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赵阿福贺荆山的小说凶悍猎户小福妻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凶悍猎户小福妻

主角:赵阿福贺荆山

简介:上去,赵阿福就直接把上面的厚被子都甩到了一边,随即掀开被子的一角,男人的腿部被捕兽夹的锯齿夹伤,伤口深可见骨,周边已经起脓了。伤口边的血迹也没擦,看起来鲜血淋漓,十分可怕。

正准备往下捏住男人的手腕号脉,贺家兄弟顿时震惊了。

“赵阿福!”

贺荆山立马就喊了一声,心里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怎么了?”赵阿福下意识柔柔的回了一句,贺荆山好凶,吼自己!

视线一移,就看到眼前的三个人的脸上一人一个色的。

贺书吓得瞪圆了眼睛,贺平一脸怒容,要不是大哥在这儿,他恨不得把赵阿福拧送出去,他就知道赵阿福来了就没好事。

就是看不惯他们家好好活着,现在可能巴想不得二瘤死了,自己好去蹲大牢。

“不许胡闹!”贺荆山紧拧了眉头,冲着赵阿福就低吼了一句。

被贺荆山这么一吼,赵阿福心里还能好受?

他们不明白她这做法也就算了,贺荆山居然凶自己,气死了!

可救人要紧。

赵阿福气鼓鼓的横他一眼,“我没闹!”

贺荆山横她一眼,随后拉着大郎出去商量办法,郑氏见贺荆山出去,也跟着出去了。

屋内就剩下赵阿福和贺书两人,赵阿福就指着二瘤的腿说,“你看看他腿部的伤口,被铁器所伤,深可见骨,一直没有消毒处理,现在伤口还被捂着,已经起脓了,是细菌感染。”

“再不急救,别说他这条腿没了,引起连锁反应命都没了。”

贺书被赵阿福的一系列话吓得蒙蔽,眼泪啪嗒一下掉下来,冲过去扯住赵阿福的手,“那怎么办啊?”

贺书果然是年纪小,吓得一愣一愣的,没了主心骨。

赵阿福想了想,没有麻药,要是强行引流血脓的话,估计二瘤会疼死过去,遂问,“你们家有止疼或者麻醉的草药没?”

他们是猎户,受伤应该是经常的事儿,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这种草药的。

“有……有洋金花和茉莉花根,可以吗?”

茉莉花根,有局部麻醉的作用,赵阿福兴奋的点头,“可以,你快去拿。”

贺书刚要走,赵阿福又拉住他,“还有酒,刀子一块儿拿来!”

将东西拿来了后,赵阿福吩咐贺书将门关上,免得寒风吹进来,当然,主要是防贺荆山突然看到了。

坚决不能掉马。

将茉莉花根碾碎后,赵阿福撒在男人的腿部的伤口上,等待麻醉起效果。

然后将匕首在油灯上烧了一下,又用烧刀子酒消毒,拿干净的布擦净,将伤口周围清理干净,避免二次感染。

估计麻醉药起效果后,赵阿福手法快速的用匕首在伤口划了个十字,将血脓引出,又把烂肉刮掉。

而贺书站在门口,瞠目结舌的看着赵阿福手起刀落的动手术,眼都不眨的往二瘤腿上动刀子,顿时心跳如鼓。

大嫂……这……?

门外,是大郎首先反应过来,要进屋子却发现,门从里面被闩住了,随即怒吼,“大嫂你做什么!快出来!”

“大哥,大嫂都这么过分了,你能忍,我不能!”

说完,贺平手臂的肌肉鼓起,冲过去就要破门而入。

贺荆山眼里不知道什么情绪,大掌按住贺平,沉声道,“贺平!”

刚好包扎完,赵阿福手一抖,一回头,就见贺书开了门,贺荆山一身煞气的站在门口,冷冷的望着她。

男人的神色太可怕,赵阿福看得心底一怕,“我只是做了急救措施,不然他的腿就保不住了。再过一会儿,他估计就应该醒了。”

贺平冷笑,冲着赵阿福就骂,“什么急救,你以为你是谁?大罗神仙?你个毒妇!”

还做急救措施,赵阿福会个屁!

赵阿福气成了河豚,气鼓鼓的说,“要是他醒了,你得给我磕头认错!认错!知道吗?”

贺平咬牙怒笑,“好,要是真如你所言,别说认错了,我跪着认!”

“好!谁不认,谁是狗!”赵阿福也恶狠狠的看着贺平。

贺书张张嘴,一脸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帮赵阿福好,还是帮哥哥。

但刚才大嫂秩序井然的施救的场面太震撼,似乎真的是大夫,很厉害的样子。

但二瘤还没醒,贺书不知道赵阿福做的对不对。

贺荆山站在中央,不动如山,脸色依旧不好。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候,二瘤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血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比刚才正常了点。

“撕……疼……”

二瘤忽然开口叫痛,大郎精神一震,忙凑过去,“你……你醒了?”

“我……我腿好疼啊。”

听到二瘤开口,二郎高兴的扭头,“大哥,二瘤醒了,他是不是不会死了?”

贺荆山上前几步,审视了会二瘤,又看了看骄傲仰着小脖子的赵阿福,安抚大郎道,“人应该没事了。”

贺荆山这么一说,大郎差点忍不住就哭了。

赵阿福撇嘴,“还没好完呢,白芷、南星、白附子、天麻、羌活、防风各一两,碾碎了抹在伤口处,防止破伤风。”

知道事情经过的贺书,看着赵阿福犹如天神下凡,大嫂真是太厉害了!

倒是知道误会了赵阿福的贺平,脸憋得通红,“嫂子……我……”

赵阿福哼了哼,小胖手指头指着自己,“道歉!快!”

“对不起,大嫂,是我误会你了。”大郎眼睛一闭,噗通跪下,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口的承诺,就该兑现。

倒是贺平真的噗通跪下,吓了赵阿福一跳。

“起来吧,认错态度不错,我接受了。”赵阿福赶紧给了自己台阶下。

贺平起来后,不好意思的小声问大哥,“大哥,大嫂什么时候学到的医术?连这样的伤也能处理?”

贺荆山看了贺平一眼,半晌才说,“跟着收草药的货郎学了点皮毛。”

贺平啊了声,赵阿福这么聪明?跟着收草药的师傅学点皮毛就能出师了?

不过邙山的药材,是出了名的好,但是都在深山里,没人敢进去。

倒是吸引了不少收草药的,来这儿收药材。

替赵阿福解释完,贺荆山才默不作声的用余光看了下正忙着照顾二瘤的赵阿福,眸光幽暗,这一刻贺荆山对赵阿福有了陌生的感觉。

邙山村的赵阿福不会医术,不会厨艺。

而此时的赵阿福,会。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下意识的帮赵阿福瞒住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