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云纤傅知禾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喜欢看宫斗宅斗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任欢游写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目前这本书已更新342487字,最新章节第171章 所爱,这本书的主角是云纤傅知禾。这本书又名《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

一、作品简介

火爆新书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是由网络作者任欢游所编写的小说,主角是云纤傅知禾。主要讲述了:浑身又痒又痛,云纤忍受不住自水中站了起来。“还未到时辰,姑娘需久浴。”陶嬷嬷见云纤起身,端着面药走了过来:“这是杨太真红玉膏,涂面的面药,可洁净润泽肌肤。”身上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云纤抓着浴……

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很新的写法,很新的感觉,全员恶人,又好像各有苦衷。
作者的群像描写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建立的很快,每个人心里的欲望和爱恨都立体又丰满,最喜欢麦秋,我喜欢这种疯批,时不时给你一刀。
女主也没有什么金手指,有一种作者把我当人看感觉,很多地方值得单独推敲,然后大叹“原来如此”。
作者大大快点更新吧,看了两遍缚春情了,上一个看两次的还是庶女有毒。

从作者的第一本书一直追到现在的!不过为什么起了个番茄味儿浓浓的名字

要不是之前看过作者的缚春情,知道作者的文笔很好,我一定不会打开一本名叫《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手刀一个》的小说
所以明明有好的名字《锁娇笼》,为什么要显示这种名字,是作者写的还是番茄改的

我就知道作者新书不简单,这才更新了几章,就已经让我情绪代入,描述人心这一块还得是作者,结合简介,剧情一定是跌宕起伏的,,并且及其催人泪下。。 @任欢游 我预感看这本书我不会少流泪捂脸

三、作品赏析

浑身又痒又痛,云纤忍受不住自水中站了起来。

“还未到时辰,姑娘需久浴。”

陶嬷嬷见云纤起身,端着面药走了过来:“这是杨太真红玉膏,涂面的面药,可洁净润泽肌肤。”

身上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云纤抓着浴桶看向四周,见他人也如自己一般浑身泛红,这才咬着牙重新入水,见她安稳小丫鬟抬了熏蒸盖子盖在浴桶上。

仰躺在浴桶中,陶嬷嬷将劳什子杨太真红玉膏抹于面上时,云纤闻到一股蛋腥。

一盏茶过后,几个年岁不大的小丫鬟走进来清理众人面上已经干硬的面药。待清理完成,又开始帮云纤几个修整指甲,涂抹润肤的脂膏。

云纤饶有兴致看着丫鬟一点点将自己的长发擦干,又把带着桂花香的发油点在掌心,小心梳理头发。

待这一切做完,已过了戌时。

穿着一身新素麻袄裙,云纤正准备与几人回房,便听陶嬷嬷道:“姑娘且慢,您身量不足,一会儿可同老身前去抻骨。”

听见抻骨二字,槐序槐月齐齐朝云纤看来。

槐月下意识摸着细弱得过分的双腿,垂眸不语。

“不去。”

听见云纤拒绝,屋中众人皆十分惊诧,就连巳月都抬眸看向云纤。

陶嬷嬷正欲说什么,云纤道:“嬷嬷不必相劝,待琴艺考核过后,再提其他也不晚。”

一听抻骨便知是揠苗助长之行,她往日不知槐月为何而残,如今看来定与这抻骨逃不开干系。云纤说完也不管其他,径自回了房间。

一屋子自幼困于牢笼的小兽,似不曾想过她们也能对府中百年来的规矩说一个不字。

槐序眯着眸子看向云纤,不知在想些什么,槐月则扶着双膝神色幽暗。

“乡野之流,没规矩。”

初夏淡声嘲讽,她最不喜这等傲慢不逊、目中无人的东西。

“到时辰休息了,姑娘们请。”

众人回房,一夜顺遂。

虽昨晚未生枝节,但云纤睡得也不安稳。一来她始终保持着警醒,二来也是因为昨日沐浴后,浑身疼痒难忍。

一早起身,云纤便半褪了衣衫细细凝视双腿肌肤。

她并不知道傅府加在水中的东西是什么,但今日来看肌肤果真细白许多,触手滑腻润泽。

但……

云纤轻轻按了按双腿,只觉好似被褪了一层皮般。

“过几日便好了。”

麦秋递来一份琴谱:“这上头有指法,这几日多练练。”

“多谢。”

云纤接过,麦秋又道:“你昨日拒绝了陶嬷嬷,甚是稀奇。”

“为何稀奇?”

麦秋道:“府中以两月为期,胜出者需出府见客,你身量不足便无见客之机,于往后不利。”

云纤不知朝凤的姑娘们还要外出见客,怪不得傅家将众人身形气质养得如此相似。

可每次外出的人都不同,难道就没人发现?

先前云纤想着若她最终能以傅知禾的身份走出朝凤,这与他人身量是否有差,意义不大,左右只要活到最后便好。

可眼下看来,应当不成。

但她今日拒绝抻骨,陶嬷嬷却未曾反驳,想必是因为对方认为她毫无胜算,这身量长不长都无影响。

“距及笄还有半年,你为何此时进朝凤,又是何人将你带进来的?”

麦秋眼中满是疑问。

既进了朝凤,想出去就不是容易事,云纤也无心隐瞒,直言道:“傅府管家寻到我,说我是傅家走失的嫡女,我家中贫困,便跟着来了。”

云纤对傅家也有许多不解:“这走失的嫡女,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

麦秋淡笑:“只不过你是真是假便不知了。”

巳月闻言颇为少见的开了口:“你是自外入朝凤的第三人,就不知会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很好奇……”

见巳月望向自己,云纤道:“你们是何时知道日后唯有一人可走出朝凤的?”

先前她见那个名为花朝的“小傅知娆”时,发觉对方天真烂漫,并非槐序巳月这百般冷峻的模样,可见她们并非初入朝凤,便生争斗之心的。

云纤对此颇为好奇。

听见这话,众人不知想起什么,皆沉默不语。

过了许久,麦秋眨着水润眸子,轻哼一声:“倒是从未有人将这话摊在明面上说。”

她说完似乎也无意再答,抱着自己的琴跟其他人去了琴行。

来傅府不过两日,云纤倒也不急,随手抄了琴谱去到“傅知娆”们的琴室。只今儿一进屋,便发觉有些不对劲。

屋中不似昨日那般嘁嘁喳喳,满室寂静不说,那些个小姑娘面上也透着昨日没有的谨小慎微。

云纤挑眉,想来巳月她们不曾解答的问题,马上就可以知晓答案了。

“你来了。”

花朝走到云纤身边,满面愁容。

“昨日我们生辰,嬷嬷说今日过后至及笄,只有一人可以傅家嫡女傅知娆的身份走出朝凤院。”

“你可知这话是何意?”

云纤低头,并未回答。

她不知从朝凤出去的那些个四月五月都去了哪里,是生是死,是以不好回答花朝的话。

又或许云纤知晓,无论自己如何回答,花朝都不会懂。

就如她,云家未遭屠门前,她也不会懂人心险恶,福祸无常。

想着花朝先前惦记出院姑娘的样子,云纤心中微涩。

她到如今还不知傅家弄这硕大的朝凤院究竟是为了什么,可同吃同行的姐妹忽有一日需拔刀相向,需搏出个你死我活,想来不是什么舒坦的事。

一大一小在此嘀嘀咕咕,前头一个身形略高的姑娘忽然站了起来。

“说什么唯有一人可出朝凤,我偏不信,我娘亲是府中主母,我不信娘亲舍得让我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小姑娘说着说着,落下泪来:“我已两年未见母亲,再不想等了,今儿咱们一起出去,我就不信那些个老虔婆能把咱们都关起来。”

话音刚落,那丫头便鼓动身旁人与自己一起出朝凤。

几个还年幼的孩子被说得蠢蠢欲动,花朝亦想起身,却被云纤一把按住手腕。

果然不多时,角落中站起一人:“她身份不同,自然可恣意妄为,我们与她不一样,切莫信她。”

另一人闻言也站起来道:“傅家的姑娘都是朝凤院中走出去的,无一例外,若真只能有一人,那她胜算最大。”

云纤闻言微微垂眸,暗叹这主母之女危矣。

果然,屋中人再看那姑娘时,满眼戒备。

云纤抓着琴谱略感晦涩。

人心难辨,果真如此。

小说《嫁给反派世子后我一刀一个》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