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犟骨免费阅读,犟骨沈宜周从谨

喜欢看霸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条大鱼头写的一本连载中小说《犟骨》,目前这本书已更新161902字,最新章节第109章 尊贵的上位者,这本书的主角是沈宜周从谨。这本书又名《犟骨》。

一、作品简介

《犟骨》小说是网络作者一条大鱼头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沈宜周从谨。主要讲述了:陶辛辛一整晚都黏在自己男朋友身上,跟沈宜讲自己是怎么认识他的,说他是自己的绘画老师,是个艺术天才。她介绍自己男友时,眉飞色舞,眼睛亮晶晶。沈宜听她谈两人的恋爱经历,有服务员过来上菜,都是一些摆盘很精致……

犟骨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我不希望女主能原谅周,女主父亲的离开有周的原因,一想到女主父亲但去世都在耿耿于怀,我就想虐周。总之我不希望女主和他在一起.

写得很好,但是我希望出现另外一个男主,三观正,家里人也喜欢女主的男人

从来没有一本书,可以写的这样揪心的现实,拿捏的那种无奈让人想哭!尤其是女主父亲那段,我是拿着纸巾看完的!说心里话,我反而不想女主和男主在一起了!

好看好看快哭了

三、作品赏析

陶辛辛一整晚都黏在自己男朋友身上,跟沈宜讲自己是怎么认识他的,说他是自己的绘画老师,是个艺术天才。

她介绍自己男友时,眉飞色舞,眼睛亮晶晶。

沈宜听她谈两人的恋爱经历,有服务员过来上菜,都是一些摆盘很精致的西式餐点。

沈宜尝了一口叫不上名的菌菇肉,味道很淡,淡里带着奇怪。

她脸色如常地咽了下去。

“好吃么?”沈宜抬头,见周从谨淡淡的目光隔着桌子向自己瞥来。

沈宜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周从谨脸色并不好,沈宜瞄了眼旁边的陶辛辛和她那位艺术家男友。

两人正你一勺我一勺地互喂。

她礼貌地移开视线。

临到尾声,那男子喊着去结账,被陶辛辛一把扯住。

“从谨哥在,轮的到你结?”她朝周从谨笑嘻嘻撒娇:“是吧,哥!”

叫的不是从谨哥,是“哥”!

周从谨嗯了一声:“已经付了。”

“我就说!哥,你是我的好哥!”陶辛辛站起来过去抱他,表达自己的感激,被周从谨拦下:“好了,不要闹了。”

他熟稔地一手捏着她的肩臂,一手攥住她的手腕,将她身子控制在礼貌范围。

旁边的艺术男面色明显不喜,拉回陶辛辛,低声道:“走吧。”

“哦对哦,我俩后面还有安排。”陶辛辛对周从谨摆摆手。

又转过身对沈宜神秘眨眼:“我们找到一家朝情酒店,很适合小情侣过节,推荐给你俩。”

酒店……适合小情侣……

沈宜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尴尬得无地自容。

对面的周从谨面色骤然暗下,盯着陶辛辛,欲言又止。

*

周从谨将沈宜送回家时,原本黯淡的情绪恢复了如常的平静。

他好听却冷淡的声音从幽暗的车厢内传来:“你觉得,陶辛辛那个男友,如何?”

沈宜道:“挺配的。”

周从谨没有说话。

须臾,他问:“哪里配?”

沈宜想了想:“两人都喜欢街头涂鸦艺术,兴趣相投,性格也相似。精神契合,是爱情的必备条件。”

“性格相似?”

“嗯。”沈宜笑道:“至少,我个人喜欢和自己性格类似的。”

许是心情好,又许是沉溺于身旁这名男人营造出的“暧昧”,她今天出奇地健谈。

即使并未喝酒,意识却醉醺醺、自在轻飘起来,天真地倾诉着自己的观点。

“如果找个外向健谈的,我担心他会嫌弃我无趣。同样,我也会觉得他吵闹。”

周从谨没有继续接话。

车行至沈宜小区门口,她下车和他道别,被他唤住。

周从谨从后座拎出来一个白色的纸袋,随手递给窗外的她:“看看,喜欢吗?”

袋子里是个包包。

外面黑暗,看不出牌子和款式,但沈宜下意识觉得那必然价格不菲。

“谢谢周总,但这东西,我不能收。”她塞回,被周从谨拒绝。

“拿着吧,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丢下这句话,他无所谓地关上车窗,缓缓驶走。

*

周从谨眼里不值钱的包包,是爱马仕今年的新推出的春季限量款,价值三十万。

夏季看着那包包的照片,“嫉妒”得咬牙切齿。

“第一次约你吃饭,就见父母。第二次情人节约你出去,就送这么贵的包?”夏季瞅着沈宜,眨着眼道:“沈宜,你不会跟他睡了吧?”

沈宜乍听她突如其来来了这么一句话,忙摇头道:“怎么可能!”

“我不信!”夏季瞟着她,狐疑笑道:“进行到哪一步了?”

沈宜道:“都和你说了。”

沈宜和周从谨的每次来往,都毫无保留地倾诉给夏季。

夏季对周从谨本就抱着试钓的态度,一早获悉他约沈宜去吃饭便自动放弃了“捕食”这条大鱼。

隔日的咖啡转而就进入了另外一个层级稍低的单身经理身上。

不过,她对周从谨和沈宜的事情异常感兴趣,自称爱情军事,可帮沈宜支招。

“细节,我要细节。”

“没有细节。”沈宜无奈看着她。

“吻了么?”夏季做个指尖接触的动作。

“没有。”沈宜耳根有些红。

夏季:“哈?”

“那拥抱了吗?”

“没有?”

夏季:“纳尼?”

“牵手呢?”

沈宜摇摇头。

夏季:“……?”

“不对劲!”夏季摇头晃脑:“不对劲!”

“怎么?”沈宜问她。

“以我多年钓男人的经验,周从谨非常不对劲。花了心思,却连手都能忍住不牵!”

沈宜道:“他很有礼貌。而且,我们只约了两次。”

“这不是礼不礼貌的问题。”夏季伸出一根食指在自己面前摇了摇:“男人本性色矣,所有男人都逃不过。又见父母,情人节约饭送包的,不图你色这就有很大问题。”

“这样。”夏季想了想,建议道:“你下次再见他时,特意把这个包背上,你看他反应。”

沈宜垂下眸,若有所思。

小说《犟骨》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