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锦绣大唐之长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绣大唐之长安

状态:已更新1050.7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11-19 21:33:40

简介: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但是当房俊穿越到那位浑身冒着绿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辈身上,就感觉生活全都不好了………

锦绣大唐之长安免费阅读

锦绣大唐之长安免费阅读第一章 神,请让我再死一次

  大唐,贞观十二年冬。

  卯时初,诺大的长安城仿似一头亘古巨兽蛰伏在黑暗之中。

  鹅毛般的大雪扑簌簌的落满街巷屋脊,一行行举着火把的车队从各个里坊刚刚由坊卒打开的坊门走出。

  踏着厚厚的积雪,汇聚到朱雀大街,浩浩荡荡的前往承天门,准备上朝。

  早朝时辰将至,可房玄龄的府邸却是人声吵杂、乱作一团。

  房玄龄一身朝服,负手站在庭院当中,仰首望着铺满积雪的屋顶,满面忧色。

  屋顶坐着一个衣衫单薄的少年,手里拎着个酒坛子,时不时的喝上一口,长吁短叹。

  样貌敦厚,浓眉大眼,青涩的脸上带着稚气,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

  这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跑过来,“噗通”跪在房玄龄面前,膝盖顿时没入一寸厚的积雪中。

  “呜呜……老爷,都是我的错,没有看住二少爷……呜呜……”

  小丫鬟俏儿是二少爷的贴身侍女,刚刚睡醒,才知道二少爷天不亮就跑到屋顶喝酒,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二少爷可是病了好多天,这才刚刚见好,万一受了风寒可怎么得了?

  心里自责没有及时发现二少爷的行踪,小丫鬟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屋里一阵脚步杂乱,主母卢氏风风火火的跑出来,口中急问:“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房玄龄叹口气,指了指屋顶。

  卢氏显然刚刚起床,头发尚未梳理整齐,一抬头看见屋顶“听雪饮酒”的二儿子,顿时大叫:

  “儿啊,你且下来,这天寒地冻的,莫要冻出个好歹……”

  次子遗爱前些时日出城狩猎不慎坠马,磕了后脑,一直神志不清昏睡不醒,房府上下尽皆焦虑。

  这刚刚见好了,怎么又顶风冒雪的跑到屋顶上去了?

  难不成是摔坏了脑子?

  这么一想,卢氏更是心急如焚,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屋顶的少年却是无动于衷,一副仰首望天思考人生状。

  房玄龄阴沉着脸,虽然也很是担心二儿子,但是一大清早的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实在是不成体统。

  喝了一声:“赶紧下来!”

  少年看看房玄龄,又看看卢氏,终于开口说道:“我不娶高阳公主!”

  这话一出,满院皆静。

  房玄龄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勃然大怒:“逆子,要找死吗?”

  少年梗着脖子一脸倔强:“要我娶高阳,我就死给你看!”

  房玄龄气得胡子都翘起来,狠狠盯着眼前这个二儿子:

  “此乃陛下赐婚,岂容得你一个黄口孺子拒绝?你将天家威严置于何地?更何况,‘尚公主’乃是何等的荣耀,你居然拒之不受,简直荒唐!”

  房玄龄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把这个混球宰了了事!

  皇帝金口御赐,谁敢不受?

  就算真的不想接受这份荣耀,可不敢说出来,也就只能心里想想而已……

  那少年似乎也意识到以死相逼怕是没有效果,不由得苦了脸,苦苦哀求:

  “要不……跟皇上说说,不要高阳行不行,咱换一个?”

  房玄龄愣住:“……换一个?”

  你特么当大唐公主是什么?

  大白菜?

  这个看不上,扒拉扒拉再换一个?

  简直就是找死!

  房玄龄血灌瞳仁,仰天咆哮:“孽畜!给老子滚下来!”

  ……

  房玄龄火急火燎的赶去上朝,时辰已经过了。

  虽说当今天子对于似他这等肱骨旧臣颇为宽容,等闲不会斥责,但是数年来兢兢业业的房玄龄责任心颇重,绝不会仗着天子的宠信放任自流。

  房府厅堂的四角摆放了几个炭盆,炭火正旺,屋子温暖如春。

  房俊的心里却一如屋外的冰天雪地,拔凉拔凉的……

  前一刻还在县里主持大力发展农村机械化耕作,怎么脑袋一晕眼前一黑,就特么穿到唐朝来了?

  穿了也就穿了吧,可是特么为什么好死不死的偏偏变成房遗爱?

  说起那位仁兄,呵呵,名传千古啊……

  乌龟的典范、超级绿巨人!

  额滴神,这是要闹哪样?

  都怪老爹啊,要是给自己取名叫房仕龙多好……

  房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可以忍受贫穷,可以接受挫折,可特么打死也无法忍受变绿!

  桌上精致的小青菜绿油油的彷佛在嘲讽自己,好心塞……

  “儿啊,好歹吃一点,这个葵菜馅儿的小馄饨是你最爱吃的,还有醋芹,最是开胃……”

  母亲卢氏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用筷子不停的往房俊的碗里夹菜,就差给喂到嘴里了。

  尽管郁闷的要死,房俊还是心里暖暖的。

  无微不至的关心、浓浓的母爱,让他想起另一个世界自己的母亲。

  一向被视为骄傲、有出息的儿子突然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母亲该是何等的伤心欲绝?

  房俊强忍着担忧和悲痛,夹起一个馄饨塞进嘴里,却是食不知味。

  “你说你这孩子也是,那么多人在场,你怎么能说那样的话?要是传出去,陛下还不得发火?

  再说了,高阳那丫头我瞅着挺不错啊,身段儿好,长得还俊,又是金枝玉叶,更甚得陛下宠爱,你咋还瞧不上?”

  卢氏有些不满,口中埋怨着。

  一提这事儿,房俊胸口就堵得慌:“娘啊,爹最听你的话了,你让他跟皇上说说,这门亲咱不结行不行?”

  高阳公主啊!

  那可是千古传奇的女性,追求自由恋爱的伟大先驱……

  这女海王,特么就让我给摊上了?

  我不是草原,容不上这匹野马啊。

  卢氏嗔怪的打了儿子一下:

  “这事儿啊,怕是真由不得你。这阵子陛下被那个《氏族志》闹得正上火呢,据说申国公主持编撰,将崔姓列为氏族第一等,还有传言说是五姓七宗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不与皇族通婚……

  陛下很不满,这时候你要是再闹这么一出儿,你让陛下怎么想?好啊,五姓七宗看不上咱李氏皇族,你房家也看不上?你想想,能行吗?”

  卢氏苦口婆心的劝导儿子,可那神情怎么看都像是一只高傲的公鸡,神采风扬。

  呃……

  忘记了,人家卢氏那可是正宗的范阳卢氏嫡女,还真就瞧不起有胡人血统的李氏皇族……

  可是这跟自己有个毛的关系?

  他也知道想让天子收回成命肯定很难,可问题是如果自己真的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娶了高阳公主……

  思来想去,房俊居然发现前后左右都是死路,怎么走都是死棋。

  无解……

  他郁闷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心里无声的呐喊:神啊,能不能让我再死一次?

上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上午9:11
下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上午9: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