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易宁九儿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易宁九儿,主要讲述了:此方世界的土地庙,与地球古代样式相差不大。古庙静静坐落在古树丛中,时光的痕迹深深刻在石壁上,让易宁感受到历史的厚重。走入庙内,里边除了一座土神像,一个蒲团外,就没有其他家具了。就连敬香仪器都是用一块萝…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易宁九儿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免费试读第九章 我只是行脚医

此方世界的土地庙,与地球古代样式相差不大。

古庙静静坐落在古树丛中,时光的痕迹深深刻在石壁上,让易宁感受到历史的厚重。

走入庙内,里边除了一座土神像,一个蒲团外,就没有其他家具了。

就连敬香仪器都是用一块萝卜代替的。

萝卜上插满已燃烧殆尽的香蜡。

易宁摸摸眉心,他并不知道如何调动体内的功德之力。

行人事,安天命,如果有用,最好。

但要没用,那自己也问心无愧。

念及至此,易宁正衣襟,双手捏起三柱竹香,神色肃穆,开始点香。

火折子灼烧着香尖,有一缕缕清烟升起。

……

距离土地庙二十里外,有处湖泊。

此时正有两人临水垂钓。

这两人是本地的湖伯与土地爷。

“哈哈,娄翁你看,又是一条大鱼。”湖伯竹竿一挥,就是一尾白条上岸。

被称为娄翁的土地,则是白眉长须的老者模样。

他望向好友吊起的白条,眼中羡慕,嘴上却是不服:“用香火之力钓鱼,算不得输赢。”

说完,娄翁就将手中鱼竿往地上一扔,开始耍赖。

河伯见状一拍额头:“哎,你这厮是不是又想赖皮?”

“那你别用香火之力!”

“那你也可以用啊。”

“我懒得用!”

娄翁输人不输阵,语气格外强硬。

河伯这次并没有怼回去,抿起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又有鱼儿咬钩,河伯却置之不理,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河伯以神通传音说道:“最后一次劝你,别庇护那倔牛了,你这土地庙,香火其实不算少,可每日都要分出三分来救那牛妖,何苦来哉。”

娄翁摇摇头,早就猜到老友要说什么事:“别说了,对方有恩于此地百姓,在我眼中,她便是有恩于我,是我恩人,而非牛妖。”

“可……”

湖伯还要再劝,就在这时,

一股浑厚的香火之力,在娄翁身上爆出。

只见土地全身大放金光,身上的香火之力不要钱一般往外翻涌。

并且越涌越多,香火的金光不一会就直冲云霄。

自家老友啥性格,湖伯怎会不知,怎么可能这么浪费香火之力。

而且,穷土地应该也没这么多香火可以败的呀。

于是,河伯露出关心神色:“娄翁,你怎么了?”

“不知道!”

娄翁此时脸被香火之力涨得通红,他发出一声怒吼,“不行,香火之力太多,我快要被撑爆了!”

“快看看是不是神像那边出什么状况了!”河伯提醒道。

“对对对!”

娄翁眼中有金光乍现,他视野回到了神像上。

只见自家庙中,此时有个头戴风帽,身穿白袍的男子正捏着三柱竹香。

神道金光化作三条金龙,在竹香中翻腾飞跃,在香尖有三缕清烟飘散。

堪称海量的香火之力,随着清烟,飞入自己神像中。

而这飘散出来的香火之力,还只是那三柱竹香的九牛一毛。

这时,男子两手将香握于胸前,神色开始肃穆。

而娄翁感觉一股更加庞大的香火之力涌入体内,他要被撑爆了!

视野中,男子头已经开始有下低迹象,准备行拜礼。

“卧槽!”

娄翁大骂一声,根本不管疑惑的河伯,他手捏神诀,便向土地庙闪去。

这他妈,自己不会成为第一个,被香火之力撑死的神祗吧!

不能让他拜!

一定不能!

……

土地庙内。

易宁闻着竹香散发出的清香,神色肃穆。

便要行第一拜。

然后一道急切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不要!前辈不要!求求您了!”

易宁抬头看去,只见神像金光流转,有一个苍老矮小的老头,从神像中钻出,刚才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的。

“求前辈高抬贵手,行行好,灭了这竹香吧!”娄翁脸色红得像猴屁股,他快要疯了。

他之前参加过大乾国开国大典,见过元婴老祖祭天,也是有些眼力劲的。

都是点香,那个老祖不过是引动风云变幻,而这白袍男子,随便点三柱凡香,就有香火金龙显现。

双方差距如同云泥。

修者共十五个境界,所以又被合称为三个阶段,代表着三类人。

下五境。

中五境。

上五境。

而元婴境已是中五境之巅。

所以,男子修为就只有一个……传说中的上五境!

这白袍男子,肯定是某个闲得蛋疼的上五境大修士!

还好,对方停止了动作。

“晚辈娄翁,此处土地,感谢前辈不杀之恩!”娄翁作揖拜谢。

易宁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还真把土地给请出来了。

“不杀之恩?我没想杀你啊。”易宁询问。

娄翁暗骂一句老牛装嫩,神色却是恭敬:“前辈能不能把竹香灭掉?晚辈金身快受不了了。”

易宁闻言,有些明白对方为啥这般急迫了。

自己观想着功德之力,点燃的竹香,有如此威力?

脑中猜想,易宁手上却不慢,伸手将竹香顶端掐断。

随着他的动作,娄翁体内的香火之力才得以停歇。

这位土地感受着体内满满当当的香火,心中发出感叹。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感谢前辈馈赠,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

娄翁脸上的喜悦神色,怎么藏也藏不住,他作揖行礼。

易宁还礼,并说出此行目的。

娄翁听完后,运起神力向庙外看去,果然有一冤鬼站在不远处等候。

虽不知,为何这位白袍大修士不亲自动手,反而找自己帮忙,但这天大的便宜不捡白不捡。

娄翁虽只是一名土地,但也在本地摸爬滚打了几百年,在自家地盘对付一只怨鬼,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一个上五境大修士的人情,比天都大!

因此,娄翁将胸膛拍的砰砰作响:“没问题,肯定没问题。”

事情如此顺利,易宁心情也是不错。

他知道这土地怕是误会了,把自己当成那得道高人,但易宁也不打算解释,估摸着解释了对方也不信。

大多数时候,人们只相信自己判断出的“真相”。

“感谢土地公大义,对了,我叫易宁。”

“前辈叫我娄翁就行。”

“不知前辈是佛道儒哪家修士?”

“我不是修士。”

“前辈难道是武夫?”

“都不是,我勉强算个行脚医吧。”

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