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顾娇萧六郎的小说首辅娇娘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首辅娇娘

主角:顾娇萧六郎

简介:双方僵持得有些久,回春堂的伙计全被吸引了过来。回春堂知道顾娇医术的人只有三个:二东家、王掌柜、老大夫。其余人虽常见顾娇过来,却只当她是患者家属。

主角叫顾娇萧六郎的小说首辅娇娘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首辅娇娘免费阅读56 道歉

二东家与王掌柜都待她十分客气,众人也只当是看在她相公是天香书院的学生的份儿上。

别小瞧任何一个读书人,日后的乡绅、员外、地方官很可能都是他们。

只是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来。

“看不出来,平时老老实实的一个人,竟然是惯偷。”

“是啊,偷了人家的玉佩,还偷人家的玉扳指。”

“我就说呢,今天她相公又没来,她也不用抓药,怎么还进回春堂了?是盯上了那位千金吧?就是追进来偷东西的!”

“她也不怕连累自家相公的名声。”

“可不是吗?读书人摊上这么个恶婆娘,真是有够倒霉的!”

在场所有人,只怕除了二东家,没人相信顾娇是清白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她那么穷,怎么可能有一块那么好的玉佩?

“小姐,玉佩您收好。”小丫鬟说着,躬身就把玉佩挂在了少女的腰上。

顾娇伸手去拿。

“大胆!”小丫鬟眸光一冷,抬手就给了顾娇一巴掌。

奈何她的巴掌还没落到顾娇的脸上,便被顾娇反手一耳刮子打趴下了。

众人简直不清楚顾娇是怎么出手的,等反应过来时小丫鬟已经趴在地上,腮帮子肿了起来。

少女也怔住了。

顾娇伸出那只因常年劳作而伤痕交错的小手,挑开少女的幕篱,将挂在她腰间的玉佩拽了下来。

整个过程,顾娇都屏住呼吸,没去闻她身上的香粉气。

少女杏眼圆瞪地看着她:“你……放肆!”

一个乡下的村姑,竟拿手碰她!

顾娇拿回玉佩后没急着收进荷包,而是从怀里取出一方干净的帕子,将玉佩上上下下擦了擦。

少女的呼吸都滞住了。

这个村姑……是在嫌弃她脏吗?

顾娇要膈应人,那必须是全方位无死角的。

少女只觉自己的胸口一下子堵住了,气儿都快要顺不过来。

少女咬了咬牙,怒叱道:“给我报官!”

“谁要报官啊?”

伴随着一道威严而不失清冷的男子声音,院长大人神色严厉地走了过来。

又来了个不好惹的,回春堂的伙计们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院长大人进了屋,看看被气得七窍生烟的少女,又看看趴在地上好半天都爬不起来的丫鬟,神色如常地来到了顾娇的身边。

从他所站的地方就能看出他的立场。

他转过身来,不卑不亢地看向少女:“是这位姑娘要报官吗?不知出了什么事,惹姑娘如此动怒?”

他的话客气,语气却不客气。

少女蹙了蹙眉,问道:“你是什么人?”

院长大人道:“我是天香书院的院长。”

少女:“黎院长?”

院长大人:“正是在下。”

黎院长的名字在京城如雷贯耳,少女当然不可能没听说过,别看黎院长归隐小镇做了个教书匠,可他在京城的影响力仍在。

少女对他还算客气,看了眼顾娇,道:“她偷了我们家的东西,还不还给我。”

“我没偷,玉佩是我的。”顾娇可以不再乎少女的看法,但她在乎院长的看法,她是萧六郎的妻子,她不希望在院长心里留下污点。

“玉扳指你怎么说?”少女问。

“不小心掉进我袖兜的,回家了才发现。”顾娇实话实话。

丫鬟气呼呼地道:“你方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承认是你偷的!”

看看,这就是为何顾娇不愿与她们解释,因为她们根本就不会好好听。

“玉佩给我看看。”黎院长对顾娇道。

顾娇把玉佩递给了他。

黎院长想起老师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又想起老师曾给顾小顺送过年礼,约莫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块玉佩是老师送出去的,至于是送给了顾娇本人,还是送给顾小顺,顾小顺又转送给顾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顾娇绝对没有行窃。

老师归隐,不愿让人知晓他的去处,他自然不会把老师搬出来。

他淡淡地笑了笑,对少女说道:“姑娘弄错了,这块玉佩不是你的,是我老师送给我的,之后我又送给了她相公。”

“她……相公?”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了顾娇一番。

“她相公是我的亲传弟子。”黎院长单方面宣布了徒弟的主权。

这么说,就全都解释得过去了。

黎院长的恩师是国子监的老祭酒,归隐前深得陛下器重,他手中会有宫廷之物一点儿都不奇怪。

可少女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京城多少人想拜黎院长为师,都被黎院长婉拒了,这小村姑如此穷酸,嫁的应当也是个乡下穷小子,怎么就入了黎院长的眼呢?

就在少女心存怀疑之际,一个回春堂的伙计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找到了找到了!”

“阿嚏!”顾娇闻到了玉佩上的香粉气息,又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玉佩是在草丛里找到的,上面还有与少女身上如出一辙的香气,比起顾娇的玉佩,这一块才明显更像是她的。

“现在真相大白了吗?”顾娇问。

“就算玉佩不是你偷的,那玉扳指总是你偷的。”丫鬟小声嘀咕。

“别说了,玉茹。”少女制止了她,神色复杂地看了顾娇一眼,迈步走上前,欠了欠身,道,“对不起,我误会姑娘了。”

“小姐!”丫鬟大惊失色!

她家小姐乃堂堂侯府千金,怎么能对一个卑贱的小村姑低声下气?

就算冤枉她怎么了,还她清白不就是了?何必要道歉?

少女对丫鬟道:“你也赶紧向这位姑娘道歉。”

“可是……”

“道歉!”

少女的语气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丫鬟不敢忤逆,黑着脸给顾娇道了歉。

少女转头对二东家道:“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回春堂对我弟弟的救治。”

二东家不动声色地看了顾娇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笑着对少女点了点头:“顾小姐说的哪里话?我们回春堂悬壶济世、妙手仁心,不会因为私事耽搁了对病人的医治。”

“多谢。”少女颔了颔首,带着鼻青脸肿的丫鬟离开了。

黎院长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道:“顾家人?京城的那个顾家吗?”

二东家感慨道:“除了京城顾家,还有谁家能养出如此怀瑾握瑜的千金?”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能及时认错悔改,并诚恳地向一个身份卑微的村姑道歉,足见其品行高尚、怀瑾握瑜。

黎院长没说的是,那位千金的名字还真的就叫顾瑾瑜。

上一篇 2021年11月23日 上午9:40
下一篇 2021年11月23日 上午9: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