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许倾城傅靖霆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

主角名:许倾城,傅靖霆

简介:傅靖霆弯腰,蓄势,瞄准,身上的衣衫随着他的动作紧绷,松开,动作张力十足,不疾不徐。等到台面上的球全都进洞。他起身,将球杆横放到台面上。行至窗边,男人双手撑在窗台上望出去,刚好看到叶文涵的红色跑车开进院子里叶文涵将车停下,保安没拦她,进来的特别顺利。她拿了小镜子仔细检查自己妆容,确定完美无缺才下车。

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全文免费阅读第13章 把他当玩物

厚重的窗帘将光线拦截在外面。

许倾城身子软成一滩水,被折腾的狠了,一度她觉得自己浑身零件都要废掉了。

她抬抬眼皮子,撑着起身。

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她没时间窝在这里装死。

洗漱完毕,许倾城换了衣服。

她从二楼卧房下来时,客厅里保姆正从厨房往餐桌上放早餐,见到她,客气的问一句,“许小姐,用早餐吗?”

许倾城脚步顿了顿,她扭头看了下,问,“傅少呢?”

“少爷有事先离开了。”

离开了?!

许倾城看了下时间,还来得及,索性坐到餐桌前享用。

段恒跟俯身压在台球桌上的男人汇报,“叶小姐的车刚刚保安汇报已经开进来了,许小姐还没离开。”

男人手里的杆子开出去,三球相撞,咚的一声,有一球反弹回去直接掉了进去。

段恒问一句,“我让保安拦一下?”

“不用,让车开进来。”

傅靖霆弯腰,蓄势,瞄准,身上的衣衫随着他的动作紧绷,松开,动作张力十足,不疾不徐。

等到台面上的球全都进洞。

他起身,将球杆横放到台面上。

行至窗边,男人双手撑在窗台上望出去,刚好看到叶文涵的红色跑车开进院子里。

叶文涵将车停下,保安没拦她,进来的特别顺利。

她拿了小镜子仔细检查自己妆容,确定完美无缺才下车。

上次拍卖会后,她一时气不过连哭带闹的让她妈给老太太打电话透一下风。

本想着老太太喜欢她,能给她说几句好话,谁知道好话没说成,她却连傅靖霆的面都见不上。

一起的小姐妹天天在她耳边嘀咕,今天傅靖霆跟个平面小模特一起了,明天哪个世家的想给女儿和他牵牵线,末了还要不阴不阳的刺她一句:“傅少这样的男人身边桃花注定不断,跟他恋爱结婚可要累

死了。还是文涵看的远。”

叶文涵冷哼。

她们也就是条件够不上,不然哪里还有说这种风凉话的机会,早就叭叭的扑过去了。

但也有明白人,叶文涵表姐梁茹茹就劝她,“商业联姻的有几个是恩恩爱爱的,只要婚姻稳固,两个家族昌盛,就能抬头挺胸过日子。外面的莺莺燕燕始终是上不了台面。你还指望傅靖霆能守身如玉?!”

叶文涵懂这个道理,出了这档子事后没少被她爸训斥,她自己冷静下来也想的明白。但,“就是因为是许倾城,我看见她就来气。”

换句话说,谁都行,就不能是许倾城。

梁茹茹知道点儿叶许两家的事儿,抿唇笑,“但你因为她跟傅少弄拧了,要真让她攀上傅家这根高枝,岂不是如了她的意?”

叶文涵被这话惊出一身冷汗,她盯着梁茹茹,“许倾城打这个主意呢?!真不要脸,就她,还妄想借力翻身?!没门!”

本来还顾忌脸面不甘心服软,这会儿叶文涵是完全忘记脸这东西了,一早就主动给傅靖霆打电话,撒娇说好久没见想他了,软磨硬泡的要过来见他。

本来叶文涵都做好了被奚落的心理准备了,可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叶文涵高高兴兴往别墅里走。

她进来时,许倾城正慢条斯理的品尝摊的菜饼。

她早上向来牛奶面包对付一下就ok了,这会儿吃着丰盛的手工中餐,很是享受。

许倾城吃东西很斯文,自小养成的教养,优雅到赏心悦目。

她手撕了一块饼小口小口品尝,偏头看向门口,迎了光,眼睛轻轻眯起来。

看清楚来人。

许倾城内心的狂风暴雨都化成了一句话:日了狗了,这么巧。

许小姐这段时间除了练出一张铜墙铁壁的脸皮,还练了一项特殊功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内心狂风暴雨霹雳冰雹,表面淡定如鸡。

她咀嚼着塞到嘴巴里的饼,琢磨着要怎么问候叶文涵。

但她这样子落在叶文涵眼睛里却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叶文涵来之前对自己不冷静的行为做了诸多分析并自我要求改进,可现在……

许倾城区区一个眼神,她就彻底绷不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叶文涵声音尖锐上扬,像是指甲狠狠划在玻璃上,尖锐刺耳,“滚出去!”

她指着门口,颐指气使。

许倾城视线在她身上扫过,语气清淡到藐视,“叶文涵,你闯进来打扰我吃早餐也就算了,还让我滚出去?!你搞搞清楚,该滚的应该是你吧!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傅靖霆这主人不在,许倾城这假主人的气势拿捏的死死的。

“许倾城你可真不要脸,当第三者当的这么理直气壮!”叶文涵要被气死了。

“你说话客气点。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要脸不要脸可讲。你跟傅靖霆是订婚了还是结婚了?八字都没一撇呢,你拿什么少奶奶的气势跟我这儿装!”

许倾城嗤笑,一点不留余地。

叶文涵血液直往脑子上冲,“我们早晚要结婚的,你算什么?你不过就是男人的玩物而已,别打什么荒唐的主意。许倾城,你进不了叶家的门,也休想进傅家的门,这辈子你不过就是被人玩的东西!”

不知道她哪句话戳到了许倾城的痛点,她脸色冷下来,整张脸却愈发的妖娆销魂,一把子笑意勾魂摄魄,她嗤笑,“叶家的门我许倾城不屑进,之前就算是我瞎了眼了。至于傅家。”

女人骄傲的哼笑,“你稀罕,不代表我就稀罕。我倒是想看看有朝一日你嫁给傅靖霆,却日日独守空闺不甘寂寞的日子。男人的玩物?呵,谁是谁的玩物还不知道呢。傅少这身材技术好的没的说,我很喜欢。”

许倾城贱兮兮的撩撩自己的衣领,十分不经意的将锁骨上的吻痕露了一点出来,“从昨晚到现在,他可不知足一直都没停下呢,服务的特别到位。哎哟哟,这份享受,你怕是从来没有过吧。”

女人妖娆诱惑又贱兮兮的声音传过来,男人往前走的步子陡然顿住。

段恒忍不住抬眼看向傅靖霆。

男人脸有点黑,眼尾压着。

把他当玩物?

很可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