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身为剑仙的我只想吃软饭李南石林南溪_李个儿小说

小说:身为剑仙的我只想吃软饭

主角:李南石林南溪

作者:李个儿

最新章节:第50章 初卷总结

简介:(无敌+日常+扮猪吃虎+剧情)开局穿越成无敌剑仙的李南石,被漂亮的客栈女掌柜捡回家成了弟弟。一心混吃等死的他,从未想过自家姐姐有朝一日,能成为尖宗门的保送生!“姐,原来你才是龙傲天。”“别瞎说,你看这是我从掌门要来级法宝,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姐,其实我挺猛的。”“这是我特意寻来的天材地宝,你快收掉好好提升实力。”李南石:“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真的只是想混吃等死而已啊!”

身为剑仙的我只想吃软饭免费阅读

《身为剑仙的我只想吃软饭》第1章 总不能掏两次钱吧

新安镇的冬天还是挺冷的,更别说鸡鸣声才刚刚从远处消散不久。李南石打着哈欠缓缓下床,简单的穿戴好衣服,披着条厚毯子便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往外瞧去。

外面没什么人,他看见隔壁的房间安安静静,当下就踮着脚尖往楼下走。

一楼堂里,挂在台柱上的油灯还在燃着,只不过忽明忽暗,几乎要耗尽它们的寿命了。

睡前点燃油灯,是南门客栈的习惯。

自他三年前穿越过来后,一直如此。

所以李南石心想,林南溪应该是还没起床,连忙加快了脚步。

他去往了水房,想赶紧去把热水烧上,这样的话等林南溪一起床就有热水供她洗漱了。

可他一进水房,就见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倩影,蹲在灶台旁忙碌。

李南石动作一顿,内心原本的热情逐渐平静下来。他看着蹲在眼前忙活的那道身影,开口笑道:

“姐,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那道忙碌的倩影影听到李南石的声音却没有停下动作,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也是快忙完了,毕竟烧个水好像也不需要花多久的时间。

等火生起来了,她才转过了身,顾盼生姿。

“什么叫我怎么起这么早,我一直起这么早的好吧!”女孩生得一张漂亮的小脸,眉眼弯弯,巧笑倩兮。微微仰起的小脸还带着几分小骄傲。

“我靠,我好不容易起早一次,你却让我输的这么彻底?”李南石耷拉下个嘴脸。

“说什么胡话呢!”林南溪一巴掌抽到李南石的脑袋上,“不许骂人!”

“这叫语气助词好吧,语气助词!”李南石嬉皮笑脸道。他不在这个话题纠结下去,转而道,“你都起这么早了,外面的灯你都不吹,防我呢?”

“嗨呀,我可是你姐!你心里想的什么小九九我当然知道。白天不起晚上不睡,昨天那么早跟我说睡觉,一定有问题!”林南溪挥了挥她的小拳头,一脸得意。

她早就把李南石这条懒狗的作息透了,昨天晚上那么早跟她说去睡觉,不就是想着在她起床之前收拾好一切给她个惊喜嘛。

“啊对对对,您最聪明了!”李南石撇着个嘴小声嘀咕,“早知道今天就继续开摆了。”

“少摆烂!”林南溪正要说什么,忽然看到了李南石昨天新剪得头发,“冷天的,你怎么又把头发剪这么短?”

林南溪见自家弟弟的头发两侧推平,只留头不过指节长的短发,有些无奈。

发肤受之父母,自家弟弟的审美她总是捉不透。

不过他这副样子,倒也的确显得更精神。再者李南石人长得俊秀,在这张脸的加持下,就算着个亮如灯泡的脑袋都不会难看。

李南石了自己的短发,笑呵呵道:“习惯了嘛。”

她也不会对自家弟弟要求太多,便不多纠结,推搡着李南石出门,“别磨蹭了!起早了就去把门开开,把一楼扫了。天天让你姐我忙活,你好意思吗!”

“我这不是早起要帮你一把吗,别推别推,我去我去!”李南石一把被推了出去,摇头晃脑的去打开了门的锁,并在外面挂上“营业”的牌子。

受着门外呼啸冷风,李南石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不顾冬日清早的寒风吹打他的脸庞。

他想了想,突然向后喊:“姐!这都快过年了,哪儿有人还住客栈的啊,要不咱直接休息得了!”

“不——行——!你是想穷死你姐我是吧!你自己瞅瞅咱家的钱还剩下多少了,赚一两是赚,赚一文也是赚!给我开着!”

“行行行!”李南石无奈,把门彻底敞开。

他往门前街上瞧了瞧,哪怕太阳还没头,客栈门前也已经陆陆续续有人经过了。

“小南石!稀奇啊,今天起这么早啊!”一个身后背着草靶子,上面插着一串一串糖葫芦的小贩,瞧见了客栈门口站着的李南石,叫道。

他的棉衣上已经有了好几个补丁,胡子拉碴的脸黝黑而又起皮。

李南石知道张叔家里有个痴呆的儿子,每天要早起就串糖葫芦,街小巷地吆喝,生活的很辛苦。所以对清早见到张叔并不意外。

“张叔,您可别信口胡诌,我本来就早睡早起的好吧,之前您瞧不见我,都是我在屋子里被我姐压榨打扫卫生呢!”李南石披着毯子,坐在了客栈前的台阶上,笑嘻嘻道。

“你可拉倒吧!这新安镇谁不知道你这懒货什么德行啊!你可别往你姐姐泼脏水。”

“靠,我有那么声名远扬吗……”听到张叔的话,李南石的嘴角一阵抽搐。

他承认,这一到冬天,他确实是有点那么小懒。但是俗话说的好,春困秋乏夏打盹,他冬天再冬眠一下不过分吧?每个月都挑二十多天晚起一会儿,这算不算是人之常情?

“张叔,您这么说我是吧!得嘞,您这糖葫芦我以后一串不咯!”李南石笑着回应张叔。

“嘿!你个好小子,真当我吃你这一套呢?”张叔并不当一回事,乐呵呵的笑骂,还从背后拿出了一串糖葫芦冲李南石晃了晃,“行吧,看你起这么早帮林小丫头干活的份上,你张叔我请你一串!”

“拉倒,昨天没出去的给我吃是吧,您是想让我今天茅房里蹲一天?”李南石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不听使唤的不自觉的挪移过去。

“我还能你剩葫芦串啊?你瞅你这个懒劲儿!”张叔看着李南石这副挪动走不动道的样子乐不可支,“你天天这么懒,小心跟那林二狗一样成了个傻子!”

林二狗是新安镇远近闻名的混子,整天好吃懒做,啃老骂娘。他在几个月前突然成了个傻子,事记不清,话说不利索。如今被各家各户当成了教育自家孩子的典例。

虽然好好一个人突然成了傻子,这事儿还挺诡异的。但谁让这鳖孙成天不招人待见呢,家只觉得是老天开了眼了。

李南石笑嘻嘻地接过张叔递过来地糖葫芦,也不接话茬,只是冲着张叔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蹲下说话。

张叔见他这副样子,心下疑惑,蹲下凑到了李南石跟前。见张叔这副做派,李南石也向前靠了靠,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开口:“再来一根再来一根!我姐也想吃!”

话刚刚说完,拍了拍张叔肩膀,手疾眼快的从张叔背后的草靶子上再抽出一根糖葫芦。趁着张叔还没过来,搂着滑落的毯子,不顾毯子拖在地上妨碍行动,小步挪回了客栈门槛旁,嘴里还喊着:

“谢啦张叔!给您拜个早年咯!”

“嘿!你小子!”张叔没有在意,只是笑骂。

新安镇地处偏僻,外地人说不上多,本地邻里乡亲的关系都还不错。李南石的皮又是镇子里出了名的,他并不把这当一回事。

不过他也不再跟李南石多叨叨了,很随意的瞪了他一眼,乐呵呵的背着草靶子走了。

要说现今这新安镇最苦命的,也莫过于这南门客栈的姐弟俩了。

姐姐林南溪年幼的时候家破人亡,整个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和这间爹娘留下的客栈,年纪轻轻便将这南门客栈打理的井井有条。三年前又捡回了个皮溜溜的臭小子,整天好吃懒做,尽靠着姐姐养活了。

但这臭小子也是个苦命的,自小也是个孤儿,三年前流落到新安镇的时候骨瘦如柴,差点要冻死在外面。也就是林南溪将他带回了客栈,不然兴许老早就成了荒郊野外的孤魂野鬼了。

这小子心眼不坏,格也不差,就是又懒又皮。成天就看到林南溪搁客栈里忙里忙外,这小子就悠哉游哉的搬个椅子门外晒太阳。

不过说来也神奇,李南石这小子虽然懒,但他倒是挺会聊天的。下到牙牙学语的稚嫩孩童,上到七老八十的村口老妇,都不在话下。所以哪怕是个好吃懒做的货,偶尔也能拉拉客人,给姐姐打理打理关系。

而镇子里的人也都善良,怪心疼这对苦命的姐弟。也纷纷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善意。

林南溪瞧着李南石也没打扫堂,裹着毯子坐在门槛上咬着糖葫芦,气不打一处来。她走到李南石的身边,一脚踹在他上,道:“李南石!不是让你打扫卫生了吗,你怎么吃上了!你这糖葫芦哪来的?”

“啊?糖葫芦?我刚刚开门跟张叔唠了两句,张叔送的。”李南石被结结实实踹了一脚,但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笑嘻嘻的,然后毯子下掩盖的手刷的一下伸出来,赫然是他拔的另一串糖葫芦,“张叔可心疼你了,让我给你拿着。”

瞧着李南石手上的糖葫芦,林南溪哪能不知道李南石是怎么拿来的,气道:“张叔人家也不容易,冷天这么早出来糖葫芦,你怎么好意思白拿人家的!快给人把钱送过去!”

林南溪说着,从兜里掏出几枚铜板,递到了李南石的手上,催促他。

李南石挑了挑眉,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将那串糖葫芦放到林南溪白皙的手掌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别生气别生气。我去把钱给人家。”

随后,他攥紧了几枚铜板,风风火火的往街的另一头跑去。而站在原地,皱着眉看着李南石离去的林南溪,则缓缓舒展了眉头,轻轻咬了一口糖葫芦。

“真甜。”嚼着糖葫芦的林南溪忽然笑了,姣好的脸蛋明动人,愉悦的转身走回客栈。

而消失在视野中的李南石跑到了一个没有人的拐角,想着林南溪概是瞧不见他了,于是便低头看了看攥在手心里的几枚铜板,无奈叹气:

“唉,总不能掏两次钱吧。”

他晃了晃脑袋,决定还是随便转悠会儿再回客栈吧。

远处已经开始在街上吆喝的张叔,总觉自己的肩膀有点不舒服,左扭扭右晃晃,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硌得慌。

他忽然想到刚刚李南石那小子拍了拍他肩膀,难道……时候他往里塞了什么虫子?

他赶紧伸手一抓,却只抓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从领口伸一掏,张开手一看,竟是几粒碎银。

这可远远高出了那两串糖葫芦的价钱。

“这个臭小子……还拜早年呢,这不多此一举嘛。”张叔干裂泛白的嘴唇一咧,轻声笑骂。他收起了铜板,继续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