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花都酒剑仙杜江_李三川小说

小说:花都酒剑仙

主角:杜江

作者:李三川

最新章节:第五十章 客卿

简介:乘风御剑,浪迹花都!穿梭灯红酒绿高楼厦,纵横纸醉金迷万丈红尘!我喝酒,即为修行;我入世,即是修心;我求欲,即为证道!不怕业火,不惧因果,不畏轮回!我就是我,剑道第一仙——酒剑仙!!!

花都酒剑仙免费阅读

《花都酒剑仙》第一章 家传酒

腊月,寒风如刀,割破人心。

夕阳印出一片红霞,雁南下。

陆南端,一家农村自建楼前。

杜江眉头紧皱,面色诚恳,拉住在学谈了两年女友王佳的手,低声下气恳求道:

“佳佳,既然来都来了,就过两天再走吧!”

说完,杜江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农家院子。

两层半的自建楼门口,站着两个面庞黝黑的中年人。

那是杜江的父母,在等着他们回来吃饭。

王佳面不耐烦之色,松开行李箱,掰开杜江的手,道:“我家里有急事,必须要走了。”

杜江忙道:“什么急事?一定要现在就回去吗?”

王佳说道:“嗯,很急很急的事情,顺风车都快到了。”

杜江小声说道:“你…能不能过两天再走?

你不知道,一个月前在学校你自己说要跟我回家,我父母知道后,他们不知道有多高兴!

他们早早就做了一桌饭菜等着我们,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了我带你回家,我村子很小,你突然这么一走,得让他们…”

“不要再说了,”王佳提高嗓门打断杜江,道:“我家明天真的有事。”

“滴滴——”

正在这时候,路口传来两声汽车鸣笛。

转弯处,一辆奔驰SUV闪身出现,停在两人身前。

车门打开,一个带着墨镜的青年胖子从车里下来。

杜江一看,忙道:“怎么是你?”

这个胖子,是学里曾经追求过王佳的富二代,陈涛。

一种不好的预涌上心头,杜江忙望向王佳,皱眉问道:“这就是你叫顺风车?”

王佳满脸通红,没有回应杜江,快速钻入车里。

陈涛上前拍了拍杜江的肩膀,以一副得意的口吻在杜江耳边低声说道:

“江啊,你虽然在学里有点名堂,但是出了校门,就不要想着玩高配了,像王佳这种金丝雀,你把握不住!嘿嘿!”

杜江一把拍开陈涛的手,拉开车门,目直视王佳,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佳不敢与杜江对视,低着头,脸腮都快要滴出血来。

“就是你想的意思,嘿嘿!不知道吧?三个小时前,王佳就叫我过来了。”

陈涛在一旁嘲笑着。

杜江面色铁青,沉声说道:“若不是我父母在身后,今天就把你废了!”

三个小时前,正是杜江带着王佳刚踏进家门的时候。

“王佳!”他强忍着怒意,沉声道:“你若是上了他的车,从此你我相忘江湖!”

说出这话时,杜江心中一阵沉闷。

如今快餐式的情下,两年的情其实已经不算短。

他们在学文学社相识,王佳对他一见倾心。

女追男,隔层纱,两人很快就在一起。

两年来,王佳确实也给杜江带来很不一样的快乐。

他与王佳谈古论今,指点中外,无话不说,无话不谈。

在上一刻之前,杜江都以为,此生就是她了。

为此,杜江拒绝了很多师妹师姐的追求。

直到如今看到了陈涛,他一切都明白了。

“忘了就忘了吧!”王佳面无表情说道:

“你家这红泥土,栽不活一朵红玫瑰!”

杜江怔在原地,如遭雷击!

车开走了,拉轰声炸响,扬起一阵尘土。

杜江没拦着,他铁青着脸,冷眼目送车子远去。

深一口气后,回过身来,向自家门前走去。

父母在门前,神情显得有些不安。

杜江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道:“爸、妈!回去吃饭吧!”

三人围着一张圆桌,满满一桌的饭菜已经有些凉了。

白切鸡、清蒸罗非、猪头皮炒辣椒、鸡杂炒芹菜…都凉了。

这一顿饭吃得很压抑。

一股阴郁之气萦绕口,杜江几乎不怎么动筷子。

他虽然尽力掩饰自己,但为人父母,怎么会不知自己儿子的烦恼?

“要不喝点酒吧!”父亲杜川说道。

杜江摇了摇头,道:“没事,王佳她家里确实有事…”

杜川道:“唉!虽然你刚刚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我们都听见了。”

杜江菜的筷子怔住,只见他父亲已经把酒倒满了,递到他面前。

“爸爸喝三杯,一杯是你上学后一直催你找女朋友,一杯是不该多嘴在村里炫耀你带女娃回家,最后一杯是爸不争气,没有赚到足够的钱给你…”

“爸!别说这些!”

杜江打断了父亲的话,见他执意要喝,也只好倒酒陪饮。

杜江与父亲干了满满三杯后,脸已经通红,听见父亲又说道:

“时代变了,以前爸觉得房子越高越气派,但在现在姑娘们看来,乡下房子建得再,也没有城里的厕所香。

你也别难过,咱们家里,就跟普通人家有些不一样!”

杜江猛的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老父亲,又看了看母亲,道:

“爸,您就别安慰我了,怪难为情的,喝酒吧!”

父亲杜川突然正色说道:“你听我说,咱们家里,是真有点不一样。现在外面上了年份的茂泰酒不是很贵吗?咱们家里就有一坛祖传老酒,你拿去外边鉴定一下,年份绝对比任何茂泰酒的历史都要高!”

杜江心中一暖,虽然他知道茂泰酒之所以贵,是因为被炒出来的,而其他不知名的酒,就算年份再久远,也值不了几个钱。

他父亲继续说道:“这坛酒,是从你太爷爷那一辈就传下来了,具体年份是多久,我也不知道,据你爷爷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拿出来喝。”

“如今看你娶不到老婆,这也算是万不得已了,毕竟不能让我们杜家的香火断了不是?咱虽然没有其他贵重的东西,原本还想拿这坛家传酒了给她做彩礼…现在这坛酒就在你房间,你看着办吧!”

杜江满头问号,这哪跟哪啊?

他急忙说道:“爸!你就放心吧!我还没毕业呢!将来儿子我会争气,不至于沦落到娶不到老婆的地步。”

一旁母亲闻言忙说道:“这可不一定啊!虽然你打小聪明,读书也用功,但在这件事上可马虎不得!你看咱村十几个棍…”

“妈!都这时候了?还开这玩笑啊!”

“哈哈哈….”

…..

酒过三巡后,父亲杜川已经趴在桌子上。

杜江要收拾残局,被他母亲拦着,让他上楼睡觉。

杜江心中一暖,默默回到自己房间。

房间不小,一席床,一张书桌。

窗外已经一片漆黑。

杜江没有开灯,细细品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很懂事,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在他们面前表现得没心没肺。

但懂事的人,不代表他们心里就不会悲伤。

相反,越懂事的人,心思越细腻,受的痛楚也会比一般人更痛。

因为他们无话可说,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开导自己,时间一长了,也就无人可说。

当一个人无话可说,无人可说时,那么他一定是无比孤独的。

房间很黑,像是装满了墨水。

杜江沉浸在墨水当中,眼中有热泪流出。

王佳,他的初恋。

毋庸置疑,绝多数人的初恋都是痛的。

杜江是人,故此心头也很痛。

无论他说了多少狠话,装了多少坚强,当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该痛的时候就还是会痛。

以前有多快乐,分开后就会有多痛苦。

以前有多甜美,分开后就会有多苦涩。

杜江甩了甩头,想忘记一切。

记忆没法甩开,反倒是原本就晕乎乎的脑袋晃动之后,肚子一阵翻腾想吐。

他黑开了灯,伸头从二楼吐了出去。

吐完回来刚准备躺下,突然发现书桌上有一坛古香古色的酒。

他想也不想,开封泥,口灌了。

味道很顺,很柔,酒味甘醇,芳香四溢。

一股柔和的暖意从喉间滑下,暖胃、润肠、舒肺、清肝、强心、醒神….

杜江喝完一口后,不但没有觉到恶心,反而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泰,连脑袋中晕乎乎的觉也瞬间消失了!

沁人心脾!

“啊!”

杜江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忍不住长吁一声。

但下一刻,他看到一个人仙风道骨的老人从酒坛子飞出,飘在房间当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