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甜甜娇宠替嫁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甜甜娇宠替嫁妻

主角:宁初夏傅墨霆

作者:夏紫艺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017章

简介:宁初夏替嫁给了京市闻风丧胆的嗜血恶魔傅墨霆,传闻他先天不举,不近女色。
数月后,某电视台的采访节目上。
主持人好奇的采访,“傅太太你到底有几条命?竟然在傅总身边活了这么久?”
她沾沾自喜的回答,“我只有一条命,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全拜傅总所赐。”
主持人好奇,“赐什么?”
“赐宠啊!”
说完,傅太太羞红了脸。
正在家里跟小包子看电视的傅总一脸得意。
“我媳妇儿真棒,看来以后我要加倍宠。”

甜甜娇宠替嫁妻免费阅读

甜甜娇宠替嫁妻 免费阅读 第1章 做我的女人

夜色如墨,月光如水。

豪华游轮上,灯光璀璨,衣香鬓影。

宁初夏刚进房间,身体就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

“帮我。”

清冽的声音冰冷刺骨,不怒而威。

宁初夏一听,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

可是,房间里漆黑一片,她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只知道,他的身体滚烫的可怕,气息更是紊乱不堪!

她是成年人,知道这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她淡着声音,试图安抚他说,“好,先生您冷静点,我去替您叫医生。”

今晚新品发布的酒会上,主办方刚好在游轮上安排了医生。

可是,男人等不了,不等宁初夏推开他。

一个天翻地覆,宁初夏就被男人抵在桌子上。

宁初夏吓得大惊失色,“混蛋,放开我,来人……唔……”

她还来不及说完,突然他以口封缄,堵住了她的话。

恰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给我搜,我看到他往这边跑了过来。

他中了药,根本跑不掉,就在某个房间。”

宁初夏心脏猛地一颤,有些喜出望外,这帮人是冲着这男人来的?

下一秒,房门就被人推开,一帮人闯了进来。

“找死,给我滚。”

男人率先开口,沉着声音嘶吼出声。

愠怒的声音,带着不近人情的冷,好似将周围的一切凝固!

借着门外的光线,那帮人清楚看到,交织在桌子上的两个人。

画面香艳的辣眼睛!

好在男人背对着门口,刚好把宁初夏好好的护在怀里。

显然,那帮人他们也没想到,会撞破这种画面。

他们没听出男人的声音,只知道,从男人不悦的声音里,听出来这个男人惹不起。

“对不起,都是误会,我们马上离开。”那帮人为首的男人道歉。

随即,就带着那帮人要离开。

宁初夏眼见,及时开口,“别走,唔…他…”

她想要告发他,却被男人封住口。

下一秒,就是翻天覆地的痛。

好似周围的呼吸都变成了痛的,整个人被丢进一个疼痛编织的密网里,任凭将她拉入黑暗的深潭!

脑子里唯一想的,她被这个混蛋给毁了。

眼角的泪水,吧嗒吧嗒滚落而出!

他的唇,尝到了她的泪。

他亲吻着她的眼,吻干她的泪。

“我会对你负责。”

他深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宁初夏什么都听不进去,只知道,她再也没脸见男友。

今晚公司新品发布酒会,男友和她一起来参加。

同时,今天也是男友生日。

三天前,公司就有小道消息传出来。

男友会在今晚的酒会上求婚。

毋庸置疑,求婚对象是她。

他们交往五年,男友能许诺婚姻。

她也不想太被动。

只想在今夜,将自己送给他,作为他二十六岁生日礼物。

却不知……

宁初夏越想越委屈,眼里的泪更加肆意泛滥。

突然,一个冰凉的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戴上它,做我的女人。”

太过霸道的口吻,让宁初夏充满了讽刺。

这算嫖资?

来自身体,每根神经的耻辱感,让她本能的咬牙反抗。

“拿掉。”

她不想戴。

他却攥紧她的手阻止她。

他的力气很大,宁初夏根本反抗不了。

反而,浑身虚弱无力的她,挣扎了几下,就昏睡了过去。

依稀间,她再次听到男人说,“好好休息,明早会有人来接你。”

……

宁初夏是被闺蜜宋沁雅叫醒的。

“初夏,求婚环节要到了,你怎么突然睡着了?”

宁初夏无力的起身,房间里除了闺蜜,已经没了男人。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如果不是身体的疼,不断提醒她。

她几乎认为,先前经历的一切,只是噩梦。

就在这是,眼尖的宋沁雅,发现了宁初夏脖子里的痕迹。

突然扯开宁初夏的蕾丝衬衫领口,捂着嘴巴惊讶出声。

“不会吧。你别告诉我,顾少卿对你求婚后,你们已经滚床单了?”

“哇……”

宁初夏大哭出来,“雅雅,我该怎么办?”

“跟顾少卿领证结婚啊,反正你们相爱,还滚了床单,结婚生子顺理成章。”

“不是他,是流氓……我被流氓强了,呜……”

说出这句话时,宁初夏已经泣不成声。

宋沁雅一脸震惊,“怎么会?”

她赶快搂着宁初夏的身体,安慰她,“初夏,你别哭,先冷静下,怎么会有流氓?

是不是顾少卿装神弄鬼,搞的什么惊喜吧?”

宁初夏摇头,“不是,我确定。”

说着,她将套在手指上的戒指,拿给宋沁雅看。

“你看,他还给了我这个。”

宋沁雅一看,眼底放光,“哇塞,时尚六爪粉钻,初夏,他应该不是流氓,应该是豪门阔少爷。”

这种时尚六爪粉钻,在市场上很难找到,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宁初夏摇头,“不,应该是偷的,有一帮人在抓他。”

否则,那帮人抓他干嘛?

闻言,宋沁雅惊呆了。

一脸不满道,“无耻,用偷来的戒指做嫖资,真是猪狗不如。”

说完,她就把戒指,还给了宁初夏。

“事已至此,你打算怎么办?”

宁初夏蹙了蹙眉,若有所思。

她真的很无辜,这种飞来横祸,让她根本无力招架。

她想顾少卿一定会理解。

顿时,她不假思索道,“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少卿哥。”

说罢,宁初夏就朝外面跑去。

宋沁雅赶快追了出来,“初夏,你冷静点,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考虑考虑,再决定!”

毕竟,这种事,男人很难接受。

可是,一意孤行的宁初夏不管不顾,已经跑远了。

与此同时,游轮豪华专属套房里。

洗了澡的傅墨霆,穿着黑色浴袍,腰间的带子松垮的系着。

露出胸前紧实而充满野性的麦色肌肤上,暧昧的痕迹很是显赫,就倒影在透明的玻璃上。

他端着红酒,缄默的站在窗前。

身体高大挺拔,五官立体,轮廓分明。

尤其那双深邃如寒潭般的眼里,阴冷中蛰伏着萧杀。

就那样凉薄的看着远处海面的波光粼粼,神秘莫测!

即便如此,也难以掩饰,他与生俱来的矜贵、冷漠、疏离的冷傲之气。

房门突然打开,特助霍凌云走了进来,“傅爷,查到了,今晚给你下药的是龙少。”

闻言,傅墨霆寒潭般的眸子,倏然乍起森冷的寒。

“找死。”

他咬着牙关,丢出两个冰冷的字。

与生俱来的清冽疏离之气,好似要凝固周围的一切。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