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沐云舒沈追苏蒹葭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它的作者是南乔苏苏,主角是沐云舒沈追苏蒹葭 。主要讲述了:鸩毒入喉,穿肠破肚。“一拜天地!”礼生的声音,声声入耳,宛若惊雷一样在苏蒹葭脑海中炸开,她骤然睁开了眼,入目一片刺目惊心的红,像是临死前从她嘴里呕出来的血,更像是夺去母亲和弟弟性命的那场大火。一时间,…

沐云舒沈追苏蒹葭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精彩章节试读

鸩毒入喉,穿肠破肚。

“一拜天地!”礼生的声音,声声入耳,宛若惊雷一样在苏蒹葭脑海中炸开,她骤然睁开了眼,入目一片刺目惊心的红,像是临死前从她嘴里呕出来的血,更像是夺去母亲和弟弟性命的那场大火。

一时间,她有些茫然,她不是已经被毒死了吗?

“该拜堂了,新娘子这是怎么回事?”满堂宾客,见她站在那里不动,有人窃窃私语。

沈追眼底暗藏厉色,皱眉催促道:“夫人可是累了?吉时不可误,等拜完堂就能回房休息了。”

熟悉的声音,一下子将苏蒹葭拉回现实。

是他,沈追!

她就是化成灰,也永远忘不了他,滔天恨意让她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暖风拂过,刺激着她的感官,她不可置信,双目剧烈的震颤起来。

她竟然活过来。

且回到嫁入侯府冲喜的这一日。

“错了!”她眼中带泪,又哭又笑,一把扯掉头上的盖头,大红的盖头飘然落地,她那张灼若芙蕖的脸,毫无预警出现在众人眼中。

这两个字,让沈追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他有些惊慌,捡起地上的盖头,就要重新给苏蒹葭盖上,“夫人不可任性,若是误了吉时,便是大凶之兆。”

众人一头雾水,“新娘子这是怎么了?她怎么可以自己掀开头上的盖头。”

苏蒹葭眼底含霜,望着沈追那张虚伪至极的面孔,死死压抑着现在就撕碎他的冲动。

“我乃苏氏之女蒹葭,今日要嫁的人是长宁侯,听闻侯爷重伤昏迷,命悬一线,料想定然无法拜堂,这才心中起了疑惑,不知你是哪位?”

她一语落下,满堂哗然!

“什么?她怎么会是苏蒹葭?今日与大公子成婚的,该是沐家的姑娘,这是弄错新娘子了!”

“侯府怎么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要知道这可是为了给侯爷冲喜,一个月前侯爷在战场上大败戎狄,生擒戎狄太子,却也遭人暗算,重伤不治,幸得高人指点,才有了今日这双喜临门,侯爷与大公子在同一日娶妻。”

“两位姑娘的生辰八字,可是经高人掐算过的,绝不能出错。”

管家一拍大腿,吓得魂都丢了,“快,快去禀告老夫人。”

沈追的脸骤失血色,他眼底掠过一抹阴鸷,怎么会这样?明明他都算计好的。

苏蒹葭唇畔勾着冷笑,前世,她与沐云舒一同嫁入侯府冲喜,两位新娘进门的时候,却出了岔子,沐云舒被送到长宁侯的房中,而她阴差阳错与沈追拜了堂。

所有人都以为是她不愿意嫁给长宁侯,故意与沐云舒调换了,明明她是无辜的,却背负骂名,被世人唾弃,被老夫人不喜,被侯府上下刁难,她百口莫辩。

新婚当晚,长宁侯便清醒过来,沐云舒成了侯府众人眼中的福星,她还成功诞下侯府的嫡长子,成为侯府当之无愧的主母,日日给她立规矩,磋磨她。

直到有一日,她无意间撞破沈追与沐云舒的奸情。

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算计。

侯爷今年才二十有五,他怎会有一个只比自己小七岁的养子?

那一年,他初上战场,不慎被敌军包围,沈追的父亲是一员副将,是他拼死救了侯爷,临终托孤,沈鹤亭这才将沈追养在自己名下。

奈何富贵迷人眼,却养出他一副狼子野心,他自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侯府世子。

沐云舒腹中怀的是他的孽种,也是他将沐云舒与她掉了包。

从始至终她都是他们用来掩人耳目的幌子,被她撞破奸情后,沈追亲手灌了她鸠毒,为了斩草除根,他还将母亲与弟弟活活烧死。

她好恨!

这一世,她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寿安堂。

“什么?竟然弄错新娘子了?这可是为了给鹤亭冲喜,底下那些人都是吃干饭的吗?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老夫人惊得手里的佛珠都落在地上。

管家头也不敢抬。

片刻,老夫人喘着粗气,心有余悸道:“幸好苏蒹葭与沈追还没有拜堂,一切都还来得及,快叫人将她们换回来,快去呀!”

管家将沐云舒带过来的时候,苏蒹葭已经重新盖好盖头。

沈追与沐云舒想颠倒乾坤,她偏要拨乱反正。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听着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苏蒹葭面染青霜,她满意的笑了起来。

沈追,沐云舒,且等着,好戏才刚刚开始!

她踩着如火如荼的余晖,像是踏着一条血路,在婢女搀扶下,踏进上一世就该属于她的喜房,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

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的两个陪嫁丫鬟浅月与青玉,已经被管家叫走问话。

她遣退了所有人,自己扯下头上的盖头,看着榻上的沈鹤亭,哪怕他形容枯槁,眉宇间蒙的一层淡淡的死气,依旧难掩其风华,可谓清如霜,皎如月。

可惜,前世,清醒后,他只活了两个月,便遭了沈追与沐云舒的毒手。

高燃的红烛贴着烫金的喜字,苏蒹葭定睛看着,勾唇露出一抹笑意,这一世,这个福星该换她来做了。

谁能想到沈鹤亭醒来的玄机,就藏在这对蜡烛中,想了想她从底下剪了一截,藏在袖兜里,又将蜡烛放回原位。

“表哥,事情怎么会败露,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沐云舒与沈追也回到房中,她伸手抚着小腹,一脸不甘,只差一步他们就成功了。

沈追双目阴鸷,脸沉的快要滴出水来,“都怪苏蒹葭那个贱人,坏了我们的大事。”

“表哥,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吗?”

沈追这会心烦意乱,“别吵,让我好好想想。”

突然沐云舒想到什么,“对了表哥,快叫人去毁了那对红烛,绝不能便宜了苏蒹葭那个贱人。”

沈追面色冷凝,他转身就走。

片刻,他出现在寿安堂。

“祖母,孙儿怀疑今日弄错新娘一事,是有人故意为之,他们这是想要父亲的命,还请祖母彻查此事,免得心有不轨之人混入侯府,加害父亲。”他一脸担忧跪在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本就心有疑惑,她眸色一沉,“去把侯爷夫人还有少夫人都请过来。”

小说《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