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叶南烟墨锦洲的小说重生被大佬宠上天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小说:重生被大佬宠上天

主角:叶南烟墨锦洲

简介:墨锦洲吃了两碗米饭,才放下了筷子。叶南烟正在喝带来的水果茶,见状,递了一杯过去:“吃饱了?我煮的果茶,可以解腻,喝点?”

医妻萌宝宠入骨免费阅读

重生被大佬宠上天免费阅读第22章 他在拈酸吃醋!

橙亮的茶汤,点缀着花瓣。

入口清甜中带着淡淡花香,甜而不腻,淡淡回甘。

“味道不错。”他喝了一大口。

“当然,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以前我画稿没灵感的时候,就煮一杯,喝着喝着灵感就来了。”

叶南烟喝完最后一口,放下杯子。

装着浪花鱼片的炖盅只剩下最下面的石头,一滴汤都没有剩下。

其余的菜,多多少少都剩下了些。

她勾了勾嘴角,想到之前禾易拜托的事情。

边收拾便当盒,边说道:“禾助理说你是准备不吃饭,直接开会到下午?”

墨锦洲怔了一秒,解释了一句:“有几个项目,着急落地。”

“工作再怎么忙,一日三餐都是不能忽略的!都有胃病了,还不知道养着!怎么,真要把自己折腾出个胃穿孔啊?你真要住院了,积压的项目更多!而且,亲者痛仇者快!”

叶南烟眉心拧起,不悦的看着他。

她还要帮他治腿呢。

可不能还没找到医生,让他先把自己的身体折腾垮了!

墨锦洲看着她闪烁着不悦和焦急的眸子,薄唇微抿。

亲者痛仇者快……

那她是觉得痛快的一方?还是会担心他的?

被盯着,叶南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刚刚的语气是不是带了训斥的味道?

有点挑战他绝对权威的意思?

笑死,她根本不敢好嘛!

“那个,我的意思是,要懂得照顾自己。”

她瞄着他的表情解释:“而且,你吃饭,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墨英上上下下的员工,都指靠着你呢。还有你的朋友,家人,最关心的肯定也是你的身体——”

“你呢?”墨锦洲打断了她的话。

他问得突然,叶南烟噎了一下。

随即才反应过来,认真且笃定:“我当然也是!”

墨锦洲定定的看她,十几秒后,才笑了一下:“我以为——”

“什么?”叶南烟不解的眨眼睛。

“没事。”墨锦洲拢了拢腿上的薄毯,“我知道了。”

以为她会希望他尽快拖垮自己的身体,这样她就可以摆脱他,和她深爱的男人双宿双飞。

这样扫兴的话,还是别说出来破坏气氛了。

而且,听上去像是他在拈酸吃醋一般!

“才不放心你,工作起来肯定什么都忘了。”

叶南烟碎碎念的嘟囔着:“还是交代禾助理,让他看着你好了!”

从他手中将空杯子接过来,放回保温袋。

提着站起身:“禾助理说下午两点半才开会,那你抓紧时间休息会儿,我先回去了。”

“让司机送你。”

“好。”

“晚上有饭局,大概八点多回去。”

“知道啦,你赶紧午睡!”

墨锦洲看着她睁得圆溜溜的眼睛,薄唇扬起:“嗯。”

禾易将叶南烟送上车后,拿着文件去签字。

一进办公室,墨锦洲正将薄毯往上拽,准备躺在沙发上睡觉。

他顿时傻了眼:“老板,你这是要——午睡?”

“不行?”墨锦洲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我跟了你六年了,第一次看见你午睡!你不是觉得睡觉是浪费时间吗?”

禾易眨眨眼睛:“老板,你受什么刺激了?”

“你不懂。”

“啊?什么?”

墨锦洲认真的看他:“现在我的身体,不只是我一个人的。这些婚后该有的自觉性,你不懂。”

莫名被秀了一脸的禾易:……

就特么多问!

还能因为什么?

当然是老板娘叮嘱过啊!

“是是是,我是单身狗,我不懂!”他狠狠翻了个白眼。

当然,是在心里。

笑死,敢表现出来吗?

年终奖不想要了?还是想去原始森林拉练啊?

这狗粮,他吃还不行吗!

“那你先睡,快开会了我再来叫您。”

禾易不想再被秀了,决定赶紧闪人。

“放着吧,我睡醒了再签。”墨锦洲说着,躺在沙发上。

“好嘞!”禾易做了个“喳”的动作,将文件放在茶几上,转身离开。

轻轻关门时,他看着表情轻松的墨锦洲,也忍不住扬了笑。

真是难得,老板居然还有这么乖的一面!

——

晚上的饭局,是在兰桂坊。

结束已经是八点多,墨锦洲没喝酒,神色一片清明。

出了电梯没几步,一身粉色短裙的叶雨歌笑盈盈走了过来。

“锦洲,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她笑容娇俏的看他,“你吃晚餐了吗?要不一起?听说今天有新鲜的极品黄油蟹。”

墨锦洲却像是没听见她说的,看都没看一眼。

叶雨歌是听小姐妹说他来了这里,所以特意来偶遇的。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呢,哪里甘心就这样被无视。

羞恼的咬了下唇瓣,嗓音甜美娇腻的再次开口:

“锦洲,南南她自小骄纵惯了,任何时候都以她自己的喜好为先。要是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谅她,不要怪她。”

墨锦洲顿住,转头,眸光清冷的看她。

见状,叶雨歌勾起嘴角的同时,又在心里狠狠咒骂着叶南烟。

她很开心,他终于愿意和她说话了。

看着他雕刻版俊朗立体的五官,望着他深邃的凤眸,她的心燥热了起来。

这样完美的男人,就该臣服在她的脚下!

面上不显,依旧一副关心妹妹的好姐姐模样:

“南南不喜欢爹地妈咪对她约束太多,性格叛逆又独立。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她大婚那天喝酒的事情,已经打电话说过她了。她那天说的话,都是酒后糊涂,锦洲你不要放在心上。”

“酒后糊涂,什么话?”墨锦洲似笑非笑。

真是一家米养两种人。

那边一只可爱小狐狸,这边,有人抖机灵抖得开心。

“南南没说,不过我想,肯定是关于符博扬的。”

叶雨歌装着轻叹了口气:“他的确是南南的前男友,交往了一年多,感情很好。本来都约定好了,毕业就结婚的。不过我相信,南南嫁给你,肯定已经和他断得干干净净。酒后失言,也只是因为习惯。”

看着墨锦洲冷得不带丝毫温度的脸,她忍不住得意起来。

即便没有感情,他也绝不可能容忍叶南烟给他戴绿帽子!

“还有件事,原本我不该和你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