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免费阅读,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章节目录

热门新书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易宁九儿,主要讲述了:“吱呀。”易宁将山神庙的木门推开。庙内破旧的神像、装修都被他直接跳过,他将目光望向两个围火取暖的汉子身上。两名汉子都戴着兽皮缝制的风帽,身着墨绿色棉袄,棉袄上全是补丁,显然日子过得并不算多好。他俩长相…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免费阅读,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章节目录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免费试读第二章 医者仁心

“吱呀。”

易宁将山神庙的木门推开。

庙内破旧的神像、装修都被他直接跳过,他将目光望向两个围火取暖的汉子身上。

两名汉子都戴着兽皮缝制的风帽,身着墨绿色棉袄,棉袄上全是补丁,显然日子过得并不算多好。

他俩长相都挺有特点,一个酒糟鼻,一个脸上有道长长的刀疤。

此时两名汉子已经站起身来,酒糟鼻拿起地上的一把猎刀,眼神警惕。

为防止误会发生,易宁率先开口,语气和善:“两位兄台,我误入这荒山野岭迷了路,如今天色已晚,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借宿一二?”

两名汉子先是望向易宁身后,发现并没其他人,而后他俩对视一眼,那个酒糟鼻说道:“山神庙本就无主之地,兄台请进。”

易宁闻言,微笑道谢,接着便跨入屋内,进来后,还不忘将屋门关上,免得寒风侵入。

屋内温度明显比外边高上许多。

易宁走近后,刚想开口问些有用信息,那个刀疤脸汉子却突然绕到身后,堵在了大门口,也挡住了庙子唯一出路。

而酒糟鼻也再次提起猎刀,向着易宁逼来。

难道自己猜错了,对方不是山民,而是山贼?

易宁见状沉声说道:“你们这是干嘛?”

只听身后传来声音,是刀疤脸说的话:“你奶奶个熊,说!为何撒谎,来这里有何歹心!”

“???”

这倒把易宁弄蒙了,他解释道,“我在大山中迷了路,句句属实。”

“哼!休要骗俺。”刀疤脸依旧不信。

身前持刀的酒糟鼻此时也说话了:“这惘芒山三面陡峭,加上连绵大雪,能进山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我们李家村的路,村中近日可没听说过,有外乡人进山了的!”

说完这话,酒糟鼻持刀继续逼近,而易宁身后,也传来了刀疤脸汉子的脚步声。

不是山贼就好!

听完解释,易宁面色反而恢复平静,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言语:“我是医师,可以救九儿。”

这句话,就像定身术一般,直接将两名汉子定住。

看到汉子反应,易宁就知道,局势重新回归自己掌控。

身后刀疤脸语气全是不可置信:“你认识九儿?”

“不认识,她的名字是我刚才在墙外听到的。”易宁坦诚回答。

“你个歹…….”刀疤脸还要再说,[人]字还未出口,同伴就打断了他的言语。

只见酒糟鼻汉子嘴唇颤抖,声音结结巴巴,瞳孔中全是惊慌:“您……您是……仙师?”

接着他又自问自答:“肯定是仙师大人了,只有仙丹阁的仙人才能治病,而且您大雪天还穿得如此单薄,定是那仙法护体!”

于是,易宁都还没说一句话,汉子就将手中猎刀丢下,“噗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开始不断磕头。

身后的刀疤脸听到同伴分析后,一股冷汗直袭天灵盖。

他也连滚带爬来到易宁身前,跪在地上,口中大喊:“仙师饶命!仙师饶命!”

易宁皱了皱眉,解释道:“我不是你们口中的仙师。”

可两人根本不信,继续磕头求饶。

易宁心生疑惑,这世上的仙人,在百姓心中如此吓人吗?

而身前两个大汉此时已经满头鲜血,照他们这么个磕法,会死人的。

易宁只得说道:“我并未生气,两位速起。”

两人闻言,继续磕头也不是,起身又不敢,一时间楞在那里。

易宁有些无奈。

百姓迷信是因为恐惧,而他们之所以恐惧,却是因为无知。

不得已,他只得将语气变的更加低沉:“还不起身?”

“嘭!”

就在这时,

那个刀疤脸突然身体一阵摇晃,直挺挺倒在了地上,溅起无数灰尘,许久都不见动静。

易宁暗道不好。

他迅速上前,先是用手指试探了下对方鼻息,还有气!

而后翻开刀疤脸汉子的眼皮,对方瞳孔对光反射正常,并没有放大。

易宁见状才放下心来:“应该只是浅度昏迷。”

还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

刀疤脸刚才不断撞击上星穴与印堂穴,此时必然气血瘀滞,元神涣散。

这放在其他时候还好,但如今天气寒冷,一个不小心就会血压上涌,身死人亡。

所以必须马上采取措施!

而冬季森林中,的确有许多能够化血祛瘀的药材,如中药——凌霄花,甚至是水蛭也行,冬天的水蛭会进入泥中冬眠。

只是现在天色已暗,外边又是大雪,如何去找这些中药?

“哎,罢了,你这样也是因我而起。”

叹了一声,易宁从怀中拿出那颗宁心菇,转头询问忐忑不安的酒糟鼻汉子,“别跪了!有锅吗?”

兄弟生死不明,加上对仙师的畏惧,让酒糟鼻反应迅速:“回禀仙师,有的!”

说完他抬起头就要去拿锅,然后便看到易宁手中的那枚宁心菇。

这让酒糟鼻汉子瞳孔猛然一缩,这东西他见过,是在仙丹阁收购清单上。

不愧师仙,自己辛辛苦苦寻找的灵草,对方轻而易举就掏出来了。

念及至此,酒糟鼻动作更加迅速,从兽皮包裹中翻出一口石锅,弯着腰恭敬地递了上去。

易宁接过石锅,将锅放在地上,又把宁心菇丢入其中,捡起地上石头,不带犹豫,他抬起手臂将石头向着宁心菇砸去。

两者接触接触,宁心菇汁水在锅中炸开,一阵清香瞬间飘散在庙中。

酒糟鼻在一旁看得眼皮直跳,仙师这是在干嘛?好好的灵物为何就砸了?

三分钟后。

石锅中的宁心菇全部化为碎渣,有蓝色汁水在里面流淌。

易宁又将石锅架到篝火上,借着火力,开始用力搅拌锅内碎渣。

如此这样,又过去了五分钟。

这时锅中只有蓝色的粘稠物,它呈膏状,不断散发着热气与香气。

“条件简陋,又无其他辅药,只能这样了。”

易宁将敲击宁心菇的石头递给酒糟鼻汉子,“将石头上残余的药膏,涂抹到伤口上。”

说完这话,他又来到昏迷大汉身前,用手指蘸着药膏,小心揉涂。

而易宁身后的酒糟鼻汉子,此时捏着石头有些懵。

易宁目的他现在也懂了,这位仙师应该是要救治自己。

可对方的行为,汉子实在没搞懂。

仙丹阁救人不是先开天眼查看邪气所在,而后以符箓拘相应的天地灵气,再将灵气符箓放入清水中,勾兑服用吗?

砸灵草是什么操作?

但汉子也不敢质疑,照着命令将石头上的膏药涂抹到自己额头。

接着,他感觉一股清凉直串脑门,大脑都因此清醒了几分,额头溢出的鲜血止住了!

“好像……真的有效?”汉子张大了嘴巴,脸上全是震惊神色,这难道是仙丹阁新的治病手段?

另外一边,易宁也处理好了患者伤口,他向着酒糟鼻汉子这边走来。

汉子见状,立马又躬着腰,低下头去。

易宁语气温和:“给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小说《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