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小说,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在线阅读

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的主人公是程可卿宋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小马甲当当。简介:程可卿正为银杏轻擦拭伤口时,有婆子传话说宫里专门来人请景王去议事,晚间再回来将军府。稍稍安顿好银杏,看看日头,约未时三刻,正是程将军独自在书房看书或公办的时辰。径直走到书房,叩开房门果然见程将军坐于圈…

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小说,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在线阅读

《嚯!惨死后她夜夜对着王爷娇笑》第6章 偷情诬陷

程可卿正为银杏轻擦拭伤口时,有婆子传话说宫里专门来人请景王去议事,晚间再回来将军府。稍稍安顿好银杏,看看日头,约未时三刻,正是程将军独自在书房看书或公办的时辰。

径直走到书房,叩开房门果然见程将军坐于圈椅内执笔写些什么。

“父亲”程可卿上前福礼。

“王妃不必行礼”

一贯淡漠疏离的语气,再对上那冷漠的眼神,程可卿心里稍有落寞之感。她来此目的很简单,无非是知道前世程家的下场,前来劝诫其父。

“父亲,孩儿虽已出阁,但有些事总萦绕女儿心头,故特来禀告。一,请父亲不要参与夺嫡之争,自古夺嫡多伤败,赢者只有一家,若赌对了或可享成果,若赌错了,那可是拿着程氏满门的性命做赌注。二,请父亲韬光养晦,切勿锋芒太盛,如今承蒙圣上倚重,程氏可谓门楣显赫,可帝王多心疑,切勿功高盖主惹忌惮。”

程光效久久没说话,凝视着程可卿,那眼神从惊疑到耻笑。程可卿的心也随着那眼神一点点冷下去。

“本将要如何,将军府要如何,也是程氏一族之事,王妃权且好好做你的景王妃吧。”这话已然将程可卿剥离出程氏的意思,此话就像一把利刃,直插程可卿心脏,将她满腔真挚都浇灭了。

程可卿离开书房,望着初夏午后的日头,苦笑一声,恐怕在她父亲心里,她从未有过一席之地。

程可卿回到她的厢房,便看到程夫人坐于窗前小榻上似在等她。

程夫人回身,略带异域风情的深目此刻更是凌厉,“你伤的碧儿?为了耳房里那个婢子?”

程可卿没答话,径直坐于圆桌前饮茶。

“你这闷声闷气的模样可真像你母亲,只可惜她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要,就自顾自地死了。”

“啪!”茶杯重重砸到木桌上的声音。

“凭你也配提我母亲?”

“我提不得?她只是个夫死再嫁的主儿,为了当上将军夫人还用了些肮脏手段,实在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呢”程夫人笑地妩媚。

程可卿捏着水杯的手指渐渐缩紧变白,“住口!你一个背弃自己家国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谈节操!”

仿佛是被人当头一棒般,程夫人怔怔发愣,脸面倏然变了颜色。但也只是片刻,她就又换上那副漫不经心的凉薄神色“别太得意,好好地坐稳你这王妃之位!”

程夫人走了,望着那晃动的珠帘,程可卿终是将手中杯盏扔了出去。

夜间,宋沛踩着星光踏进屋子的时候,程可卿已经睡熟。他将将轻手轻脚睡下时忽见窗外火光大亮,并有人声喧哗。

“什么事?”程可卿也被吵醒,迷迷糊糊坐直身子。

“别怕,我去看看”

没等宋沛下床就有婆子大力拍门,“王妃,睡下了吗?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程可卿披衣开门,见是程夫人院里的守门婆子,“王嬷嬷何事这么慌张呢?”

“王妃快去中院看看吧,夫人她抓住一个小厮”,那王婆子面上表情惊慌,看了一眼宋沛,又露出恐惧之色“王,王爷也回来了”。

“抓住一个小厮为何这般大张旗鼓?”这开口的是宋沛。

婆子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这…那小厮…那小厮说…”

“说什么?真让你急死”程可卿急得直跺脚,真是气死急脾气。

“那小厮说是来与王妃夜会的,还说什么王妃肚里孩子是他的。侍卫从他身上搜出来一方手帕,上面绣着一个‘卿’字。”

王婆子话还没说完,程可卿便夺门而出,现在屎盆子都扣在她头上了,还扣在她霖儿头上,这还能忍?

中庭内早已火光冲天,人声鼎沸。程将军还有程夫人皆被惊动,坐于廊下审问着跪于地上的小厮。

程可卿一看,那小厮她记得名唤吴仁,之前为了退婚,她装作水性杨花,还骚扰过他。但那骚扰只限于拍拍肩膀,拉拉袖口之类的,万万不会造出孩子来啊。

“你这奴才好大的胆子,为何要陷害本王妃!”程可卿站在廊下,身姿端正,声音不怒自威。

“可卿,救我!救我!”那小厮被打的满脸是血,伸张着双手就朝着程可卿匍匐过来。

“住口!是谁指使你来诬陷我的”程可卿沉着脸孔,拳头攥紧。

“王妃,这奴才口口声声说什么与你今晚梅园相约,还说要私奔出城…”这王婆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可卿…才月余你就不记得了么…那时你我是日日夜夜痴缠在一起,你都有了我的孩儿…你出嫁前送我这一方锦帕,说见帕如见你…”这吴仁哆哆嗦嗦从怀里抽出一方绣帕。

“是了,王妃出阁前是有段时间常去小厮歇息的后院耳房,后来老爷命人将小姐禁足才消停…”不知哪个多嘴的奴才又补刀一句。

程可卿脑仁疼,悔得直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那时候贱不嗖地跑去骚扰这些狗奴才干嘛!

“老爷,若这贱奴说得是真的,那罪过就大了,这是事关皇家子嗣啊!不若上报宫里!”程夫人皱着眉头满脸担忧,“现在向上边说了,将胎儿堕掉,还不至于连累府里”。

“够了,夫人何以如此沉不住气了!”程将军本就阴晴不定的脸此刻是正式阴下来了。

“我的王妃是怎么样的人我清楚,你可知构陷皇嗣是什么罪?”

程可卿闻言转头,便见宋沛站在她身后,目光凛凛,神情威严。廊上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更显得眉目深邃,线条硬朗。

“小小人,说的…句句为…实…”那吴仁已然吓得浑身抖动,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话音还抖得厉害。

“廖伍!”宋沛唤来他的贴身侍卫。

“属下在!”

“去审审”宋沛说着转身向程将军抱拳,“岳父大人,这奴才本是将军府的人,小胥不该过问,不过这事关皇室威严,还请见谅。”

“景王不必顾忌,随你审讯,也好还王妃一个清白。”

随即吴仁被拉进偏院的柴房里,不时便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夜很深了,你先去睡,明早醒了就没事了”,宋沛轻拍程可卿肩膀,语气似轻哄。程可卿看着他如墨般的眼睛,莫名的心安,点点头转身回房了。

上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5: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