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傅春深罗寄岚小说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免费阅读

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这本宫斗宅斗小说造成的玄念太多,给人看不够的感觉。河跳鱼虽然没有过多华丽的词造,但是故事起伏迭宕,能够使之引人入胜,主角为傅春深罗寄岚。喜欢宫斗宅斗小说的书友可以一看,《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小说已经写了256814字,目前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2章 疑心这本书又名《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

一、作品简介

热门小说《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河跳鱼的又一力作,主角是傅春深罗寄岚。主要讲述了:次日要去给祖母敬茶,傅春深心里惦记着,一大早就醒了。罗寄岚昨晚睡得迟,还赖在床上。傅春深摇醒他:“玉阶,玉阶……”也许觉得自己已经跟傅春深说好了,他开始露出他的嚣张本性来。他睁开眼,愤愤道:“这才几时……

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还不错,就是作者太稚嫩,分段太长,看书的时候会不耐烦跳过,跳了又跟不上前面的剧情,介意这边不要三四段话全部连在一起,一页纸就只有一段到俩段,太长了

喜欢这种娓娓道来的文,两个人都在慢慢改变慢慢成长。好像真的从只是书里一个人物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一样。期待后续的剧情,作者加油。

没有金手指系统,女主不强,但逮住机会就会紧紧抓牢,男主孩子心性但逐渐转变。
写古代的文,男女主一般都初高中年纪,这种性格有瑕疵,写出了不同风格,慢慢成长的经历更吸引人。

真是文笔细腻的一篇好文,这个文风让我想到了红楼梦~不过小夫妻性格迥异,日常细微的感情小糖糖真的很棒送心

三、作品赏析

次日要去给祖母敬茶,傅春深心里惦记着,一大早就醒了。

罗寄岚昨晚睡得迟,还赖在床上。

傅春深摇醒他:“玉阶,玉阶……”

也许觉得自己已经跟傅春深说好了,他开始露出他的嚣张本性来。

他睁开眼,愤愤道:“这才几时,又如何要起床了?我要再睡会儿。”

那赖床的样子,跟几岁孩子一样。

傅春深心里闪过一丝嫌弃,轻嗔道:“已经卯时初了,再睡请安就要迟了。”

成了亲,屋里头就不能只有男下人了。

二太太作主,给罗寄岚房里拨了四个丫头,有一个叫青萝的,见屋里已经有了动静,便叫着采舟一同进来。

采舟帮着傅春深整理着仪容,而青萝见罗寄岚还没起,则是守在床边,细声细气道:“四爷,四爷,该起床了。”

昨日茂林院的人都改了口,罗寄岚行四,按照原来的辈分,称他为“四爷”。

被这陌生的称呼弄得清醒了些,罗寄岚一肚子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已经起来了,不要催。”

傅春深微笑道:“还是这位姐姐有法子,你一叫,玉阶就起来了。”

罗寄岚没听出傅春深话里的酸气,他也觉得自己要被人叫起床十分丢脸,狡辩道:“什么啊?我本来就醒了,才不是别人叫的。”

青萝凑上前去同傅春深福了一礼,笑道:“奴婢青萝,拜见四奶奶,太太还派来了三个丫头,本来昨夜就该来跟奶奶问安,谁料前院事多,大家都帮忙去了,其实她们都等着给奶奶见礼呢。”

傅春深疑惑道:“昨夜喜宴发生了何事?”

她那么一提,罗寄岚才想起来,他的嗓子带着刚醒的哑音,有着少年气的动听:“厨房里的几个丫头突然闹了肚子,喜宴上的菜耽搁了些时候,不是什么大事。”

这倒是不曾听说,罗寄岚回来后,也没跟她提一嘴。

傅春深按下心底的疑问,目前还是先请安最为紧要。

罗寄岚不习惯丫头伺候,便让青萝先出去,自己拿着帕子对着水盆洗着脸。

青萝出去前,还将他们床上染着血的白帕拿走了。

而傅春深在铜镜前梳妆。

看到铜镜前的倒影,傅春深微微一哂,昨夜叫罗寄岚割手指,他可是叫唤了好几声。

新妇起严妆。成婚第一日,傅春深还是得费心装扮。

柳叶眉,鹅蛋脸,脸颊饱满,身量纤纤。

因是见长辈,傅春深没叫采舟画多么浓重的妆容。

胭脂色稍淡,唇色选的是杏子红般清透的颜色,里头套了一身水红色的衫裙,外头是正红与白色相间的褙子,耳上挂着是金质葫芦耳坠,头戴金丝䯼髻,周围插了七八支小钗,分心正中是翠色珠玉。

这一身打扮,清丽中不失贵气。

梳妆罢,罗寄岚已经候了多时。

他还振振有词道:“早知你要耗费那么多时间,我就不那么早起来了。”

傅春深一时无言。她费了心思打扮,就得了他这句话。

不过新婚第一日,傅春深也不想毁了这喜气,也便没再多话。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起往主院去。

茂林院东边是四房五房合住的宣徽居,西边是府里用来给孩子启蒙的静道堂,再往西去,就是府里大花园,应春堂和烟妆亭就在里头。

茂林院三十几间房屋,分东西南北四个院落。

北院是主院,南院如今是下人房,东院最大,曾经住的是二房的长辈,西院则是住的小辈,只是现在也只有罗寄岚一人了。

院内树木繁盛,多海棠和罗汉松两树,不过玉兰与棣棠也分散着有上几棵。

如今春日,各处景象都是生气蓬勃。

穿过几条游廊,过了月洞门,罗寄岚和傅春深两个人才到了北院。

两个人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隔着也有一人宽。

罗寄岚先跨进了正厅的门,过了两三息,傅春深才跟了上来。

罗老太太不待见二房和傅春深,所以没让他们俩去嘉兴居敬茶。

武安侯念及茂林院没有男丁长辈,所以自己一大早亲自到了茂林院,带着大太太一起,坐在侧座。

高堂之上只有罗二太太一个人,此情此景,如何不生寥落之感。

两个人向着罗二太太磕了一个头,然后傅春深拿过茶杯向二太太敬茶:“祖母请喝茶!”

之前叫“姨奶奶”,但现下要随着罗寄岚叫“祖母”了。

二太太说了一番吉祥话,然后叫湘语把厚厚的红包与礼物给了她。

接着傅春深又向着侯爷和大太太磕了头,两人也给了傅春深一些礼物。

侯爷和大太太也算不得罗寄岚正经的上头长辈,喝了茶后,说了会儿话,便也走了。

罗二太太见外人走后,她才对着罗寄岚说道:“你今日是怎么来的?”

罗寄岚直言直语道:“祖母糊涂了不成了?我当然是走着过来的,没叫人抬轿子。”

罗二太太扶了扶额角,一副要被他气死的模样:“你和你媳妇一同前来,你为何不等她?”

罗寄岚简直莫名其妙:“我哪里没有等她?她梳妆那么久,我也没有走,都是坐在旁边看着她画完的。如何叫做没有等她?”

“你们新婚第一日,当是携手前来,为何你一个人走在前面,要你媳妇在后面赶呢?你看你把你媳妇累的!”

傅春深不好意思笑笑。

罗寄岚脚步太快,为了赶上他,傅春深不得不使了十二分力气,汗都出来了几滴。

罗寄岚这时才发现傅春深因为快走,脸上还是红通通一片,他嘀嘀咕咕道:“那是她身体太差了,走得那么慢。”

罗二太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说罗寄岚是好。

而罗寄岚也很有自知之明地说:“我在这里也是招祖母的嫌,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行退下了,你和深姐姐多说会儿话。”

罗寄岚一掀衣袍,身姿风流地往外头奔去,罗二太太叫了几声,都没有将他拉回来。

“这个窜天猴!他这是要做什么!”

罗二太太拍着大腿,实在是痛心疾首。

傅春深倒是看出来,罗二太太虽然面上不快,但实际上没有责怪之意。

若她此时多嘴,说了一句罗寄岚,罗二太太的脸色怕才是真正的不好。

于是她贴心道:“这茶也敬了,眼下也无其他要事,玉阶年少活泼,爱笑爱闹,祖母莫要为他烦忧。”

罗二太太看了傅春深一眼,抓着湘语打趣道:“果然是新婚小夫妻,我才说那么一句,她这儿就护上了。”

湘语也顺着讲道:“四爷和四奶奶和睦,太太看了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罗二太太乐呵呵笑开。

傅春深只好作羞赧状,垂着头不接话了。

过了一会儿,罗二太太将傅春深招了过来,对她说道:“岚哥儿媳妇,住在西院,可有哪里不便的?或者下人有哪里不顺心,你现在可以统统跟我说一说。若有不满的,我定要替你周全了去。”

“祖母说笑了,侯府规矩森严,哪里有什么不便?住的也是一切都好。”

嘴上这么说,傅春深其实在嘀咕道,她才刚进门,连路都没摸清,哪里知道好不好。

罗二太太笑道:“听你那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往后你们两个相互扶持,和和睦睦的,早日生个孩子,也算是对得起岚哥儿祖父和父亲了。”

傅春深偏过头,连连称是。

边说着,罗二太太边扶着额头,做起忧心状:“俗话说,成家立业,如今岚哥儿也成婚了,我本以为成了婚,他就能稳重起来,只是今日来看,又是旧模样。你瞧瞧他,在家里是一刻也闲不住的,总是往外跑,我要等到何时才能看他真正“立业”呢……”

傅春深赶忙宽慰道:“男子有四方之志,玉阶不喜欢待在家里,那才是好事呢!”

“你就替他说话吧!他是有四方之志,还是纯喜欢在外闲逛,这我还是分得清的。”罗二太太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之前二房惨遭祸事,我也是伤心,多在佛堂不出门,任由岚哥儿一个人随意胡闹。如今我年纪也大了,管不动了他了……”

“祖母此话就差了,您一开口,谁敢不听您的?”傅春深弯弯眉,撒娇耍滑道。

罗二太太颇为受用,但还是接着将真正的目的道出口:“如今成婚了,也多了一个人来管管他,我也不求别的,听说侯爷替他寻摸了一个差事,就等他上任了……只是那懒鬼我知道,他最不喜欢被人拘着做这做那,岚哥儿媳妇,你之后要多替我劝劝他……”

话说到这个份上,傅春深自然应了下来,说一定规劝好罗寄岚。

两个人再聊了一会子,罗二太太就以精神不济为由,让傅春深回去了。

小说《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