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不沉的舰炮(雪亮军刀姊妹篇)最新章节,主角张定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不沉的舰炮(雪亮军刀姊妹篇)

主角名:张定海

简介:张定海强忍着情绪的变化,他很清楚鸿丰号上面的兄弟为什么要让自己击沉他们的舰,鸿丰号最后可能想要搁浅后修理舰艇,但估计受创损失太严重。而这么浅的水域,将来日军打过来完全有可能把鸿丰号拖到船坞去修理。看到自己的友军舰艇亲手被自己炸沉,对于每个军官和士兵来说都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铁血龙首免费阅读

不沉的舰炮全文免费阅读二十七、一号艇

不管是不是接受,大家只能接受,因为这就是战争,残酷的战争……这场战争中的每个指挥官和士兵都只能服从这样的一种残酷规律,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打败对方。一方是为了侵略,而另一方是为了自救。

鱼雷艇回港之后进行了短暂修理,张定海同时接到命令,晚上将护航一艘武装驳船执行最后一次布雷任务。然后张定海的人员和鱼雷艇将返回汉口。

他们选择在傍晚出发,然后争取在半夜前后完成任务返回港口。夕阳下面,张定海缓缓领航武装驳船离开港口。两船保持一百米的距离,由张定海的艇在前,朝预定水域驶去。一直开到晚上八点多,到达预定水域,鱼雷艇打出灯语告诉驳船可以进行布雷了。

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一边倒车一边布雷,船首对准了雷区。而张定海的船则调转方向,伴随着驳船向上游缓缓开行。这几天兄弟们都是连续疲劳,张定海让没什么大事的兄弟都下甲板休息,只在轮机、通信、航海几个战位留下几个兄弟。

水面上起了点风,把武装驳船的烟吹了过来,正好黑烟覆盖住了的张定海在艇首的视线。只听见有什么东西挡在了艇首,紧跟着艇尾部的螺旋桨发出异常的声音。张定海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回事?”

“长官,不知道,传动轴被卡死了。”

“停车。把所有人叫起来。”

休息的兄弟都起来了,张定海将艇抛锚,然后给武装驳船打了灯语,告诉他们自己的船出了故障。

轮机的兄弟找根绳子,然后一个水性好的水兵腰间拴住绳子下水探探艇身的情况。不大工夫,他从水底下钻了出来,“长官,我们被拦阻网缠上了,螺旋桨被拦阻网缠住,已经损坏了。”

张定海听了之后心里一咯噔,这个水域海军没有布设拦阻网啊。他取出航道图,图上显示这片水域是安全的。看来很有可能是陆军布设的,而没有通知海军方面。张定海用灯语联络武装驳船,自己的船失去了动力。

武装驳船打回灯语:布雷后我来拖你。

张定海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好在轮机没有损坏,回到港口修一下传动轴和螺旋桨就行了。武装驳船一直忙到天亮,中间还回去重新装载了一次水雷,开回来继续布设水雷。一直到上午七点多,驳船才布完了预定数量的水雷,开到张定海的艇前面,把他们拖回港口。

港口的兄弟检查了一下损坏的地方,问题是缺少零件,好在前几天有一艘被炸坏的鱼雷艇搁浅后被拖了回来。那艘艇的船身已经严重损毁,拖回来主要是为了拆解钢板和其他零件。但问题是那艘艇还在汉口。所以张定海带着海军签发的接收单,到汉口接相关的零件。张定海想想也辛酸,海军已经打到了这个份上了,需要拆东墙补西墙地维修舰艇。

第二天张定海带着相关的零件以及汉口中队驻地所有留守的兄弟回来了,大家虽然分开时间不长,但见了面还是很高兴。中队驻地有很多原来当轮机兵的兄弟,他们利用木头搭了个干船坞,然后大伙用人力将鱼雷艇拉上了木头架子。

这会儿已经到了天热的时候了,大家挥汗如雨,但为了早点把艇修好,大伙的热情倒是很高。张定海让几个兄弟熬了绿豆汤送了过去,天慢慢热起来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出现中暑影响战斗力的事情。

通过维修,整个轮机部分都被大修了一次,原来传动和螺旋桨被全部更换,艇身趁着这个机会又重新打磨一次,重新打了一遍油漆。试航定在傍晚,主要是检查一下艇身、轮机的维修情况。因为现在艇上还没有动力,所以张定海只安排了一个兄弟值武装更,其他的兄弟下午抓紧时间休息,傍晚好试航。

上午鱼雷艇被拖到水里,但还需要加煤加水。张定海觉得白天试航容易招致日军飞机炸射,利用傍晚时间试航比较稳妥一点。在兄弟们都休息之后,张定海又一个人检查了一下全艇,这次的维修很彻底。鱼雷艇各个部件都进行了保养,抚摸着艇身,张定海希望能够带着这艘艇击沉一艘日军的水面舰艇。

他和值武装更得兄弟交待了几句,临走的时候还是有点不放心,好像心里有什么似的,没着没落的。最后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不就是个试航吗,至于这么紧张吗。想了想,这几天库存的燃煤快要烧光了,张定海就走到港务那边去申请燃煤。

折腾完了这些,他回到临时营房,觉得肚子饿得要命,中午吃的那点饭好像全变成汗流光了。就把一个兄弟推起来,让他给弄点吃的东西。

吃完饭张定海看看表,下午四点了,他想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就把饭碗一推,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等他一觉醒来,睡得满头大汗,身上粘粘的,抄起毛巾擦了把脸。他从营房看过去,能看到拿篷布盖住的鱼雷艇,心里想着马上又能带着艇下水了,张定海的心里隐隐有些兴奋。

但兴奋的同时他还有点不安,这种不安也说不清楚来自什么地方,总之这种兴奋和不安的情绪好像交织在一起,折磨着张定海。他在想可能是试航前的地紧张带来的吧。这有什么紧张的,张定海定了定神,自己早在十几年前就担任过鱼雷艇的艇长,这种小艇的指挥还需要紧张吗?

张定海把几个军官叫起来,大家扎好武装带,打算马上开始试航。

就在这个时候港口突然响起了刺耳的高射机枪声,紧跟着防空警报拉了起来,张定海冲出营房。只见从空中俯冲下来六架日军飞机,将炸弹投在港口的各个泊位上。紧跟着又是四架,也俯冲下来投弹。紧跟着十架飞机一起沿着江面俯冲扫射,整个港口被突如其来的空袭炸成一片火海。

在港口外围的两艘炮艇被当场炸沉,前几天拖鱼雷艇的那艘武装驳船也被炸得冒起黑烟,另外几艘船也赶忙起锚,一来不能在出港航道被炸沉,那样会堵塞航道;二来规避航行可以减少中弹可能。

张定海愣在那里,仿佛一下子魂被抽走一样,只见泊位上的鱼雷艇尾部冒着黑烟,整个艇身开始倾斜,艇首翘了起来,鱼雷艇开始下沉。

其他的军官也愣在那里,好像呆住了,大家被这从天而降的厄运瞬间打垮了,这个瞬间大家的意志几乎接近崩溃。还是张定海及时醒了过来,他一边解军服扣子,一边朝鱼雷艇那边跑,刚跑几步扭头回来冲着呆住了的军官喊:“发什么愣,赶紧抢物资枪械。”

这时大家才明白过来,都一口气朝鱼雷艇泊位跑过去。张定海已经跳上了冒着浓烟的鱼雷艇,然后打开鱼雷发射具,费力地将鱼雷往外拖。这时另外几个兄弟也都过来帮忙,几个人用绳子拴住鱼雷尾部,然后将绳子扔到岸上。在岸上有十几个兄弟费力地将鱼雷拽上了岸。然后拆掉鱼雷首部的引信,滚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其他的兄弟把另外一具发射具里的鱼雷也拖了出来,还有甲板固定的一枚鱼雷,都用刚才相同的方法拆了下来。张定海指挥他们拆鱼雷,而自己冲到已经进水到膝盖的驾驶舱里,将仪表盘上能拆得全部拆掉,包括电台、测远仪、罗盘以及外面的风速仪。他示意一个兄弟走跳板过来接过去,然后他冲到以前翘起来的艇首拆掉了艇首的机枪和弹药铁盒子。

这时水性最好的小伍跳下了水,他游到了艇尾的位置,这时艇身已经开始下沉,艇首高高翘起来。小伍子一个猛子扎下去,过了一会儿浮上来换气,然后又扎了下去。这次他手里抱着艇尾的高射机枪。

重达十几公斤的高射机枪被他费力的搬到救生圈上,然后摘掉自己的皮带绑住。岸上的兄弟在喊:“别管机枪了,赶紧上来。”

小伍子擦了擦脸,第三次潜了下来,这次他带上来的是艇尾的弹药箱,他把弹药箱托着,用弹链缠住兄弟第二个扔下去的救生圈。艇身急速下沉,在江面上形成了一个漩涡,小伍子挣扎着抱住了救生圈。但救生圈根本不能浮起重二十公斤的弹药和小伍子,整个救生圈开始沉了下去。小伍子挣扎着划水重新浮起来,但此时他已经精疲力尽了。

“伍子,别管子弹,把子弹扔掉。”张定海高声喊着。

小伍子笑了笑,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松开救生圈,救生圈带着弹药重新浮了起来。小伍子被一个浪头打着,消失在沉船的漩涡中……

这时有个兄弟跪了下来失声痛哭起来:“长官,我的伍子兄弟,我们的船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