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妖变免费阅读,金丹妖变章节目录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金丹妖变》,它的作者是般间多蝉,主角是信谛。简介:焚香净身入庙堂,道法传承片语间,修行不在深与浅,究其因果自在天。玄灵殿内,一众弟子跪于堂下,前排弟子正襟危坐,如痴如醉,后排弟子如闻天书,魂游天外。“三天前,师父独自前往上宗,所经何事,我等弟子甚为好…

金丹妖变免费阅读,金丹妖变章节目录

《金丹妖变》青牛成精了

焚香净身入庙堂,道法传承片语间,修行不在深与浅,究其因果自在天。

玄灵殿内,一众弟子跪于堂下,前排弟子正襟危坐,如痴如醉,后排弟子如闻天书,魂游天外。

“三天前,师父独自前往上宗,所经何事,我等弟子甚为好奇,不知师父能否解惑?”

上宗地位超然,从不与下宗来往。

世山停滞炼气后期多年,此番从上宗归来,便迈入炼气圆满,如此提升,众人大为好奇是何机缘,但世山向来威严,无人敢问,如今玄理开口,众人求之不得。

“此番前去金顶摩柯,乃上宗之主信谛所邀,助其突破金丹。”

若是信谛在此,定会嗤笑三声。

作为上三宗修为最巅峰存在,只要一声令下,筑基修士必定欣然而来,遑论金丹大道,炼气期这等微末境界,有何助益?

世山面不改色,轻捋长须,向众弟子缓缓诉说,其间隐去金顶之巅,法则波动之下,众人失禁之事。

“为师之所以突破,乃长久苦修,可谓水到渠成,尔等切莫好高骛远,勿因贪念所谓机缘,而迟滞修行。”

众弟子看着世山,眼中尽是敬仰之色,至于所说金丹之事,众人却无动于衷,并非众人不知有金丹境界,而是此境界对于众人而言,极为遥远,犹如蚁象之别,所以全无概念。

“师父若再进一步,成就筑基境界,我等宗门地位上升,便是中宗大派了。”

众人闻听此言,喜上眉梢。

正当此时,殿外传来一声哀嚎,众人一听,便知是玄觉,连忙将其扶进殿内。

“玄觉,此去后山,怎弄的如此狼狈?”

众人观之,见其披头散发,神情恍惚,衣裳破裂,其下长裤,已然湿透,隐隐散发出异味,离之较近几人,不觉往后退了些许。

“咳!”世山轻咳一声。

众人闻声,立刻散开。

“师父,有,有……”玄觉看见世山,立刻清醒了几分。

“吾等修行,须遇事而不惊,身死而不惧,你且莫要惊慌。”

世山指尖轻触,一道真气于玄觉眉间散开,玄觉神色立刻平静下来。

“师父,后山那头青牛成精了!”

此言一出,殿内顿时传来几声轻笑。

“师弟,青牛一事,你若不想承担,直说便是,我等可以安排师弟替换于你,莫要妄言,有辱尊师法耳!”一人呵斥道。

“徒儿怎敢欺瞒师父!”

玄觉闻言大惊,赶忙将后山遭遇如实禀明。

可话出一半,便被世山打断。

“万物有灵,皆可修行,草木为精,畜为妖,人为仙。古籍记载,吾等世界,灵气断绝,犹如人之吐纳,已无外气入体,精怪妖兽皆已灭亡,唯吾之人道,灵智卓绝,参悟天地妙法,而得道法加身。吾之真气,始于体内,筑基之上,法力贯通,万般法术,皆源自天地规律。”

“尔等须谨记为师所言,唯静心修身,方可扫除业障,窥得道法自然。”

“是,师尊!”

众弟子连忙点头,前排几人闭目凝神,似有所悟。

世山见此,颇为满意。

玄觉听之,便觉师父所说有理,不禁怀疑是否因为心中恶念,因而生出虚幻业障,但身体疼痛不假,若不辨明此事,受人嘲笑事小,若真是青牛成妖,则命难保矣!

“师父,徒儿绝无虚言。”玄觉伏地诚恳道。

世山修行五十余载,亦曾游历千百山河,观万千诡事,虽有兽类超出寻常所见,大都其身处山林环境所致,亦有天生异类者,远超同类,既然弟子言辞恳切,也不便置之不理,于是率领四位弟子,朝后山而去。

炎炎烈日,燥热难耐,十里之途,长袍尽湿。

“分明是这玄觉躲懒,不愿照看青牛,使的一出苦肉计,师父太过心善,才会听信这等荒唐之言。”

四人拂袖扇风,口中颇有微词。

仓木已枯,花草尽萎,沃土成沙,再次伫立后山之侧,世山心中怅然。

儿时耕耘景象犹在,转眼已是数十载,道心难抵七情六欲,只叹时光难再来。

“师父,牛妖!”

突然,玄觉指着远处,面露畏惧。

世觉以真气探查青牛,发觉并无不妥,反而牛身苍老,瘦骨嶙峋,尽显颓败气息。

“罢了,你等四人前去解决青牛,以免日后惊扰其余弟子。”

四人瞥了一眼瘦弱老牛,暗道大材小用。

“不知天高地厚!”

信谛听得几人言语,略感可笑,看向老者,感知其体内真气涌动,渐有变化之相,便知老者炼气圆满,这等微末修为,若是在金顶,拜见自己的资格都没有。

信谛淡然站在原地,看几人有何作为。

玄觉看向青牛,始终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默默向后踱步,直至十丈之距,躲在大石旁,才稍稍安心。

四人来到青牛身旁,渐渐形成合围之势,但越是接近,越觉诡异,似乎有种莫名的压力袭来,双足莫名颤抖。

但四人皆是炼气初期,身健体强,稍作镇定,其中一人便率先攻击。

如今修为渐有恢复,怎会受人欺凌!

一足瞬间踢出,“砰”的一声,两腿相交,那人顿时飞出丈外。

信谛一时错愕,这才想起如今已是牛身,虽然未施法力,但力量仍不可小觑。

“孽畜胆敢反抗!”

眼见师兄倒地昏厥,其余三人各自取出兵器,攻向青牛要害。

“哐~”

犹如铁器碰撞,三人兵器刺在青牛身上,竟不得寸进。

牛皮怎会如此坚硬?

未等三人反应,只觉一股巨力袭来,瞬间被顶飞丈外。

虽然三人出手狠辣,但修为差别太过悬殊,蚍蜉撼大树,无人在意,故而信谛只是小惩大戒。

世山探过四人脉息,只是暂时晕厥,并无大碍。

虽然青牛轻松击伤四人,卓实有些诡异,但牛身本就比人身强大甚多,实力堪比练气中期修为,但以世山练气圆满境界,根本不会将这等手段放在眼里。

世山飞奔而来,拳风有真气加持,凛冽作响。

信谛不紧不慢,牛蹄轻轻一震。

正当世山以为一击必杀之时,突然,一股诡异之力席卷而来,如同无形之手,掐住了自己脖颈。

“哪位高人前辈在此,还请现身!”

世山大惊,这分明是筑基境界才可以施展的法术!

炼气圆满与筑基虽只一线之隔,但未触天机,无法感知天地规律,所以不能施展任何法术。

如此情形,玄觉在不远处看的真切,眼见世山也被一招拿下,立刻哀嚎一声,往山下狂奔,状若疯癫。

世山四处张望,许久无人回应,突然意识到什么,心头一颤,僵硬的低下头颅。

只见青牛眼神淡漠,隐隐透露着不屑。

信谛冷哼一声,声音如暮鼓铜钟,一道雷光乍现,化作数道圆环,击中世山胸口,瞬间,世山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虽然损耗些许法力,但三年之内,此人气脉封闭,修为不得寸进,算是给他的小小惩戒!”

此地已经不能久留,信谛心念一动,以风携体,极速离去。

上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下午11:3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下午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