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止渴小说,止渴最新章节

《止渴》讲述的是主角邵鸢周逞之间的故事,一起看看他们曲折的人生之路。主要讲述了:两人暗自较量,僵持不下时,邵鸢最终认栽。自从碰到他,邵鸢就一直倒霉,运气也没好过。常在河边,哪能不湿鞋?邵鸢叹息了声去了楼下,前老板娘看她下来,笑眯眯地问:“买。”邵鸢倒是想买…

止渴小说,止渴最新章节

《止渴》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暗自较量,僵持不下时,邵鸢最终认栽。

  自从碰到他,邵鸢就一直倒霉,运气也没好过。

  常在河边,哪能不湿鞋?

  邵鸢叹息了声去了楼下,前老板娘看她下来,笑眯眯地问

  她没理老板娘,去了附近二十四小时药店,一就被一阵凉气袭来,在货架上挑了好久,选了一盒消炎止痛的药,还有一包棉签。

  邵鸢走到柜处,付了钱。

  掏的还是周逞的钱包。

  她才不傻,花自己的钱当冤大头。

  买完药,邵鸢又去买了一些吃的,就回到了宾馆。

  破旧的宾馆藏在巷子深处,黑夜下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小雨宾馆”四个字闪烁着,是夜难得的明媚。

  正走着,突然下起了雨,邵鸢暗骂了一句脏话。

  她必须要到这个男人不可。

  这么多年头回。

  邵鸢心早死了,对男人虽动身不动情。

  这关心照顾,对她来说已经是过界了。

  她气吁吁开了门,身上沾了一股湿漉漉的雨霉味。

  一推开门,老板娘打着鼾,昏昏欲得支着脑袋,下。

  她上了楼,踩在松动的木板上,发出吱呀地声响。

  灯光忽明忽暗的。

  屋内,周逞低垂下眉眼,靠在床前正在抽烟。

  

  看得周逞心烦意乱。

  他撇开视线,把烟扔进垃圾桶。

  “药呢?”

  “你大爷的,真当我是丫鬟啊?”

  邵鸢在京津冀呆过一阵,会点京腔,没忍住爆粗口。

  周逞肩膀一颤,笑了起来。

  她把塑料袋裹着的药扔在他的身上,走到旁边去倒。

  周逞看着塑料袋,上面没沾,还挺干净。

  外面下着小雨,她是裹着塑料袋飞奔回来的。

  看不出来……还挺暖心。

  周逞扯起角解开死扣,拿出消毒的药还有棉签和绷带。

  “过来。”

  她口干舌燥,跑了么远的路,提起眼尾:“干嘛?”

  “帮我。”

  心思一动,邵鸢立即放下杯,走过去。

  “帮你?”她视线幽幽的落在了微微发鼓的裆部。

  周逞按压角,头疼的笑了:“给我上药,什么呢?”

  邵鸢:“……”

  于是,邵鸢把棉签掏出蘸着药在他的部抹了抹。

  因为光弱,邵鸢俯下身凑在他的腰部,仔细的盯着。

  腰部的伤口醒目又恐怖。

  邵鸢一点点的涂着,呼吸也跟着浓重些许。

  “不行,你这样上药。”

  邵鸢咬着薄唇,黑了脸。

  

  “问你个事,你带着行李去哪儿?”

  邵鸢吞咽下口,神晦暗不明。

  “跑路?”

  

  邵鸢不悦的抬眉。

  “朋友。”

  几个兄弟?

  上次见过的,还叫她嫂子?

  邵鸢提上,身上涨红着去开了门。

  “嫂子!”

  提着饭的男人朝她热情招呼。

  邵鸢小脸一凝,没说话,转开身。

  “嫂子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呢?”

  后面跟着一个个,鱼贯而入。

  邵鸢去了卫生间。

  几个人见到肆意泛滥的,目光瞬时间一顿,纷纷走到了周逞面前。

  “逞哥,你这伤着也不闲着啊?”

  “逞哥是谁,咱京津冀的爷……”

  话还没撂下,周逞剔了他一眼,一脚踹上去。

  邵鸢出来后,没说话。

  她对警察向来没有好意。

  走到桌前开始吃已经冷了的米线。

  哈尔滨的米线放足了麻酱,不过凉了就有些囊了。

  她吃几口觉得索然无味。

  五个男人围绕着周逞插科打诨,一直在聊她,也没说公事。

  “嫂子,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勇。”

  “张绍。”

  “许言。”

  “……”

  几个人异口同声开始说道。

  邵鸢没多大兴致,她敷衍地点了头。

  “逞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可是工伤,让你家老爷子知道了,估计又得说我们警局……”

  邵鸢竖起耳朵,偷听起来。

  周逞记了一眼说话的李勇,语气冷沉:“回去再说。”

  “好嘞,逞哥还有需要的吗?”

  “早说有嫂子在,我们就不打扰了。”

  周逞从兜里掏出一个密封袋,扔到了李勇身上:“带回局里。”

小说《止渴》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