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小马甲当当的代表作,这本书主角是程可卿宋沛。简介:程可卿醒来时,全身酸痛,再看床边坐着一个男人,留着一个伟岸的背影给她。她忽然坐起,看着满身的痕迹,便知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个登徒子,夺了她的清白。紧接着房门被大喇喇地推开,一众贵眷就这么涌进来。众人中央…

小说《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全文免费阅读

《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第1章 寿宴荒唐事

程可卿醒来时,全身酸痛,再看床边坐着一个男人,留着一个伟岸的背影给她。

她忽然坐起,看着满身的痕迹,便知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个登徒子,夺了她的清白。

紧接着房门被大喇喇地推开,一众贵眷就这么涌进来。众人中央的那一个程可卿认得,刚刚在皇帝寿辰宴上,她以母仪天下之姿坐于天子左侧。

“大胆!荒唐!”皇后的眼神中透露着震惊与威仪。

将被寝紧紧捂在胸口,程可卿睁着惊慌的眼睛扫过众人。

那一众极力掩面又忍不住偷看的京城名门贵女们,还窃窃私语着什么“不要脸的,勾引景王爷”;威严的皇后满脸怒气,更加深了满脸的沟壑;当程可卿的视线瞥到床上的男人时,此时男人已经整理好仪装,终是没能让贵女们一窥究竟。

男人转过脸,觑了一眼呆住的程可卿,那蔚然森秀的眉眼却让程可卿如坠寒潭。

宋沛!还是逃不过你!

“理好着装,到太和殿请罪!”皇后带领的捉奸小团队又呼啦啦席卷而出。

此刻房间里只剩两人。程可卿一直眨啊眨的看着宋沛,好似再看看就能换个人似的,可是再眨再眨还是他!

程可卿记忆飘远,上辈子,他抄了她的家,屠她满门,留着她在冷宫里郁郁而终。她还记得那日天空灰沉,星星点点的雪花飘洒进她没有炭火的冷宫里,她已沉寂地躺在这坚硬冰凉的床榻上半个月了。

“娘娘,娘娘!”是莺歌的声音,程可卿强睁开千斤重的眼皮,枯瘦如柴的手想伸出去,可怎么也没有力气。

“银杏姐姐她,她被御药房的侍卫杖毙了!”莺歌早已泣不成声。

“什么!”滚烫热泪顺着程可卿白灰凹陷的脸颊淌下来,银杏不过是想去给她拿点救命药材,怎想因此送了自己的命!

程可卿强撑身子挣扎要起,可又没有一件长袍可以驱寒,她们的冬衣长袍全都让外头那些宫女太监抢去了。

程可卿四肢无力支撑,一个踉跄跪坐在地上。

“娘娘!”

在莺歌的惊呼声中程可卿看到一双玉色锦靴,靴面绣着大团牡丹,靴口露出光滑水润的貂毛来;再向上看是一件水蓝色大氅,包边都有纯白的狐狸毛,那纯白毛领将领口包裹地严严实实,好似为这大氅的主人遮风挡雨;这领口上就是难得的美人面了,玉肌光泽红润,眉眼不挑自翘。这还能是谁,自是懿贵妃杨嫣然!

杨嫣然将手炉塞给一旁随从,伸出嫩白玉指将程可卿扶起。

“皇后娘娘,您的娘家程府上下百余人,今日午时三刻午门外斩首”,杨嫣然望着程可卿呆愣住的眼神轻笑,又望望窗外,“这个时辰大概已行刑完毕了,只可惜了程大公子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也不知有没有人为他们收尸呢?”

“噗”!

大口的鲜血喷涌到对面那水蓝色大氅上,像一朵明艳又妖冶的花。

“你,你胡说,我要,要见皇上…”程可卿此刻已经气若游丝,断断续续的气息仿佛是她最后的生机。

“皇上在漠北带兵打仗呢,赐死程氏一族的圣旨便是昨夜从军营里传回来的。”杨嫣然抽出绢帕,替程可卿擦了擦血迹,“皇后娘娘您保重吧,毕竟程家就剩下您一人了,您再走了,您的儿子可真当我是他的亲娘了!”说完杨嫣然便像咬完人的毒蛇一样吐着信子溜走了。

“哇…”程可卿大口大口的吐血,好似把她全身都抽干一样。

“娘娘,娘娘,您别吓我!”莺歌被吓得浑身颤抖,只知道紧紧抱着程可卿。

“莺歌,你,你再找个好主子吧,今日怕是,我,我的大限了…”程可卿疲累的闭上双眼,一颗眼泪自眼角缓缓流下,流到唇边与血水混合在一起便消失不见了。

“宋沛,你好狠,若有来世…”!

程可卿干枯的手垂下来,任凭莺歌再怎么呼喊都没有了半点反应。

景乐三年冬,废后程氏身毙于冷宫!

她重生了,可怎得重生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不早一点,那样的话她绝不会来参加皇帝的寿宴,也不会和景王宋沛有瓜葛。

“用我给你穿吗?”清冷疏离的嗓音响起,宋沛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此时程可卿眼波氤氲,嘴唇殷红,目光落落如受惊小兽,可谓楚楚可怜又娇媚点点,全京城都知道程大将军有个容貌倾城却胆小如鼠的嫡长女,据说是被贼寇掠去一年给吓的。

“啧啧,贼寇!掠去整整一年哎!”每当贵女们谈起程可卿,总是以这句意味深长的话配以一切了然的表情作为结尾。那过了今夜又有一条谈资送给这些无聊的女人们了“皇帝寿辰勾引皇子行苟且之事!”

最终程可卿也没让宋沛帮忙穿衣,她强忍着腰腿的酸痛及…初经人事的羞涩,瑟瑟缩缩穿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上了太和殿。

此时太和殿上,列次坐着文武百官及其家眷并有外国朝贺使臣,见宋程二人进殿,皆屏住呼吸:这下有大戏看了。

上辈子的悲剧就始于太和殿上,皇上当着来贺的文武百官及周国使臣宣布了程可卿与景王宋沛的婚讯。

程可卿指甲捏进掌心:这次,千万拒绝掉这桩婚事!

甫一进殿程可卿就随着宋沛生生跪在白玉地砖上,只见龙椅上的九五之尊眉头紧皱,目光晦暗不明。

程将军甚是震怒异常,三步并做两步走向程可卿,虎掌不遗余力打得程可卿头冒金星,“不孝女,辱没门楣!”。

程将军双眼猩红,似还未解气,再次扬起手臂向程可卿的头脸招呼。

“程将军!”程光效的巴掌离程可卿一寸外,被宋沛用胳膊挡住了。

程可卿眉头跳了跳,宋沛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宋沛向皇帝及程将军都拜上一拜道“父皇,今夜之事全是儿臣的过错,儿臣贪杯,酒后失德!”

程可卿侧头望过去,见宋沛面无波澜,目若深潭,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下颌线,是真好看也是真有毒!

皇帝手拍龙椅,惊得全场鸦雀无声,低沉的音色中带着愠怒:“混账东西,不顾祖宗规矩,先贤教诲,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能不气吗?好好过个生日,还请了几个外国友人,结果最得意的儿子上演了这么一出。让那些来朝的周围列国有笑柄捏手里了“最是礼仪之邦的大夏国,也不过如此嘛”

“儿臣今日犯下糊涂事,愿求娶程大小姐为妻!”此话一出皇帝及程将军俱是瞳孔一缩,全场上下亦是静地出奇。

片刻后,皇帝发话了“好,今日朕就将程氏长女赐与景…”

“唔…”此刻的程可卿忽然倒地,浑身抽搐,并且伸着舌头口吐白沫…为了避免皇帝给她二人赐婚,程可卿也是拼了!有病的女人总不能进皇室了吧。

上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5: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