?”

白露倏然噤声,长鱼姣面色不改,心底冷然。

主仆情分不能叫她管好嘴,秦渐书的命,却可以。

“小主,我……我只是可惜,小主身子未愈,尚不能承宠,只怕又失良机。”

白露语气声音的转了话锋,长鱼姣眼尾轻扬,缓缓俯身靠近白露,捏住白露下巴的手并不用力,迫使她抬眼与自己对视,

“好阿露,你想我如今承宠?明日跪在坤宁宫前磕个头谢了恩,不觉得狼狈吗?”

白露咽了咽口水,颤着声,

“小主,小主,人人,皆是如此……”

宫中规矩,正七品贵人之下,连给皇后请安的资格都没有,只有侍寝后一日,才能去坤宁宫前,跪在殿外给皇后磕个头。

长鱼姣指尖松了松,眉眼带上了笑,

“好阿露,宠冠后宫的明贵妃当年也得在坤宁宫前磕头,入不得殿,我若不必经这一遭,想来,不痛快吗?”

长鱼姣的眉眼染上几分凉意,对白露眼中陡然升起的烈火毫不意外。

“痛快!”

“小主,我们一定要让明贵妃,血债血偿!”

长鱼姣的缓缓勾唇,轻声落在白露耳边,

“好阿露,你放心,欠了债的,都要还。”

郁家人听信那秃驴批命,任由她流落街头,九死还生。

若无际遇,终其一生,她也没有能力报复当朝右相。

旁人提及深不可测的后宫,对长鱼姣而言,却是再广阔不过的天空。

争宠,盛宠,专宠。

一步一步,她总会将朝瑾的眼朝瑾的心,拢在己身,权势恩宠,他们最看重的,她都要。

这样才好将她的好父亲,好母亲,踩在脚下,让他们认一认。

谁才是他们的掌中明珠,心上珍宝。

去年新妃入宫,一个个卯足了劲儿往上爬,长鱼姣就在这死寂的携芳阁染着她的风寒,看着兰昭殿的那位一步一步晋为婉仪。

新妃之首,想来郁家人此刻应当欢欣鼓舞,庆幸当初选对了女儿。

就是要这样,就是要让他们看见希望,然后在看着他们的希望,被一点,一点,拉下来。

重重的摔碎。

皇上是个风流情种,前有爱敬的中宫皇后,后有冠绝六宫的明贵妃。

新妃入宫,说难听的,一人分一夜,一月都轮不完,遑论明贵妃还占了大头,又有余下宠妃分宠。

入宫伊始,实在不是强出头的好机会。

也正如长鱼姣猜想,除却背靠岐山王的秦云湘,短短一年得封嫔位能和郁婉仪分庭抗礼,其他新妃,背景不够强硬又惹眼的,全成了高位斗法下的废棋。

余下人,不是恩宠平平,便是早早站了队。

例如同住延春宫的许贵人,正是明贵妃离宫修行前被明贵妃推出来的新宠。

所有人都在感叹明贵妃在皇上跟前的分量,不温不火的小答应,短短一月就升美人,再晋贵人。

比投靠皇后的丽美人还要更胜一筹。

所有人都在感叹明贵妃之盛宠。

长鱼姣却从中嗅到了机会。

明贵妃入宫六年,头两年可没有出宫修行的恩典。

再看以往,明贵妃也从没有举荐人到皇上跟前的先例。

许贵人是头一个。

长鱼姣不禁想,或许明贵妃自己也知道,她的出宫修行不全是恩典,更是一种,无奈下的寻新鲜。

宫中没有比明贵妃更合心意的新人,朝瑾只好叫明贵妃每年出宫遛遛,待回宫,又能新鲜一阵。

或许这才是这份恩泽下残酷的真相。

朝瑾的恣意薄情简直冷漠到了令人心惊的地步。

即便长鱼姣猜错了,眼下新妃入宫已有一年,谁人有趣,谁人木讷,朝瑾总也看清,明贵妃又正巧离宫,实在是她出现的,最好时机。

新鲜,有趣。

只这一点,就足够朝瑾在明贵妃回宫前为她驻足。

至于为什么不调理好身子再出现在朝瑾面前。

长鱼姣勾唇笑了笑,她就是要他,吃不着。

男人骨子里就是贱,上赶着的不会珍惜,抓心挠肝的才得几分惦记。

“阿露,你说,等他晋我到贵人方才侍寝,如何?”

白露在一旁惊愕的嘴都合不上。

满宫的妃嫔哪个不是先承宠,再晋位?

晋位至贵人再侍寝?

白露觉得,小主不如说她能得陛下专宠来的可信。

毕竟舞涓到贵人,中间隔了足足四个位份!

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出,小主有什么法子能不侍寝,还晋位。

长鱼姣撑着头,任由青丝滑落在地,慵懒的抬眼扫过白露满脸不信,语气轻轻缓缓带着一点笑意,

“这一回,咱们赌一年份的蜜饯果子。”

白露嘴馋,携芳阁被冷落的这一年,她早馋坏了,一听长鱼姣这话,登时忘记了从前的惨痛经历,闪着眼脆生生的应下。

又觉得自己这样实在不好,红着脸,

“小主,奴婢不是不信小主,只是…….”

“只是蜜饯果子实在诱人,我知,我知。”

白露尴尬的笑了笑,又很快打了水,伺候长鱼姣洗漱。

洗去长鱼姣指尖的那抹香时,总觉得有些可惜。

秦太医那样好的一个人……

小说《嫡女逆袭贵妃!帝王夜夜相思成疾》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