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江晚宁谢辰瑾的小说傻子王妃不好惹在哪里免费看

小说:傻子王妃不好惹

主角:江晚宁谢辰瑾

简介:这厢,江晚宁出了相府大门,上了马车后便把头上的发钗发髻拆掉,顺便让杏儿帮她辫了两条最基本的麻花辫。

傻子王妃不好惹免费阅读第15章 不能浪费出府机会

“嘿,刚才谢谢啦。”江晚宁朝碧叶努努嘴,很真诚的道谢。

她知道谢辰瑾对她有防备,指派给她的丫鬟不可信,也不可深交,但就方才在相府的情况来看,她有必要给碧叶道谢,不管碧叶为何维护她,都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至少让她明白在相府她不是孤立无援的!

碧叶一怔,显然没料到会有主子给她说‘谢谢’二字,当即吓得匍匐在地,连连叩头。

“王妃折煞奴婢了,折煞奴婢了。”

江晚宁无奈翻了个白眼,摆摆手不再说话。

这个时代虽说是架空的时代但还属于古代的奴隶制,这些奴仆自幼出身于奴籍,自幼接受的便是fushi主子,以主子为尊的思想。

在他们看来主子可以肆意对他们责骂惩罚,但从主子那里得到表扬和致谢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江晚宁自认没有穿越大女主的剧本,不想去挑战也没有能力去颠覆这种森严的等级制度。

待头发绑好后,江晚宁喝停了马车。

“王妃你要去哪儿。”

见她要下马车,碧叶登时紧张了起来,难道说王妃真的是细作要去见旁人了?!

江晚宁扭过头嘿嘿一笑:“时辰尚早,我想逛逛,一起来啊。”

穿越过来好几天,都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什么样,既然今日出府了那就不能浪费机会。

“遵、遵命。”碧叶福了福身,对她的做法有些不解。

如果王妃是细作,应该会回避着王府的人私下行动才是,断然不会这样大方的邀请自己同行,不过既然她的任务时监视王妃,那自然是要时刻跟着的。

她们下马车的地方是大凉京都最热闹繁华的街道。

江晚宁看着眼前的青砖石瓦,飞檐翘壁和熙熙攘攘的古装人群,狠狠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直到疼得龇牙咧嘴,她才真正意识到她是真的穿越了。

这些天她一方面忙着应付谢辰瑾,一方面接受原主的记忆和穿越福利,一直都云里雾里,还幻想过这是不是一个素人真人秀。

现在她才彻底醒悟,这不是演戏,不是综艺,不是楚门的世界,而是她确实穿越到了这具陌生的身体里。

许是江晚宁的两条麻花辫太过独特,许是她将脸上的伤疤毫不掩饰的露出来唬了路人一跳,也或许是她的丑陋模样与身上的华贵衣服十分不匹配,不断有过往的路人向她投来好奇探究嘲笑的目光。

杏儿从小在相府里受人欺负,早已对这些目光见怪不怪,站在江晚宁身后小声道:“小姐莫恼。”

不过细想一下,小姐是个傻的,从来不理解这些人的目光,也从未因这些目光苦恼伤心过。

碧叶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忍不住问道:“王妃,你要去哪里逛啊。”

“在外边别喊我‘王妃’,和杏儿一样唤我‘小姐’就行。”江晚宁回过神来,放眼扫过街道两侧的商铺,指着一个金饰店,“我们去那里!”

程氏金饰?

碧叶想起早上江晚宁出门时的夸张造型,面露苦色:“王、小姐,府里的首饰头面已经很多了,不需要再买了。”

江晚宁没理会她,径直跑进金饰店将之前兑换的银票掏了出来。

“老板,你们这里能自己打金子吗,你看这些银票够打多重的?”

“五百两够打两副比较精致的头面了,不知这位姑娘有没有中意的花样,没有的话可以在柜台上选择一款,我们这里的头面花样都是大凉最时兴的。”

程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见江晚宁出言敞亮,不拖泥带水,很是乐意接待这样的客户。

江晚宁摇摇头:“我不是打首饰,我想打半副金面具。”

她指了指自己左脸补充道:“无须太大,能把这伤疤遮住就行。”

程峰也是个实诚人,他伸出手在空中虚划了几下,大致比划了伤疤的面积后,从江晚宁手中抽出三张银票道:“三百两足够了。”

“好,这是花纹样式,三日后我过来取。”江晚宁掏出一张纸,拍在柜台上。

程峰一看这花纹不由双眼放光,拿起图纸细细查看。

“能打么。”江晚宁托着腮问道。

“可以,不过三日怕是不够,十日。”

“六日,我再加两百两。”

江晚宁在心里盘算了下时间,七日后便是当朝太后的六十寿宴,身为睿亲王妃她自然是需要出席这种宫宴的。

即使谢辰瑾嫌她丑不让她参加,她也要参加。

今日回门不过是她替原主收的一些小利息,好戏还早后头!

定了金面具后,江晚宁优哉游哉的在街道上转悠起来,几乎看见新奇的都上前摸一下证实真伪。

而她只摸不买模样又丑,没多久街边的商贩都不乐意接待她了,远远的看着她走过来挥着手驱赶她。

江晚宁撇撇嘴,看来‘颜值即正义’在哪里都适用,若她是个绝世大美人,怕是这些商家会来抢着招揽她的生意。

就在江晚宁东摸西瞧不亦乐乎时,街道尽头,一辆朴素低调的马车停在路边。

谢辰瑾掀开车帘看着少女活蹦乱跳的欢快模样,不自觉的嘴角翘起。

他在安排思明暗地里保护江晚宁后,一直坐立不安,觉得自己的做法不甚妥当。

毕竟女子归宁若不待夫君怕是会受到旁人的非议,江晚宁又是个时而清醒时而痴傻的,怕是会惹来更多的白眼和嘲讽。

几番思索后,谢辰瑾做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决定,去相府接江晚宁回王府。

谁知他刚出府便看到王府的空马车迎面驶来,一问才知晓江晚宁竟半路下车了。

谢辰瑾下意识的以为江晚宁是按捺不住,去见了某个安排她入睿王府的人,没想到过来后却看见江晚宁像只蝴蝶在街道小摊贩间穿梭。

“回府。”谢辰瑾放下车帘,收神敛目将自己的情绪盖了起来。

马车徐徐而动,刚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呼喧闹。

“王爷,街道突然被堵上了。”思达看了看街道围堵的中心,讶异道,“好像是…王妃出了什么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