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随身空间:超级彪悍小农女》全文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随身空间:超级彪悍小农女的作者是十二指柔,男女主人公是郑燕儿。简介:许是郑燕儿的气势把大汉吓到了,被划破手的大汉忍痛捡起地上的钱袋子离去。此刻的屋子里一片寂静,郑燕儿把买来的馒头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歇息。她是真的累到不行,劁猪已经用尽了她今日的力气。“燕儿,你…

完整版《随身空间:超级彪悍小农女》全文阅读

《随身空间:超级彪悍小农女》第2章 谁也别想偷懒

许是郑燕儿的气势把大汉吓到了,被划破手的大汉忍痛捡起地上的钱袋子离去。

此刻的屋子里一片寂静,郑燕儿把买来的馒头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歇息。

她是真的累到不行,劁猪已经用尽了她今日的力气。

“燕儿,你说往后该怎么办呀?”罗水香哭哭唧唧地坐在郑燕儿的对面。

“娘,你别哭唧唧的了,哭得我心烦。”

罗水香愣愣地抬起头,惊讶到不行,“燕儿,往日你也是跟着哭的呀!”

“以前是以前,你要是不想去青楼当老鸨,我们姐妹俩去青楼卖笑,你就住嘴吧!”郑燕儿一口把罗水香怼了回去。

然后瞧了一眼坐在一旁跟个大爷似的郭金,顺手抡起刚才的棍子直接朝着郭金的身上砸去。

“我让你去赌钱!让你赌钱还把人都给招惹到家里来。”

郑燕儿打得毫不含糊,这会儿郭金疼得“哇哇”直叫。

郑燕儿打累了,拿着棍子抵在郭金的喉咙上,问道:“以后还去赌吗?”

“燕儿,我不去了,不去了。”郭金哭嚎着,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挨棍子挨得那么结实,那么疼。

罗水香本来要上来劝说的,被郑燕儿狠狠一眼给瞪了回去。

“郭金,这是你自己说的,你要是再敢去赌,下次这根棍子就打在你的喉咙上,等你死了,我直接把你扔在后山上喂了狼了事。”

一番话,把郑金吓破了胆子,也把罗水香吓得闭上了嘴。

这个从前的哭包女儿,现在怎么就不一样了。

郑燕儿做完这些后累到不行,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去,她要保持良好的睡眠,明日再想着要怎样才能赚到钱。

一大早,郑燕儿直接把郑金,郑雀,郑银给拎了起来。

三人坐在椅子上一脸迷糊。

才五岁的小弟弟郑银奶声奶气道:“姐,小银还困着呢。”

“嗯哼!小银是不是家中的一份子?”郑燕儿跟个大尾巴狼般对着小银谆谆教导。

“那当然是了!”小银一听,瞌睡虫都跑了一大半。娘亲常说,他是家中的男子汉。

“那现在家里有事,小银要不要帮忙?”

“当然要的,二姐说要小银做什么?”

郑燕儿今儿起了个大早,特地去地里瞧过了。

因为父亲瘫痪,郑金正日不务正事,地里的草已经长到小腿高了。

“今日二姐交给小银一个任务,就是跟着大哥去地里把杂草都给除干净,不过小银是小小男子汉了,除草时给二姐盯住了大哥,让他别偷懒。”

“好,小银保证做到。”小银听以前只会哭唧唧的二姐现在夸奖他是小小男子汉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雀儿,今日你去后山脚下挖点野菜回来,我们中午煮野菜粥吃,还有把院子里的鸡和鸭都喂了。”

郑雀儿一向懂事,一听吩咐赶紧应下。

这时,郑金不爽了,站起来很是不满道:“活都让我们去干了,你去做什么?”

“啪!”一大耳光直接朝着郑金的脸上招呼去。

“郑金,我让你说话了吗?”

郑金被郑燕儿一巴掌打得晕乎乎的,委委屈屈地又坐了回去,喃喃道:“不就是问问嘛,你怎么还打人了。”母老虎!

郑金只敢在心里骂着,嘴上却闭得严严实实的。

“郑金,要不是因为你去赌,我们家也不用变成这样,小银也不用五岁就开始帮着家里干活,就你这样,还不知道羞愧!”

郑燕儿骂完后,郑金扛着锄头灰溜溜出去了。

郑燕儿则是在村里闲逛着,她一时间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事儿能赚钱的。

“你这个没用的,你说,这马怎么就不吃草料了呢?”地主家的小儿子郑包子拿着马鞭抽打在马夫身上,对着马夫咆哮道。

“少爷,这马儿是吃多了,它不饿。”

“胡说,你看我的追风,它昨日就不吃草料了,现在也不陪着我玩了。是不是你给它不好吃的草?”

马夫头上冷汗直流,连忙辩解道:“少爷,追风吃的都是最好的草料的,我也不知道它这是怎么了?”

郑燕儿听着好奇,走过去瞧了一会。

马夫围着追风好说好哄,急得团团转,可是追风就是不吃一口。

“哈哈,笑死了,马不吃草哄哄就能行?”

“你是谁?竟然笑本少爷的马!”郑包子今年才八岁,撅着小嘴很不爽地扭过头来,当看到笑盈盈的郑燕儿时。

刚才愤怒的脸上立马换上了笑脸。

“原来是漂亮姐姐呢。”

“姐姐,是在笑什么呀!”

郑燕儿长得算得上一个美人胚子,五官除考虑一双大眼睛,鼻子嘴巴都是精致小巧的,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脸色蜡黄了些,头发干枯了些。

“笑你们傻呗,这马儿不吃草,是不舒服。你平日不舒服时,你爹娘哄一哄就愿意吃东西了?”

郑包子皱着眉头,想得仔细,然后很是认真地回答郑燕儿,道:“漂亮姐姐说得对,我不舒服时就不爱吃东西。”爱吃点糖豆子之类的。

“要不我去找点糖豆子来给追风吃?”

“马儿不吃那些。”

“这样吧,姐姐要是治好你的追风,你给我银子怎样?”

郑包子是郑家村地主的小儿子,往日老地主可疼这根独苗苗了,所以郑包子从来不清楚多少钱这个概念。

“嗯, 那给姐姐五两银子吧,包子今日身上就五两银子了。”

马夫听了,心脏都要梗塞了,自己一月来辛辛苦苦伺候这匹马,才得一两银子一月,这个少爷真是败家呀!

“少爷,这个不如先问过老爷吧。”马夫心疼郑包子把银子就这样用出去,也是怕到时候老地主怪罪下来要打骂他。

郑包子可不依,童声童气对着马夫道:“你要是能治好追风,我也给你五两银子。”

马夫额头上的冷汗又流下来了,要是能治,他早治了。

“既然你治不好我的追风,那你就别妨碍漂亮姐姐给我治追风!”郑包子当下就拿出银子递给郑燕儿。

一边是漂亮姐姐,一边是留着山羊胡子的马夫,他当然相信漂亮姐姐了。

“确定这五两银子都给我?要不你先回去问问你爹?”郑燕儿印象中这个老地主是个抠门斤斤计较的人,自己可不想干售后工作。

“确定,漂亮姐姐放心,我爹都听我的。”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下午11: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上午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