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秦明扬的小说铁血飞扬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 秦明扬

简介:没有战事的夜,阵地上的月亮也显得那么宁静。月辉如水洒在597。9高地的茂密树林里,树林里疯长的茅草比人还高。秦明扬和他的第一狙击小组走进去,就如所有进去的虫子一样没有了踪迹。

长生修行在都市免费阅读

他的一个狙击小组是三个人,和他设想的阵地守卫小组是一样的。

他所设想的战斗小组是一个神射手两个投弹手。

神射手是需要天赋的,而投弹手是需要高强度的训练的。这一切最重要的是在实战中锻炼。

他们进入前沿,在一片石头和树丛中潜伏下来。

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军的哨兵移动的身影。

射手四川小**再次检查了他的枪,然后挑选了一个他觉得舒服的位置,伏了下来。

两个投弹手山东大**东北小子把位置向前靠了靠,各找了一个位置,埋伏下来。

四川小**的狙击很成功,一声清脆的轻响,那个美军哨兵就栽了下去。

秦明扬通过望员镜,看到这一枪,准确地穿入了他的头骨里。

但是,接着,美军的机枪就扫了过来,打得**轻叫一声,幸亏他反应得快,几个翻滚,转移了阵地。

山东大**东北小子的手榴弹向着美军的阵地就投了过去。

秦明扬计算好了,这里的直线距离是五十米,而这两个战士的定点投弹是最准确的。

但是,投偏了。

秦明扬一把拖起**,大喝一声:“撤!”

美军的武器是他们最骄傲的,方便使用,而且很先进。

虽然他们在草丛里连滚带爬地撤,美军的无后座力炮,也象步枪一样,追着屁股就来了。

“轰,轰!轰!”

树子被拦腰打断,草被打得飘上天空燃烧着。

退到11号阵地上,他们喘着气。

**手被擦破了皮。山东大汉把头上撞了个包,东北小子衣服挂破了。

美军的武器叫嚣了一大气,终于停了下来。

秦明扬喝了一口水:“好吧,说说你们各自的错误在哪里?**!”

四川**抓抓自己的头:“首先,我是立了功劳的了。比起这两位大个子哥哥。嘻嘻”

秦明扬点点头,却不说话,只把一双眼盯住他。

四川小**就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似乎记得狙击是要选几个阵地的,根据八路军的经验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秦明扬却没仍旧盯住他:“什么原因造成你忘记了?”

四川小**一拍大脑:“我一路走就一路说,不紧张,不紧张!怎么一上阵就慌了呢!”

秦明扬的眼睛盯向了山东大汉。

山东大**东北小子已经齐声道:“我们也是临阵慌乱!”

秦明扬的眼睛晶亮,在他们的面上来回看了一遍。

直看得那山东大汉心里发毛了:“指导员,俺已经在骂自己了!这次绝不慌!”

东北小子咬着牙,把手榴弹拿出来在比比划划的。

秦明扬突然笑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三十米更准呢?”

“当然!”

秦明扬点点头:“那么你们再前进二十米。只要投准了一次,就有信心了。”

“我们再去!”三个小子兴奋地站起来。

秦明扬点点头:“这是杀敌,也是训练!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现在睡觉,一个小时后出发!”

凌晨三点,月亮已经下山了。天地一片漆黑,只有美军阵地上,探照灯在不断地闪烁。

秦明扬和他的第一狙击小组,又在草丛里出现了。

山东大**东北小子开始往前匍匐前进。

四川**在草丛里,不断地翻滚着,一连找到了三个舒服的狙击位置,又在三个位置之间清除障碍。

秦明扬观察着。

突然他看见了美军的巡逻队,往两军交界处过来了。

忙发出蛐蛐叫,山东汉子和东北小子,停了下来。

秦明扬一目测,他们的距离刚好三十五米左右。忙发出了布谷叫。

但见那两条汉子手臂同时一扬。

“好!”秦明扬叫一声,又是四声布谷叫。

两个汉子的手榴弹来了个四颗连环。

“轰轰轰轰轰”

颗颗手榴弹都准确地落在了三十米开外的美军巡逻队里。

秦明扬的蛐蛐叫声猛响,两个人向回猛跑。

敌人阵地上的机枪手的脑袋才露出,四川**的枪就响了,把那个倒霉的美军打得跳了起来,又栽下地。

四川**一个滚翻,迅速地换了一个狙击位置。

美军的又一个射手把子弹象雨一样泼向四川**的第一个狙击位置。

四川**做了一个鬼脸,不慌不忙地,摆枪、瞄准、击发,子弹急速地钻进那美军的钢盔里。

他再一个滚翻又上了一个位置,亲了一口自己的枪,再次举枪射击!

“撤!”秦明扬大喝一声。

四人在美军的炮火中炮得象兔子似的。

一个排的战士都被他们回来的脚步声惊醒了。

特别是护士月牙儿,欢天喜地地跑来跑去,给这个递水给那个递毛巾,讨好着每一个出去参加了战斗的战友。

秦明扬笑起来:“就是月牙儿这份热情,不说说我怎么干的,也不行!来,**,你嘴最灵,你来讲!”

月牙儿顿时欢叫起来,停止了跑动,规规矩矩地坐下来,眼巴巴地望着四川**。

四川**刮了她一个鼻子,她也不报复,她是最喜欢听战斗故事的。

这时天已快亮了,美军报复性的炮击开始了。

战士们就在炮声中,听四川**讲战斗过程。

秦明扬听得兴奋,站了起来,走到坑道口,盯着美军乱放的炮火,突然笑了起来:“对,老子架个炮来让他们尝一口如何呢?”

这个想法叫他大脑更加兴奋,一身都想动弹一下。

他就把自己的老班长教自己的拳,在坑道里打了起来。

敌人的炮打得越凶,他的拳也打得越凶!

吃了早餐,他就找来了第二狙击小组的战士。

第二小组的组长是个老班长,叫黄明先。

“喂,你试没试过,用迫击炮打狙击?”

老班长说老也不老,就三十来岁,不怎么喜欢说话,他愣了一愣,慢慢地点点头:“我想呢!可以!”

秦明扬就盯住了老班长:“你做没做过!”

老班长抽出了旱烟袋,秦明扬忙给他点上火。

老班长皱着眉:“我在想,这打冷枪冷炮,也就是,搬得动的,都可以用。”

秦明扬点点头,一双眼盯住老班长。

老班长深吸一口,然后徐徐地吐出:“迫击炮,力大的一个人都可以搬的。这是一。”

秦明扬点点头。

老班长再吸一口,再徐徐吐出:“打冷炮,要讲,准确!这个嘛,我打头炮,没问题!”

秦明扬一把抢过老班长的烟袋,也是一口猛吸,顿时,大声地咳嗽起来。

战士们立刻大笑起来。

排长付继富大声地招呼大家修工事了。

秦明扬兴奋得还在坑道里走来走去。

他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在守卫这个阵地的这一断时间,要训练一支理想的在现有武器下的,高素质守卫部队。

而训练的最重要手段就是夜间轮流出去,用各种手段狙击敌人。通过狙击,使大家杀敌的冷静素质。

他翻开了笔记本,开始记录自己的想法和实施情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