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热江岁韩蒂_别跑小说

小说:冷热

主角:江岁韩蒂

作者:别跑

最新章节:第145章 完结章

简介:你冷热消长的眼神里,藏着指天的誓言。女医生江岁在一个雨夜意外撞见一起杀人案,由于目睹了整个犯罪过程,被凶手追踪。 她凭借智慧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却阴差阳错踏入了罪恶世界的迷宫。虐文警告!在意勿食!

冷热免费阅读

《冷热》第1章 雨夜

六月,夏至。

西边一大片玫瑰色的浮云,如鲜血一样的鲜艳,染红了天映红了海。太阳一点点从云层滑落,不经意间掉进了海里,就像是滴进时间流里的一滴水,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A国,桓城市中心医院门诊楼,口腔科。

宋子席手里拿着一盆新鲜的栀子花,意气风发地来到诊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没听到回应,他便把门推开了。

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定在一点上。

江岁脱下衬衫放在一旁,拿起T恤还没穿好,浅粉色的文胸,和心口处的雪花纹身露在外面。

白色的雪花图案,衬在粉白色的皮肤上,有一种纯净的美。

宋子席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江岁带着耳机没听到敲门声,看见有人进来慌乱地把衣服拉下。

宋子席愣了一下,忙把目光挪开:“我以为你不在。”

她微微垂下眸,脸色通红,摘掉耳机说:“你找我?”

宋子席也有点尴尬,支吾几声,说:“祝贺你升了主治医师。”

她看到他手里拿的栀子花,有些欣喜:“是送我的吗?”

刚刚的小插曲扰乱了他的心绪,她一说他才想起来。

宋子席:“哦…对,送你的。”

江岁嘴角浮起浅浅的笑:“我们科的人吵着让我请吃饭,你要去吗?”

宋子席:“现在吗?”

她点点头。

宋子席遗憾地说:“一会外科有手术,我走不开。”

她的眼神划过一丝失望:“那好吧。”

外面的护士在叫她:“江医生,好了没呀,我们都快饿死了。”

江岁无奈地撇撇嘴,对宋子席说:“那我先走啦。”

宋子席:“好。”

江岁和大家去了饭店,因为明天是周末,难得出来一聚都不舍得早走,吃过饭又一起去了ktv,到ktv的时候她才发现手机落在医院里了,但结束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她就懒得再回去取。

因为知道晚上要喝酒,所以她今天没开车,一个人走在布满了昏黄路灯的街道上。

这个时辰大马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了白日里川流不息的景象,连红绿灯也似乎变得更散漫了些。

她住的地方远离了城市的中心,没有喧哗的夜生活,夜晚单纯的只是夜晚。

离小区还剩二十分钟的路程时,没有预料地下起了大雨,这雨下得又急又密,走到家里估计要湿透的。

迎面吹来的冷风让江岁打了个寒颤,她紧了紧风衣,犹豫了片刻后,快步地闪进了街道一旁的小路。

离远处看,像是一个人突然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不熟悉这片街区的人不知道这条小路,可就算熟悉,江岁也很少晚上从这里走,虽然走这里的话只需要三五分钟就到了,但这条路实在是太黑了,也太静了。

这边的大部分小区在几年前就陆续被划分为拆迁区域,但不知道是没规划好,还是什么原因,打倒后剩下的废墟,就晾在这里不动了。

周围疯长着半人高的杂草,被风一吹就发出呜呜的声音,吓人得很。

江岁双臂抱在一起,脚下小碎步不停倒腾,她有些后悔走这条路,但并不准备回头。

借着微弱的月光往前看去,再走一小段路就是一排平房,平房虽然没有被推倒,但被拆掉了门窗,看起来像鬼屋一样。即使是白天从经过,也会觉得瘆得慌。

她抬头望了望,不远处有两栋没那么老旧的楼突兀立在前面,她就住在其中的一栋里。

就剩一小段路了,她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啊!救命!”

江岁脚下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四周太黑,她看不清楚。

突然又传来了一声:“救命!”

声音明显是个女人,她下意识去抓取声音的方位,似乎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不敢妄动,缓慢地低下了身子。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臭女人,你男人在哪?”

女人:“呜~~我真的不知道。”

江岁仔细分辨着夹杂在雨中传来的厮打声,和一阵又一阵微弱呼喊,确认了大致方向后,她朝着反方向慢慢挪动身子。

她可不想做见义勇为的好青年。

正欲悄无声息地逃离此地,不料一辆车从街道一头拐了进来,车灯随之转了个圈,朝着江岁的方向照来。

她慌乱间躲到了一旁的“鬼屋”里,墙壁遮住了她的身体,避开了车灯的照射范围。

车行驶到声音附近,并没有沿路开走,车轮一转,停在了一处空地上。

江岁透过墙壁的破洞口看向对面,驾驶位置走下来一个衣着得体,身形修长的男人。

车灯没关,她能看到他的背影,身型高大却不粗犷,挺拔的背脊,宽广的肩膀,看得出是一个有力量的人。

他的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烟,走到车前几步路的功夫,火光被雨水浇灭了。

他大概是趁烟熄灭之前猛吸了一口,烟雾成卷从他嘴里喷出,瞬间将整个人都笼罩了,透露出一股诡异感。

“蒂哥,就是这女人!”

寻着声音的方向,江岁又看见一个满身横肉的胖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胖子对着韩蒂恭敬地点了点头,朝身后使了个手势:“强子!”

另一个满身肌肉的大块头拖着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从刚才那处传来声音的黑暗里出来。

女人被叫强子的大块头扯着头发,因为头皮的疼痛使她双手紧紧抓住强子的手腕,因此顾不得遮挡春光。

性感火辣的身材在三个男人面前一览无余。

女人一直在试图求饶:“我真不知道他在哪,求求你们放了我,求求你们了!”

韩蒂微微低下眼皮,看了眼女人身下流淌着的污浊黑血,并未说些什么,只是转而看向了胖子。

他的眼神冰冷无情,只是一瞬,胖子就低下了头,突然有种办事不力的心虚感。

胖子:“蒂哥,这女人只是那小子的情妇,应该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

韩蒂未应声,从他下车到现在,始终保持着一个冷漠的姿态站在那里,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足以让身边的人汗毛倒竖。

他站在雨里,雨滴落在他的衣服上,又被毫不客气地弹开。

一个不需要雨伞保护的人。

上一篇 2021年12月13日 下午3:26
下一篇 2021年12月13日 下午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