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人公易宁九儿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在线全文阅读

分享一本宝藏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小说的主人公是易宁九儿,主要讲述了:朝阳府,仙丹阁。琉璃屋檐凌空半遮云,在阁楼四角分别挂有铜铃,寒风拂过,便有“叮当”声响起。铃声清幽,敲走满天白雪,却敲不开百姓的愁眉,以及老道士欧阳石的烦躁。此时他依旧穿着那身浅蓝色道袍,望着桌前那些…

主人公易宁九儿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在线全文阅读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免费试读第二十章 了却心事

朝阳府,仙丹阁。

琉璃屋檐凌空半遮云,在阁楼四角分别挂有铜铃,寒风拂过,便有“叮当”声响起。

铃声清幽,敲走满天白雪,却敲不开百姓的愁眉,以及老道士欧阳石的烦躁。

此时他依旧穿着那身浅蓝色道袍,望着桌前那些骨瘦如柴的凡人,眼中全是不耐。

“霜鬼食魂,导致神魂有缺,请符两张,白银五十两。”

身前的病人嘴中感谢,赶忙递上银子。

欧阳石看都没看银子,嘴中说着“收钱”,便有两名道童将白银收入储物袋中。

“仙师您帮忙看看我家孩子。”一个抱着孩童的黝黑男人,艰难地行了一礼。

而欧阳石却置若罔闻,眺望眼天色后转身离去:“休息一会,下午再诊。”

身后男人的哀求声,却引不起他半点情绪。

小道童也是如此,面无表情地关好阁门。

阁楼内。

“多少了?”欧阳石询问。

小道童口念道诀,打开储物袋,看上几眼后,回答:“师尊,总计白银九十万两,可以向白玉京兑换九十颗灵石!”

“辛辛苦苦一年才赚这点,小修士赚钱难啊。”老道士哀叹一声。

“师尊,要不咱们悄悄涨价吧,虽说白玉京制定过价格,但那些天师高高在上,怎会来检查咱们这小分部。”

“闭嘴!”

欧阳石厉声呵斥,“我们散修能获得一处仙丹阁的经营权,已是天大福源,比以前四处漂泊,好了不知多少倍,此事莫要再提,退下吧!”

两个小道童自然是不敢还嘴的,俯身告退。

欧阳石见徒弟离开后,便准备打坐养神。

可他才刚闭眼,两个道童又折返回来。

欧阳石眉头微皱:“怎么了?”

道童回答:“知府来信,城外松柏林有一官员昏死,想请师尊前往救治,报酬丰厚。”

……

松柏林,木亭下。

此时,官员与书生们都已退走。

原本热闹的现场,只剩易宁与昏死过去的聂郎。

“全身抽搐,心律不齐,呕吐,看状况下的剂量刚好。”

易宁观察聂郎症状后,用力将对方身子从平躺变为侧躺,免得呕吐物卡到喉咙里,发生意外。

此时聂郎还有些模糊意识,半阖的眼眸中,求救意思分外明显。

“无事。”易宁说道。

他自然不会要了聂郎的命。

甚至一开始,易宁对这他还有些同情。

在沙场上奋力拼杀,衣锦还乡,却发现那种场面,换谁也冷静不下来。

但是,

易宁不信对方冷静下来后,没有去调查事情原由,又岂能不知采儿穿着嫁妆,含恨自尽之事。

可如今,对方连面对都不愿,让易宁觉得,采儿这姑娘死得很不值得。

可惜,他是医者,不是判官,不可能因为私人情绪,就随意取人性命。

所以聂郎是死不了的。

此时,神经毒素导致校尉身子还在剧烈抖动。

易宁并不着急,他是有了解了的,这个世界的武将,大多有武夫的底子。

和修百家大道的修士不同,武夫并不需要什么天赋,全靠持之以恒的训练,激发肉身,精炼出一口武夫真气。

并且武夫也有境界之分,易宁只了解到前期的三个阶段。

泥胚境、木胎境、水银境。

一般情况,木胎境便能与刚入门的修士比拼了,如果从军的话,大多都能在朝廷身居要职。

因此,以这聂郎官职,不可能是木胎境之上。

易宁便有了对下药度数的把控。

治疗雷公藤中毒的方法有很多,最直接的就是洗胃,易宁是没这条件的。

他用的是最让病人难受的方式——灌羊血。

山羊血大量灌服,有解毒急救之效,而且血气腥臭,入胃后,也会有垂吐作用。

易宁从衣袖中拿出一水袋,拧开后,立马就有血腥味传出。

他将聂郎的头偏向一侧,并轻轻按摩着的舌根处,以免分泌物误吸到气道内,导致窒息。

之后易宁少量多次,开始喂食羊血。

随着他的动作,聂郎身体抽搐得更加剧烈,这是羊血引起了胃抽搐。

“呕!”

聂郎身躯突然一阵抖动,而后羊血伴随着食物,疯狂涌出。

好在呕吐后,聂郎也从昏迷中恢复了意识,只是精神还很虚弱。

他眼神萎靡,躺在地上仰望着易宁。

易宁面无表情,俯视着对方。

聂郎:“您是……仙师吗?”

易宁没有说话。

聂郎:“感谢仙师救命之恩,聂武行无以为报。”

易宁依旧没有说话。

“……”

这位八品校尉开始有些烦躁,他讨厌别人以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自己。

这会让他回忆起小时候的穷苦日子子。

聂武行对以前单纯的自己深恶痛绝。

也就这时,易宁终于开口了:“是不是心里很不爽。”

聂武行被这话吓了一跳,以为白袍仙人会读心术,赶忙压制心中烦躁。

他解释道:“绝对没有!仙师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愿以仙丹阁十倍!…不!二十倍的价格支付诊费,望您不要嫌弃。”

“我不要钱。”

“那您……”

“还记得陈采儿吗?”

易宁说完,看向对方。

这位校尉此时眼眸中全是震惊,他想站起,但手臂像面条一般,软踏踏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看来你是认识的。”易宁自问自答。

聂武行这会脑袋很乱,被他抛弃的记忆重新涌上心头。

他身子又开始颤抖,只是这次是因为精神状态。

聂武行将“我”字,来来回回念叨,却说不出完整句子。

“害怕?让我猜猜。”

易宁看着对方反应,接着说道,“你是怕被权势滔天的新老婆知道过往?知道你还有个青梅竹马,知道那位姑娘因你而死?”

此言一出,聂武行颤抖得更加厉害,目光开始闪烁与逃避。

见到这一幕,易宁轻叹:“采儿心中那位勇敢善良的聂郎,想来早已死去,放心,你的那些事与我无关,我来只是为采儿姑娘带句话。”

“她说,

她从未负你。”

易宁说完转身离去,没有再看聂郎一眼。

亭中恢复了寂静,只有有麻雀的叫声在林中回荡。

“呜呜!”

许久,聂武行才发出声音,是他的呜咽声。

他恨。

恨那个农家女,即便死了还不让自己清净。

他庆幸。

庆幸白袍仙人没杀自己,庆幸在场没有其他人。

那自己回去,还是人人艳羡的将军。

想到这,

聂武行发出嗬嗬声:“我只是想爬到最高,我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

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