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嫡女美又娇最新章节,主角白卿言萧容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重生嫡女美又娇

主角名:白卿言萧容衍

简介:董氏紧咬着牙关,轻轻拍了拍白卿言抱着她的手,鼻翼煽动,闭上眼,泪水立时如断线一般。宣嘉年腊月二十九,大雪,镇国公府主母世子夫人董氏、二夫人刘氏、三夫人李氏、四夫人王氏、五夫人齐氏相继得知镇国公府男子皆损于南疆,悲痛不已。在整个大都城都充溢着年节喜气之时,镇国公府却被笼罩于阴霾之中,府内不知情的妾室和婢女、婆子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同寻常,谨守本分不敢喧闹。

重生嫡女美又娇全文免费阅读第六十章:生死相托

大长公主长寿院上房内,世子夫人董氏还算稳得住,她紧紧握住庶女白锦瑟的手安抚她莫怕。

二夫人抽抽嗒嗒正抹着眼泪,三夫人丢了魂一般坐在那里面无人色。

四夫人本就性格软弱,要不是五姑娘六姑娘这对双胞胎庶女立在她身侧紧紧握着她的手,她早就撑不住倒下了。

只有五夫人同世子夫人董氏一样强撑着,挺直脊背坐在那里,眸色通红双手护着肚子,咬紧了牙关一语不发。

白卿言、白锦绣和白锦桐、白锦稚、白锦昭、白锦华、白锦瑟都挨着自己母亲坐着。

大长公主拨弄着手中佛珠,闭着眼,眼角藏不住的泪光终究从脸庞划下来。

“老五的媳妇儿大着肚子,老四媳妇儿性格软糯顶不上用场,这辉煌了百年的镇国公府如今走到这一步,来路……还要靠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儿和老三媳妇儿撑着!”大长公主尽显疲态,“该准备的准备起来!别等……别等消息传来回来我们措手不及。”

“是,儿媳知道了!”董氏含泪点头。

“国公爷、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老五,还有……十七个孩子!运回来棺椁肯定都是临时凑合!”大长公主一直闭着眼,眼泪还是不断往外冒,“国公爷的棺椁是早就备下的!今儿是腊月二十九恐怕棺材铺子都关门了,老大媳妇儿……”

不等大长公主说完,白卿言已然开口:“那就等消息传回来,我们去借,向这天下借……”

大长公主微微睁眼,烛光刺得她酸胀的眸子生疼。

“祖母,唯有将英烈至于惨地,让这天下看到我白家为这江山,为这万民做了什么,方能让那些害我白家者心虚,让今上念我白家功绩,优待我白家遗孀,护我白家遗孀免受戕害。”

白卿言心里清楚,在不造反这个前提之下,只要是对白家有利的祖母都会同意。

大长公主望着白卿言,点了点头:“就按阿宝说的做。”

“等大事过后,家中妾室如有想另寻前程的,发还身契,人许五百两,让她们走吧!你们各自安顿各自房中,就不要辛苦你们大嫂了。”大长公主本着那一点点慈心,犹豫了良久又道,“你们若也不愿意在这个家守下去,届时也可自行离去!你们也别怕……就算你们离开了国公府,只要我在一天,国公府也永远是你们的家。”

大长公主一番话触动二夫人刘氏、三夫人李氏和四夫人王氏情肠,三人捂着嘴又哭了起来,为她们的丈夫也为她们的儿子,即便已经痛哭过好多场,可想起来丈夫和儿子,还是绞得人肝胆俱裂。

“母亲,我答应过大郎,他为民守大晋,我为他守白家,荣辱与共,生死相托,此生不负。”董氏提到丈夫声音难以言喻的温柔,“他虽已死,誓言犹在,我此生不负白家,生是白家宗妇,死亦白氏亡魂。”

长公主点头闭上眼,泪水涟涟,已哽咽难言。

白卿言握住董氏比她还冰凉的手,轻轻搓着试图温暖董氏,上一世……她的母亲董氏,是真的做到了她所说的。

其实,她的母亲和诸位婶婶能有她祖母这般明事理的婆婆,也是有幸。

此生,她再也不想看到母亲和婶婶们以自尽为白家求公道的场面。

或许是她胸襟太窄,前世今生都无法放下祖父、父亲、叔叔、兄弟们的死。

重生归来……她活着就只为报仇讨债!所以她很是希望母亲、婶婶们可以走出丧夫失子的阴霾。甚至可以再嫁。

白家的所有仇恨的泥潭……有她足矣。

·

从腊月二十九到除夕这天,格外漫长。

就像死囚已经知道必死,却不知道悬在头顶的那把刀何时落下。

白卿言坐在假山凉亭之上出神,直到卢平前来对她回禀吴哲身后事,她才回神。

“按照大姑娘吩咐,属下除了将两百亩上好水田的地契给吴哲的父母送去,还去账房支了五百两银子一并给了吴哲父母妻子,告知吴哲父母吴哲是奉命出行遇到了强盗,吴哲丧葬一应花费都由国公府拨付。吴哲的媳妇儿二月份就要生了,也算是留了后,大姑娘不必太难过!”卢平说道。

白卿言点了点头,表情略显疲态:“辛苦平叔了……”

卢平知道吴哲因何而亡,自然也知道了南疆战场的事情,他眸子发红。

见白卿言这副模样,卢平一个粗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只道:“大姑娘,秦尚志说大姑娘眼界格局不一般,他看到了十步,大姑娘就已经看到了九十九步。他还说大姑娘要是个男儿,白家满门荣耀至少能再延续三代不成问题!这话卢平信!国公爷他们虽然……虽然去了,可大姑娘您得撑住。”

白卿言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能得到秦尚志的称赞,这个人恃才倨傲,上辈子也没听说秦尚志夸几个人。

“我知道,平叔放心,我撑得住!”

她两世为人,经历了两次,要是撑不住就枉费苍天让她回来的这一番好意了。

卢平见春桃带着陈庆生从假山下而来,这才长揖到底对白卿言行礼退下。

陈庆生和卢平在假山台阶处相遇,笑着行了礼,便匆匆前往凉亭。

“大姑娘!”陈庆生行礼。

“今日是除夕,原本该让你举家团聚,可我这里有件要紧事要着信得过的人去办,只能辛苦你!”她紧握着手炉,眉眼低垂,声音沙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