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兽世种田:兽人佬们排队宠我甘棠风_爱喝奶茶的狸花猫小说

小说:兽世种田:兽人佬们排队宠我

主角:甘棠风

作者:爱喝奶茶的狸花猫

最新章节:第十章 敲定约会

简介:意外穿越兽人陆,缺衣少食,没事,看姐带着部落上山砍树,下河鱼,采的了水果,养的了鸡,生地了幼崽,撩的了男*宠——“哎——哎——哎——”那头银狼搞什么呢?别拿你那八块腹肌诱惑我。“溜——姐不吃那一套!”“呜——我错了!我再也不口嗨了!”

兽世种田:兽人佬们排队宠我免费阅读

《兽世种田:兽人佬们排队宠我》第一章 穿越兽神陆

甘棠一脸懵逼地看着四周的环境,入云的树,遮天翳日,随便随便挑一株就有两三米粗,几十米高。

密密麻麻的野草,每一株都有甘棠那么高,锯齿的边缘显示着它们并不好惹,至少甘棠没有拿手去试一试的冲动。

一条被踩出来的小路,蜿蜒着通往远方。

甘棠看了看头遮的严严实实,只能透出零星斑点阳的树叶,嘴角抽了抽[什么鬼?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后山挖笋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甘棠迅速将自己藏到了树后[情况不明,还是苟一点好。]

“堂呢?我明明看到她往这个方向来的啊?怎么不见了?”

“她不会跑远了吧?”

“不会,堂又不是不懂事的幼崽,怎么可能在林子里到处乱跑,一定在附近。”

甘棠悄地探出脑袋,看向来人的方向。

只见两个穿着兽皮裙的女正在四处张望,应该是在寻找着她们嘴里的堂。

【不是,这是在玩cosplay?穿着兽皮裙就到处跑?】

“堂,你躲在树后面干什么,快出来,我们要回去了。”高挑一些的那位眼睛尖,一下子便看到了躲在树后的甘棠,将她拉了出来。

“你们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堂,你怎么了?我是叶啊,天快黑了,我们要赶回部落。快走吧!”

“不是,我不认识你们。”甘棠努力的将后仰,来抵抗拉扯她的力量【这人不会是疯子吧,自己压根就不认识她。】

“堂,别闹了,天黑了,林子里很危险的。”这个叫叶的对甘棠说。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

“堂,你——”

“叶,等等。”另一位稍矮一些的女拦住了渐渐急躁的叶:“堂受伤了。”

“什么?”叶听到堂受伤了,一下子便松开了拉着甘棠的手。

猝不及防的甘棠一坐到了地上,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嘶——”

“堂,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叶赶紧跑了过来,扶起了甘棠。

“我没事。”

“堂,你的头没事吧?”温和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

闻言,甘棠伸手了头:“我头没事啊,好好的。”

话是说的挺响,可手却到了一片润湿,剧烈的疼痛侵袭而来,甘棠一下子晕了过去,临昏迷前,听到了叶的惊呼声:“堂,堂——”

再次醒来的甘棠躺在了石床上,头上的伤口已经简单地包扎好了,甘棠双眼放空地看向洞。

她已经接受了这具的所有记忆。

甘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只是一缕幽魂,借尸还魂而已。

甘棠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小主播,平常就在某音上发布些小视频,偶尔做做直播。

不过她并不是那些跳舞唱歌的up主,她的视频以手工艺品为主,也算是为传统文化的传播做些小贡献。

为了方便录制视频,甘棠搬回了爷爷留下的乡下老宅子,是一座典型的农家小院。

院子里种着两颗枣树,每年九月份,枣树上都会挂满了红彤彤的枣,诱惑的小甘棠口水直流。

爷爷每每都会笑着带小甘棠用竹竿打枣子,打下的枣,奶奶就会用来做各种好吃的,红枣粥,红枣发糕,红枣桂花糕等等等等——

爷爷奶奶去世以后,甘棠每年还是会回来打枣做枣糕,却再也吃不到记忆中的味道。

院后有一片菜田,种些小菜,自给自足完全没有问题。

被借的这具叫做堂,是银狼部落的一名雌半兽人。

何为半兽人呢?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说甘棠现在所在的陆了。

这块陆叫做兽神陆,生活在这块陆上的以兽人和半兽人为主,可以在动物形态和人类之间自由切换的叫做兽人。

而半兽人虽然也能变身,不过只能半兽化,比如说有耳朵,尾巴,爪子等,不能完全变为动物形态。

甘棠是猫族的一名半兽人。

兽神陆的兽人是以部落形式生活在暗夜森林之中,以狩猎为生,生活条件说一般那都是抬举。

每年都会有不少的年老的兽人,雌,幼崽因为兽潮,寒冬等等原因而灭亡。

原身当年所在的部落就是在一场寒冬中死伤半,族长实在不忍心看着剩下的族人死亡,便带着活下来的人往南方迁徙,在猫族灭绝前被银狼一族收留。

原身从小就是在银狼群中长的。

兽神陆生存环境恶劣,雌和幼崽死亡率很高,因此显得尤为珍贵。

原身虽然是个孤儿,但是在族人的帮助下也算是顺利长到了成年。

成年后,原身就加入了部落的采集队,负责采摘些绿叶菜,水果等雌和幼崽吃的食物。

这次就是在采集过程中不小小心摔死的。

正好被甘棠捡了个便宜。

“堂,你醒了。”甘棠先前见到的稍矮些的雌端着石碗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扭捏的叶:“先喝点水。”

“谢谢你,月。”接受了原身的记忆,甘棠自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月和叶是原身从小的玩伴,都是雌半兽人。

月和原身一样,是猫族的,而叶是银狼族的。

“堂,对不起!”叶愧疚地看着堂。

“叶,跟你没关系。”接受完记忆的甘棠自然知道叶并不是故意的,夜晚的森林的确很危险,就凭跟着的那几个兽人,可护不住整只采集队。

“堂,你怎么会受伤的?”叶看到甘棠不怪她,立刻恢复了精神。

“我只是想摘些苹——红果,没想到红果树上居然有蛇,我不小心就摔了下来。”甘棠翻着记忆角落里原身死亡的原因,嘴角直抽。

虽然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察觉到周围的物种个体极,但是这也太了。

人头的苹果见过没?成人手臂粗的小蛇见过没?

在兽神陆那都算小的。

“什么蛇,有没有被咬到?”月紧张地询问。

“没被咬到,我是躲避的时候摔下来的。”甘棠忙安月:“没有看清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蛇。”

“不行,我要去找哥哥。”叶咋咋呼呼地就往外跑。

甘棠和叶都没有阻止,今天她们去的林子离部落不远,那蛇没毒还好,要是有毒,被咬了的话,以这个陆的医疗条件,直接可以去觐见兽神了。

“月,我是怎么回来的?”

“是风送你回来的。”

“风?”甘棠赶紧翻找原身的记忆。

风是银狼部落的兽人,也是部落的第一勇士,只是子冷淡,不好接触,尤其是对雌和幼崽,简直是避如蛇蝎。

“他居然会送我回来?”

“堂——”甘棠一抬头就发现月不赞同地看着她,原来是甘棠不自觉的将话问了出来。

“嘿嘿(*^▽^*)——”甘棠只能装傻。

“你那时候头一直不停地流血,我和叶都没了主意,正好碰上狩猎队回部落,狩猎队里风的速度最快,就让他先带你回来找巫医了。”

“巫医说她也没有把握,只能先给你止了血,至于你什么时候醒,能不能醒,就只能看兽神想不想接你走了!”

【神他喵的接我走!】甘棠默默的吐槽,可不敢说出来,在兽神陆说兽神的坏话,又不是不想活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