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契约蜜恋,腹黑总裁夫人是大佬》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契约蜜恋,腹黑总裁夫人是大佬

主角:沈禾凝殷肃

作者:六宝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3章 寒毒被压制

简介:众人都说这是天煞孤星配残疾,绝配。
可谁能告诉沈禾凝这个把她搂在墙上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出名的残疾吗?
殷肃: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替嫁的小土包子居然是这么厉害的小野猫。
沈禾凝:契约一年,达到目的,两不相欠。
某个腹黑男:合作愉快,沈小姐,忘了说,我这的契约一签定就是一辈子。

契约蜜恋,腹黑总裁夫人是大佬免费阅读

契约蜜恋,腹黑总裁夫人是大佬 免费阅读 第1章 天煞孤星配残疾

“来人,把这个贱人绑起来。”美艳的妇人站在站在竹苑前,冷嘲道:“天煞孤星配残疾,绝配。”

黑衣保镖将竹苑围得水泄不通,虎视眈眈地盯着沈禾凝。

沈禾凝蹙了蹙眉,问道:“你是?”

美妇人面色冷下来,“扫把星,连我都不认识了?”

这个熟悉又古老的称呼唤起了沈禾凝的记忆,沈禾凝挑了挑眉道:“杜美荷?”

杜美荷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道:“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没有一点规矩。”杜美荷转头对保镖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抓起来!”

沈禾凝的眼眸冷下来,按辈分来说杜美荷是她大伯母,但她十二岁那年父母双双离奇失踪。

杜美荷为了侵占她家家产便把她赶了出来,扔在这乡下十年不管不顾。

喊杜美荷一声大伯母?

杜美荷不配。

保镖已然围了上来,沈禾凝冷冷扫他们一眼,没有动作。

一个保镖目光淫邪紧紧地盯着沈禾凝的脸,手故意向沈禾凝身上伸过去。

咔嚓一声,保镖的手断了。

他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啊啊的惨叫。

杜美荷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剩下的保镖不敢掉以轻心,一起冲了上去。

清脆的骨折声和男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片人。

沈禾凝勾起唇角,一步步向杜美荷走去。

那笑容里没有半分笑意,让人看了都遍体生寒。

杜美荷慌乱的往后退了几步,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混乱中,杜美荷被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哪还有半分之前高贵妇人的模样。

杜美荷心中慌乱万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尖叫道:“我有你妈的信,你不想看吗?”

她颤着手从包中翻了出来一张皱得不成样子的信纸,递给了沈禾凝。

沈禾凝停在了她的面前,皱着眉接过信。

凝凝吾爱,展信佳……

确实是她妈妈的字,沈禾凝的眉目柔和下来,最后一行,内容戛然而止。

这信还没完。

“还有呢?”沈禾凝皱眉望着杜美荷。

“剩下的合着嫁妆一起已经送去了殷家,你嫁去了殷家,自然能拿到。”

沈禾凝捏着有些发黄的信纸,这是近十年来她母亲唯一的消息。

“我要是在殷家没看到信……”

沈禾凝望着杜美荷,话未说完,只是冷冷的勾起了唇角。

杜美荷慌不迭点头,“在殷家,肯定在殷家。”

她看着沈禾凝的表情,知道这事成了——沈禾凝愿意嫁去殷家。

杜美荷坐在车上,心中犹在后怕。还好晴雨要她做了两手准备,带来了信。

不然她这次来找沈禾凝,可就不知道是谁绑谁了。

车窗外风景飞快掠过,沈禾凝闭目养神。

沈氏公馆和竹苑路程不过两小时,沈禾凝却近十年没有回来过了。

别墅白金调的外表富丽堂皇,这些年维护得好,和她记忆力的家并无二样。

只是没了父母,这里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家了。

沈禾凝抬眼淡淡看了杜美荷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请佛容易,送佛就不一定了。

她沈禾凝的东西,她要一样样拿回来。

一踏进门,沈禾凝便听见了一道带着些激动的女声。

“小凝,你终于回来了!”

沈晴雨穿着浅蓝色的连衣裙,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显得温婉优雅。

看起来因为沈禾凝回来而显得喜悦,扑了过来,想要挽住沈禾凝的手。

从小沈晴雨便很能装,一边排挤沈禾凝,一边讨到长辈的欢心。

沈禾凝冷脸侧身避开了她的手,便听见一道厉呵。

“好大的架子!”苍老的声音从大堂那边传来,老妇人怒道:“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对你姐姐的吗?”

她的奶奶,也是十年未见了。

沈禾凝微皱着眉道:“我没有……”

老人重重地将拐杖往地上一摁,发出一声闷,打断了她。

“你没有?回来这么久了进门了都不喊人,没有半点规矩!你还把我这个奶奶放在眼里吗!”

老人瞪着她,仿佛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不肖子孙。

沈晴雨亲昵地挽住老人的手,道:“奶奶,我想小凝也不是故意冒犯您的,她多年在外,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的。”

沈禾凝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她们祖孙俩一唱一和。

劳令慧瞥了沈禾凝一眼,冷笑道:“还好让她去了乡下,天煞孤星克死了父母,这种讨债鬼养在身边,也不知要折我几年寿!”

“奶奶!”沈晴雨惊呼一声,打断了老妇人的话,“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沈禾凝勾唇淡淡道:“您说得对,我就是沈家的讨债鬼。现在管教我也来不及了,希望您老人家能想开些。”

劳令慧脸色缓和了些许,沈禾凝顿了一下,道:

“我不如沈晴雨会讨您欢心,也不堪大用,只能替沈晴雨嫁去殷家给一个残疾当老婆。但……若是这两天在沈家我过得不开心,可能这唯一的用处也没了。”

“放肆!放肆!”劳令慧怒极,万万没有想到沈禾凝会说出这样的话,指着沈禾凝的手都在发颤。

劳令慧刚想要破口大骂,却被儿媳妇儿拦了下来。

“妈,别和她计较,”杜美荷走到劳令慧身边压低了声道:“到时候去了殷家有她好受的,您现在先忍一忍。”

劳令慧狠狠地将拐杖往地上一摁,瞪着沈禾凝,气得嘴唇都在发颤。

第二天,婚礼上。

奢华的大厅中,侍应生穿梭其间,宾客都已经落座,只等着婚礼开始。

“现在,请新娘入场。”

娇艳花瓣从空中轻柔的盘旋而下。

沈禾凝穿着婚纱,一步步走向高台。

那里有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是个极好看的男人。

他的肤色极白,眉眼冷漠淡然,灯光从他身侧斜照,睫翼落下一层阴影。

他的侧脸隐于阴暗中,一双墨瞳漆黑,似乎这光照不到他的眼里。

比起婚礼,他更像是参加葬礼的人。

本来自己就是个冲喜的角色,现在这情况倒也合适。

两人都是麻木的顺从着,很快便到了婚礼的最后一项。

司仪朗声道:“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

台下顿时一片小小的骚乱。

也不知道这司仪是傻子还是故意为之,殷肃坐在轮椅上要怎么亲吻新娘?

分明就是在打殷肃的脸!

上一篇 2021年11月3日 上午10:35
下一篇 2021年11月3日 上午11:30

相关推荐