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月冉溪慕容堇辰的小说穿越医妃世无双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小说:穿越医妃世无双

主角:月冉溪慕容堇辰

简介:“十三哥,好巧啊,你也在这儿,这美人说是你的王妃。要不你来认领则个。”慕容堇跃一下子就起来,老实的走到慕容堇辰身边问个好。虽然他素来胡闹惯了,但是在慕容堇辰身边老实的很。

穿越之凶辣女猎户免费阅读

穿越医妃世无双免费阅读第22章 该死的占有欲

因为有一年,他不满慕容堇辰的战王之名,都是皇子慕容堇辰也没比他大几岁,对他有封号格外不满,就上门去寻事。

慕容堇跃是被慕容堇辰活活打服的,所以现在乖觉的很。

慕容堇辰秉着气,迈步走了过来,站在桌边对月冉溪道,“还不回府,妇道人家在外面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还真是皇嫂啊,慕容堇跃在一旁都微微张着嘴,默默的往边上退了好几步,生怕又要挨她十三哥的打了。

月冉溪听这话就不舒服了,纤纤玉手里拿的筷子“啪”的一声放在白瓷碗上,声音脆响,也显示了她的心情非常的不爽。

她也一下子站了起来,美眸盯着慕容堇辰,视线却又绕到他身后的女人身上,道:“是不是和那位小姐一样,戴个面纱就不叫抛头露面了啊?”

“与你无关。”慕容堇辰的剑眉深深的拧了起来,这女人惯会扯皮子。

“王爷我先走了。”那个戴着白面纱的女人福了福身子,见月冉溪和慕容堇辰争执起来了,赶忙就要走。

月冉溪却一把蹿出去,抓住她的手腕道,“表妹,急什么啊,你和表姐夫私下见面,还开个雅间,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

言语间还一把将苏浅梨的白纱扯了下来。

戴着这东西,自己一看她那微微蹙着的眉头就知道是她这朵小白莲了,月冉溪心内不屑的想道。

这二楼也是大堂,吃饭的客人目光齐齐射来。

什么表妹,表姐夫的,王爷的,好劲爆啊。

“你做什么?”慕容堇辰一脸阴郁,伸手抓住月冉溪的手腕。

“我做了什么,我只是揭了一个面纱,又不是脱了她的衣服,王爷为什么这么紧张呐。”月冉溪压低了声响,长而卷翘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般巴眨着。

慕容堇辰气极,这女人真是睚眦必报。

周遭的食客已经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就是战王啊,不是说战王妃是草包的嘛,怎么是这么一个大美人啊,这样的美人还 不珍惜,要什么表妹啊。”

“嘘,这可不是我们平头百姓能议论的,可能是苏家那小姐会来事儿。”

“有理有理,不怕家里的彪,就怕外面的骚。”

苏浅梨听着这些话,气得眼里都冒出了泪花来,再想到了慕容堇辰今日和她说的话,她这一趟出来真的是亏得很。

“不叨扰王爷和王妃了。”她气得垂在袖子里的手一个劲儿的颤抖。

看着苏浅梨下楼的背影,慕容堇辰眉头皱成了浅浅的川字,拉着月冉溪的手腕一直不曾松开,掷地有声的道,“现在可以跟本王回府了嘛?”

“我还没吃饱……”月冉溪撇撇嘴。

从二楼望下去,见苏浅梨仓皇逃窜的样子,心道,私底下事儿倒是不少,就是面子薄了点,怎么跟自己斗。

“来人,给王妃打包回府。”慕容堇辰目不斜视。

“成,回去吧。”月冉溪勾了勾唇,今日坏了他的好事,指不定回去要怎么发落自己,她抽回手腕,走到了慕容堇跃的边上。

她伸出手在慕容堇跃的胸口拍了拍,道,“这里有个脏东西皇嫂替你拍掉,谢十七弟请的这顿饭,改日有机会咱们再把酒言欢。”

慕容堇跃吓得又往后退了一步,他抬头看他的十三哥头上都快冒火了。

怎么办,十三哥会不会以为我勾引他的王妃,会不会下次见面打死我……

慕容堇辰已经紧紧的攥住了月冉溪的手腕,步履飞快的拖着她往下走,小桃还在拿小二打包的东西,还没跟上来,慕容堇辰就已经将月冉溪抓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慕容堇辰的大掌已经紧扣在她细嫩的脖子处。

“你见在本王这里求爱无果,又换了个目标?”

月冉溪无语,他想换个王妃就掐死自己吧,上回让他休妻都不肯,还摆出这虚张声势的架势来,吓唬谁。

她怒瞪着他。

慕容堇辰只好松了手,改换成紧捏着月冉溪的下巴,恶狠狠的警告,“十七弟日日夜宿花魁房中,外头外室数不胜数,你觉得他是良人。”

“王爷,你在说什么混话,只是叔嫂而已。我来这望海楼吃饭,遇到了十七弟,他过来请我吃饭,仅此而已。”月冉溪虽然是坐在马车上,但是脊背挺直。

她眨巴了一下眼眸后又道,“莫不是王爷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也以为旁人都如你一般。”

“月冉溪!”慕容堇辰气得呼出她的姓名,本来还想说什么,甩袖说了句,“罢了罢了!与你这无知妇人说了也不懂。”

这时,马车突然起步。

月冉溪的身体被冲撞到了慕容堇辰的怀里,马车还在东倒西歪。

“车夫,怎么回事?”匆忙中,慕容堇辰一手搂着月冉溪,一手掀开马车帘子,质问外面的车夫。

但是只见车夫一脸慌乱的道,“有刺客,王爷……”

“什么?”月冉溪头皮发麻,她还没想过竟然有刺客这东西。

这时箭矢破空而来的声音,有几支甚至射在马车背后的板上,放出“当”的声音,慕容堇辰拉着月冉溪躲在马车一角。

“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会不会死?”月冉溪忍不住心中焦虑。

她从末世而来,最珍贵的就是这条命了,若是命都没有了,就划不来了。

“不会死的,本王在这里阎罗王也休想近前。”

好狂妄的男人,听着他自信张扬的话,月冉溪也愣了愣,但是莫名有几分安全感。

这时,慕容堇辰掀起衣摆,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弩箭,半个人挂出马车窗外,弩箭对着黑衣刺客就是疾射而去。

后面追赶的刺客约莫有六七人,两箭射去,就有两人落马。

月冉溪看着慕容堇辰将后背留给自己,微微的有些发愣,在前世,后背只可以留给自己的朋友的。

这时,车帘子被掀开,原先赶车的车夫露出了闪着寒芒的匕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