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免费阅读

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水不留痕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安宁闵航,《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这本青春甜宠 小说目前已完结,最新章节番外 袁烨5 大结局,写了163520字!这本书又名《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

一、作品简介

《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是以安宁闵航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五一假期没完,今天闵舸调休,实在是拗不过母亲,抽空去相了个亲,对面亦凡精致,妆容一丝不苟,像个瓷器娃娃,听到安宁声音的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虽然不了解这个女孩,甚至没有过多交谈,他便觉得她很好,想……

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小扑街还有几天就会完结了,谢谢大家的阅读,这本书中,安宁没有很强势,闵航从青涩懵懂到成熟有担当,给了安宁与依靠,俩人互相治愈,我很喜欢。
谢谢大家!送心

三、作品赏析

五一假期没完,今天闵舸调休,实在是拗不过母亲,抽空去相了个亲,对面亦凡精致,妆容一丝不苟,像个瓷器娃娃,听到安宁声音的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虽然不了解这个女孩,甚至没有过多交谈,他便觉得她很好,想认识她,了解她,今天安宁拒绝他了,他觉得只要她没有男朋友,他可能就有机会。

闵家人都在闵建军这里,看着闵舸笑容满面的进来,闵舸妈妈马上迎了上去:“舸舸,你和亦凡怎样?“

闵舸笑:“不合适。“

闵建军道:“不合适你还笑得像朵花?”

闵航妈妈问道:“舸舸,你这样子,不像相亲失败的啊?”

闵舸说:“表白失败,总不能哭吧,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还得加油。”

闵舸母亲接口到:“不对呀,亦凡说很中意你啊,怎么就表白失败了呢?”

闵航坐在角落玩游戏,这小子,随随便便坐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顺毛小狼尾,乖乖巧巧的坐在一角,如果闵舸没有看到他下手揍人,真会被他这帅气可爱的样子所迷惑。

闵舸在闵航身边坐下,问他:“今天没找人出去打球?”

闵航抬头看了闵舸一眼,将耳机摘下:“你相亲被拒?为什么?”

闵舸看了他这个弟一眼,摊了下手:“她说我太老,她喜欢小的。”

闵航难得地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还真的很好看的。

安宁怎地么也想不到闵舸会向她表白,这是哪跟哪哦。

宿舍没有人,室友们还没有回来,安宁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她没有开灯。

不开灯的房间有些暗,安宁有些孤单,虽然孤单的她也想有个伴,可是她仍然学不会转弯,也接受不了突然闯入她世界的人,她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她所有的情绪都深埋在心底里,那些黑暗从来不敢示人,有些话堵在喉咙里始终不敢大声喊,她怕只要撕开一道缝,她就会被黑暗所吞噬。

安宁怕警察,真的怕,小偷哪有不怕警察的,那些年,好多次与警察擦身而过,那是她的噩梦。

如果没有人教她还好,可是安宁从小没有母亲,爸爸视她若掌中宝,从小亲自教导她为人处世的道理,三岁的安宁就会会背三字经,五岁能背增广贤文,知道那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时虽为生存,却违背良心与道德,她走不出心灵的枷锁。

闵舸清风明月般一个人,她怎敢肖想,这个和袁烨在一起的,风度气质不输袁烨的人,家世怎么会简单,就算退一万步,闵舸能完全接纳安宁,他的家庭容得下她吗,他们随便一查,她的过去,哪个清白人家肯要她。

安宁平静的外表之下,是血淋淋的伤,她没有勇气揭开伤口给人看。

她是黑夜的独行人,彩芯给了她一点光和温暖,这点温暖还是她偷来的。

外面夜深沉,黑夜更放大了安宁的孤寂,她突然想哭,她伸手将枕头抱在怀里,紧紧地抱住,眼泪流了下来,她的眼泪流到枕头上,她小声呢喃:“枣儿,姐姐想你。”

这时的闵航,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双手交叉,环抱着自己,他很孤独,他想茉莉,没有一刻停过,耳机里来那首他听腻的歌:茉莉花。

他的姐姐,那么漂亮、美丽,不管过多少年,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来。

闵航大了,他懂得更多,想得更多了,自从见过安宁模样,晚上做梦都是抱着安宁,做着那羞羞的事。

闵航无比渴求着他的茉莉姐,他对她不止是弟弟对姐姐的感情,他对她有男女之情,他想要她,很想。他要守护她,如同以前她用命保护自己,守护自己一样。

袁家,袁国平五一还有个会,会后还有应酬,会回来很晚,林玉梅在家,保姆做了好些菜,她打电话给范瑶瑶:“瑶瑶,回来吃饭。”

范瑶瑶正在袁烨身下,袁烨看到是林玉梅的电话,接通了,放到范瑶瑶耳边,范瑶瑶还在喘气,回了一声:“妈,我不回来了,我……”

范瑶瑶尖叫一声:“啊……”

林玉梅急了:“瑶瑶,你怎么了?”

袁烨把电话拿了过来:“阿姨,瑶瑶在我这呢。”

电话没有挂,袁烨高大威猛,范瑶瑶在他身下飘摇,声音越叫越离谱。

林玉梅气得挂了电话,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她作的孽,全报应在她和她的女儿身上,现在她有了钱,有了市长夫人的头衔,却没有一点点尊严。

周二下午两点,闵航准时出现在长途汽车站上次和成德分开的地方,牛仔裤,大头鞋,黑T恤配皮夹克,往那一站,痞帅痞帅的,路过的人无不多看上两眼。

成德装作无意地撞了他一下,对他吹了声口哨:“小帅哥,你长得可真好。”

闵航扔了个东西给他,成德随手接住,马上跑开:“哎哟,小帅哥,还怕人说啊!”

闵航拿了东西直接回学校。

关于林玉梅和范瑶瑶的过去,几页纸,写得清清楚楚。

林玉梅,今年40岁,18岁的时候生下女儿范瑶瑶。

第一任丈夫范礼兵,农村人,酗酒赌博打人,无恶不作。

范瑶瑶六岁那年,范礼兵爬梯子修灯,从高处摔了下来,摔成高压瘫痪,脑子也摔坏了,吐词不清,躺在床上,仍骂骂咧咧,仔细分辩,别人猜说他骂的是他被林玉梅害成这样的,只要林玉梅靠近,他便拿东西砸她。

林玉梅不管他,带女儿出逃,范礼兵生了褥疮,半年把自己活活熬死了。

第二任丈夫韩新民,省直机械厂的工程师,老婆上吊自杀,留下嗷嗷待哺的孩子,父女相依为命,女儿五岁多的时候,经人介绍,与林玉梅相识。

林玉梅带着范瑶瑶住进韩家,不到半年,韩新民上班检查机器的时候,不小心触动开关,当场死亡,没多久,韩新民的女儿韩娇娇失踪。

韩新民死后半年,林玉梅卖掉了韩新民的房子,带着女儿搬到市府路附近,范瑶瑶转学到市直机关小学。

第三任丈夫袁国平,韩新民死后第三年,林玉梅带着范瑶瑶嫁给袁国平。

闵航轻轻地念:“娇娇。”

姐姐,原来你叫娇娇。

小说《千门虐恋:我被疯批弟弟绑成小挂件》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